我今年15岁;家庭幸福,有一个哥哥;爸爸,是医生;妈咪叫依玲,开了一家服装店。

跟我差一岁的哥哥是我的性啓蒙老师;他总把他听来;及实战经验跟我分享。

而一切的故事都要从丽莉阿姨说起??

丽莉阿姨常来家里玩;总穿着时髦暴露的紧身衣裙一对淫乳简直要跳出来般;娇嗲的说话声、那搔首弄姿的模样无不诱引着每个男人「跃跃欲试」。

丽莉阿姨是妈咪的闺中好友;可以说是看着我跟哥哥一起长大的。

阿姨是公认的美女,气质高雅,身材高挑胸部坚挺,走起路来两片淫臀摇摆;很是诱人;长的超像杨思敏的说:是那种看了会让男人想强奸的女人。

记得小时候因爲阿姨单身还常常到她家去住呢;由於她把我当小孩看;不但帮我洗澡;睡前阿姨更是脱的一丝不挂;还抱着我亲,小时后总觉得被女生亲怪不好意思的;没想到却是我日后最甜蜜的回忆。

一直到国小,阿姨才在美丽的胴体外罩上一层薄纱内衣;但如此反而更显性感。一直到小学还常去陪她睡呢。

小学二年级时,无意中;在爸的衣柜中发现了一本金发美女全裸;搔弄那蜜汁淋漓的美逼;及抓握一对乳波荡漾的豪乳的月历后,便对女体産生浓厚的「性趣」那件事对小学的我産生了莫大的冲击。

此后;凡是看到美女,便会联想到她们全身脱光的模样。由於丽莉阿姨常到家里找妈咪;因此很自然的;我便把淫邪的念头动到丽莉阿姨这块丰润的美肉上了,但是真正坚定我敢纵情去奸淫这些美逼的却是?

记得有一次过年时;妈咪煮了很多菜,邀了丽莉阿姨;而爸爸则邀了叔叔;来家里吃年夜饭,一阵酒酣耳热后;妈咪首先醉倒了;只剩下妖艳的阿姨,不久阿姨也不胜酒力的醉倒了。

分别把妈咪和阿姨扶进房休息后;爸爸对叔叔使了使眼色,接着拿出5000块要我跟哥哥出去玩;晚点回家没关系,他们有事要聊聊。哥分给我2500元后高兴的走了,我则晃了一圈后觉得无聊而提早回家了。

从窗户;我看到爸爸跟叔叔偷偷偷摸摸进入阿姨睡的客房。我好奇的躲在门缝外看;心想可能是阿姨喝醉身体不舒服;爸爸要帮阿姨治疗,接着听到

「大哥;大嫂这麽美丽贤慧,怎麽?」

「你懂什麽;丽莉这个骚货我早就想操她了,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我怎麽会放过,刚才喝酒,我故意把她灌醉,你以爲是爲什麽?」

「你不干我可自己用了!」

接着他们把昏迷不醒的阿姨脱个精光,分别舔起淫肉穴及一对美乳来。

「赶快上呀!我忍不住了」

「对,免得待会那两孩子回来就坏事了。」

说着,爸爸提起那大肉根,就往早已蜜液直流的淫逼一声「嗤!」的送入,做起活塞运动来,阿姨被这突如其来的肉棒插的「啊!啊」的醒来,并娇喘连连叫嚷着。

「啊!姐夫!不要插…不要搞我…姐夫…我是你小姨子啊…姊姊她…」

爸爸不理会的继续抽送着「啪!啪!」声不绝;阿姨仍然如泣如诉的哀求着,当她像是要高声呼救时,叔叔见状,蓄势待发的鸡巴,迅速的塞入阿姨的口中;后来,阿姨也不住的摇摆着美臀迎合着抽插。

最后,他们在阿姨的淫穴、淫嘴、娇嫩的菊花蕊射满了白浊的精液。并让看来像淫妇的阿姨帮他们舔干净;才满意的离去,我隐约听到

「跟你说她是个淫娃,信了吧!」

「没想到这麽美的女人竟这麽骚浪,搞起来真够劲,尤其她的浪叫,害我泄不少阳精出来」而他们完全没注意到一直躲在外偷看的我;只留下全身涂满精液失神的阿姨惹人怜爱的躺在床上。

我则握着胀痛的肉棒套弄,发誓一定要把白浓的精液射在丽莉阿姨那如仙女般美丽的脸蛋上。

早上起床后,阿姨、爸爸、叔叔仍像没发生过什麽事般的寒暄着呢。

--------------------------------------------------------------------------------

而后来从偷窥阿姨上厕所;到从桌底偷瞄阿姨那透明蕾丝内裤里若隐若现的神秘黑森林,逐渐地视觉上的享受已不能满足我。

正值青春期的我;加上阿姨随着年龄而逐渐烂熟的肉体;再撒上 Chanel 的5号香水;真是诱人。更加坚定我一定要不择手段得到丽莉阿姨;操到那不断对我散发着淫香的美逼。

皇天不负苦心人;好不容易说服爸爸;说要考试了,却又常失眠,总算让我骗到几颗安眠药。

接着计划就开始进行了;刚好一次妈咪找阿姨来家里,但是妈咪却临时接到电话必需出去;因此就交代我告诉阿姨不用等她了,我则心喜若狂的保证我会好好「招待」阿姨的。

不久,丽莉阿姨果然来了,我说妈咪有事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要她等一下;然后,我便自告奋勇要煮咖啡给阿姨喝,果然阿姨不疑有它,高兴的答应了,阿姨不知道她喝下的是我特别爲她调配的「特调coffee」;还称赞我煮的咖啡很香呢!还不晓得她已经一步步走入我的淫辱计划了;待会我将让她尝一尝我最美味的肉棒。

不久阿姨果然昏昏欲睡了;我淫笑着向阿姨走去,阿姨蒙胧中的问:「小杰,你要做什麽?」

「我?我扶阿姨去我房间休息一下吧!」

也没等阿姨答覆;我已经抱起阿姨往我房间走去,心里却想着:「阿姨我要上你啊。」

让阿姨躺下后;我并不急着把阿姨脱光,架设好预备的?8;我先欣赏着这我梦寐以求的丽莉阿姨,一方面盘算着该如何享用这块禁脔。

岁月似忽并没在阿姨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只爲阿姨带来一种成熟抚媚动人的神态,那浓纤合度、婀娜多姿的体态,胸前那对丰润的美淫乳;高挺的嫩白美臀,无一不是极品,不愧是当过最佳模特儿的丽莉阿姨。

虽然我极力控制,但下方的肉棒早就不听摆布的高高翘起来;并不断抖动着想要跃跃欲试。

解开豹纹的比基尼胸罩后,阿姨那两团似乎久未人事的白嫩肉,像被禁锢许久般的;被我解放出来,我吞了吞口水;忍不住对它又舔又吸又捏的,又用它暂时安抚我那不听话的弟弟;果然是如白云般柔软的乳中极品。

看着安详的躺在我面前的阿姨,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她。把那CUGGI的窄长裙拉上来后,才发现阿姨竟穿着黑色的蕾丝吊带裤袜,加上透明的黑色内裤及几根露出的稀疏淫毛,让我的理智完全丧失,变成一头猛兽,攻击着丽莉阿姨这白□的小绵羊,直到泄不出精液。

看着阿姨这副淫样,忍不住又用相机拍了一卷照片,这才帮阿姨穿回衣服。后来我趁爸妈不在时把阿姨骗来家里。

「阿姨我有一部电影很棒喔;要不要看一下?」

「好呀!」

阿姨看到录影带上的自己,生气着质问我。

「小杰;这是怎麽回事」我邪恶着笑着,「阿姨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阿姨看到萤光幕上,自己像条母狗般被我从淫臀后操干着,气愤着要把电视关掉。

「我要告诉你妈咪!还不赶快把带子给我」「带子我有很多份,阿姨要留做纪念也没关系。」

「不过上次你跟爸爸、叔叔的事,妈咪还不知道吧!」

「你?我是被强迫的,你……你还知道什麽?」

「是不是被迫的,我可不知道:不过妈咪怎麽想我就不知道了;妨害家庭罪恐怕是免不了的,而且?哼哼」

「你这小恶魔,你,你要怎样」阿姨气的都颤抖起来了。

「只要阿姨让我哼哼,我一定不会说出来的。」看到阿姨又气又羞的样子;我反而胆子大起来了。

阿姨低头想了一会。

「我……我答应你;但这是我们的秘密;绝对不可以让人知道,好吗?」

我满口答应了。看着阿姨欲语还休的娇柔模样,我不禁心疼的抚摸起那如绸缎般的发丝;阿姨则温柔的品尝着我那『性奋』的弟弟。

「真的好大呵!」阿姨不觉的说……

--------------------------------------------------------------------------------

此后只要我想要;阿姨总会用各种方式满足我。

「丽莉啊!你们感情这麽好!你干脆收小杰当乾儿子吧。」

妈咪认真的说:我一边起哄的赞成;一边桌面下的手则挑逗着阿姨的骚蜜洞。

「我……我……好啊!」阿姨脸颊微醺的应着。

直到一天放学回家;哥哥神秘的把我叫到房里。

「你是怎麽搞到丽莉阿姨的?」

「哥,你在说什麽;我不懂。」

「少装了;这些照片是什麽」哥哥拿出丽莉阿姨的淫照说:「你再不说,我可要拿给爸爸了喔!」

不得已,只好一五一十告诉哥哥了。

「小杰,你真不够意思,这麽好的货竟然独吞。我不管,一定要让我爽一爽才行。」

说不过哥;只好把乾妈(丽莉)骗来,当乾妈正一边吞吐我的肉棒;一边自渎自己的淫蜜穴时,挺着大鸡巴的哥哥突然出现(预藏在门后),对着乾妈淫汁淋漓的蜜穴插入。

乾妈还来不及反应;哥哥早就做起活塞运动「扑嗤…噗嗤…噗」声不绝。

乾妈从此成爲我跟哥的淫兽,有时我不知道:哥还带他那群死党轮奸乾妈,后来乾妈怀孕了,也不知是谁的小孩。只好找一个有钱的老公嫁了。然而即使在怀孕期间仍逃不过我们的魔爪,我们则趁机享受奸淫美艳孕妇的淫乐。

--------------------------------------------------------------------------------

后来,乾妈有时无法满足我的淫欲时,年近四十、仍貌似桃花,身材婀娜多姿像三十岁的高贵少妇的妈咪,则成了我觊觎的美肉了。

尤其是哥哥把他如何偷看美丽的妈咪洗澡;着实让我血脉喷张,加上哥哥夸大的诉说,让我总是在夜里,一边幻想着妈咪美艳的粉嫩白肉,一边手淫。

因此,只要妈咪一说要换衣服或洗澡;我跟哥哥总是迫不及待的躲在暗处观赏这场淫肉秀,看着那令人流口水的淫肉体,一边手淫直到喷射爲止。

后来甚至有一次忍不住欲火;趁妈咪午睡时,偷偷地掀开那诱人的短裙;观赏妈咪美丽的淫穴,甚而忘我地隔着蕾丝镂空内裤,用舌头去舔蜜汁、用龟头去磨擦那朝思暮想的神秘黑森林。

有时还顽皮的轻扯那带淫香的美逼毛,有一次妈咪似乎燥热难耐的哼唧起来。

我以爲妈咪醒来,害怕的躲到沙发后看妈咪的反应;没想到妈咪竟一只手抚弄起那37?的美乳;另只手则伸进大腿内搓揉起来,而且发出比刚刚更淫荡的淫叫声,看到这一景象的我;早就心猿意马;但是又鉴於乱伦,而不敢上前奸淫已变成一头美艳淫兽的妈咪,只好一直握着涨的火烧般的小弟弟拼命的打手枪。

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原来是常来家里找爸爸借钱的堂哥,但妈咪好像还陶醉在淫梦中,不知道堂哥来了,堂哥走进客厅后也被眼前的淫像吓一跳;但马上即像饿狼般扑向妈咪的美艳肉体。

堂哥每次来我家总是色眯眯叮着妈咪那绝美的身材猛瞧;彷佛如果爸爸不在身边;便要强奸妈咪一般;而妈妈咪总是不好意思的走进房间。有时我还怀疑他是藉口来找爸爸;其实……

只见堂哥扒开钮扣熟练的解开胸罩;妈咪的一对美豪乳便滑了出来;一边贪婪的吸吮、边手以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下妈咪湿透的内裤,玩弄起妈咪的蜜穴来。

妈咪似乎在极大快感中妮喃着,逐渐苏醒过来;当看到堂哥正压住她疯狂的玩弄着她的肉体;挣扎着要挣开堂哥的巨大的身躯,但是堂哥怎麽可能让到手的美肉挣脱。

妈咪嘴里一直喊「不要不要!不可以!阿志」,但是身体却不听话的一直随堂哥的逗弄而淫荡的剧烈摆动着,堂哥后来爲了让妈咪不再喊叫;便把那硬的像黑铁棍的鸡巴挺进妈咪的樱桃淫嘴。

没想到,妈咪只失神的「嗯」了一声就叫不出来了;身体更剧烈的淫动起来,只是一直发出淫荡的哼声;再也发不出声音,整个淫嘴被鸡巴征服了。

那副极度淫乐的失神模样与平常端庄高雅贤淑;慈母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令我久久不能忘怀(妈咪真是淫荡啊)。

接着妈咪完全陷入淫欲当中;只见堂哥把被淫嘴舔弄得湿淋淋的鸡巴抽出;对着妈咪那早以蜜汁横流的骚逼;扑哧!一声,狠狠的插入并疯狂的操干起来。

没多久,堂哥又把妈咪的粉嫩淫臀转向,像公狗奸淫母狗般的,对着蜜汁四溢的美穴抽送,并发出「扑哧!噗哧!」声的做起活塞运动。

看着妈咪绝美菊花蕾下的淫逼,被堂哥不停的操及妈咪淫兽般的失神淫叫;我不禁一股热精全射了出来。

过一会,堂哥也抵受不住妈咪那如泣如诉的淫荡绝叫;而狂喷在妈咪的美肉穴中。接着抽出沾满淫蜜汁的肉棒;一手抓起妈咪的秀发,强迫妈咪用嘴帮他把白浊的精液舔干净。

此时,妈咪已从刚才的失神状态中回过神来,并啜泣起来,且拒绝堂哥的巨根插入;但堂哥粗暴的硬是塞进妈咪的小嘴;一边说:「想不到婶婶的肉体这麽美味;舔鸡巴的工夫又这麽好;实在好久没这麽爽过了。叔叔调教的真好」并威胁妈咪不但不能告诉爸爸,而且当他想要时还得设法满足他。

看着妈咪边含着鸡巴,一边用无限令人爱怜的眼神哀伤的低头饮泣;真恨不得冲出去杀死堂哥,但随即,又想到刚才妈咪那付失神淫荡的模样,实在令我……。

后来;堂哥总是趁爸爸不在家,借故来家里想要奸淫妈咪;操妈咪的淫肉穴。

起先,妈咪总是想办法避开;但有时,堂哥似乎总在我家附近徘徊。一等爸爸出门,就进来奸淫妈咪;妈咪虽极力无助的反抗;但最终仍逃不过被奸淫的命运,后来,堂哥也知道妈咪避着他了。

一次,我藉口生病回家休息,竟发现堂哥过分的,带他的弟弟一起上门,奸淫妈咪;好让妈咪无法抵抗。

而我目睹这场淫宴的发生,却不但不想拯救妈咪;反而觉得与其看着妈咪的美艳肉体被堂哥奸淫,不如…(可是,这不就乱伦了吗…)。

想到淫妈咪的蜜美淫穴及令人爱不释手的玉乳…

邪恶的念头一闪,我偷偷地回房间拿出?8;想把这场淫美的淫肉宴拍下来;并拍成照片,像作品般的欣赏妈咪那美艳的淫肉体,被肉棒无情的操弄,美艳慈祥的脸庞被阳精涂满而显出的淫荡模样。

然而这淫欲的快感却征服了我;教我无法自己;一股强烈的想奸淫妈咪的念头涌上竟不能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