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入夥差不多十年的住宅内,小小的客厅坐着一个年青小夥子明仔。

今天是星期六,刚十七岁的明仔不用上学,无聊地在看电视,他是和表哥表

嫂同住在一个单位内。

表哥大雄一直很照顾他,表嫂更是一个美人胚子,廿五六岁左右,他们结婚

接近两年,新婚期间,两人十分恩爱,可惜近年来表哥染上不良嗜好——赌。於

是,这对夫妇的关系由恩爱转为恶劣,近来表哥更经常夜归,甚至不回来,表嫂

埋怨也无济於事。

现在,当明仔看得入神之际,表嫂的房间传出一阵微弱的声音,明仔不以为

意的继续看他的电视。这断续的呻吟声正持续的传出来︰“唔……啐……哟……”

“奇怪了,莫非表嫂生病了……”明仔心中在想。

疑心顿起,轻步的走过去,右耳贴在门边,喘气娇嘀的声音就更加清楚。

明仔在好奇心之下,在匙孔向房内偷望,不看尤可,一看之下,一幕春意绵

绵的景象出现在眼前。原来美艳的表嫂正侧身半裸的躺在床上,抚摸着自己的身

体,两眼微张,红唇半开半合,玉手向下不断摸索,更在两腿之间轻抚……

这个情形明仔看在眼里,虽然他未经人道,但也明白是甚麽一回事,他呆了

一呆,内心卜卜狂跳,在道德围墙之下,他不敢再看,站直了身子,谁料颤抖的

手不慎碰跌了柜台上的水杯,“乒乓”一声打碎了。

明仔害怕会惊动表嫂,匆匆将碎片收拾,心急之下弄伤了手指,血如泉涌。

这时表嫂开了房门,走了过来︰“呵……明仔,怎麽这样不小心!来,我替

你啜了血。”

“表……表嫂……我自己……”

“来吧,否则有细菌进了去就麻烦了。”

“呃……”

说时,表嫂已带明仔坐到梳化上,很小心地替他啜了手指上的血。

老实说,血气方刚的明仔真的感到浑身不自在,眼前的表嫂穿着一件贴身低

胸背心,配上一条短裤,质料薄薄的,她在替明仔啜血,身躯更倾前得差不多贴

着明仔一样,令明仔心跳得更快。

嘴唇指头上下套弄,这种酥麻的滋味,令明仔又难受,又乐意接受。明仔看

了表嫂的胸脯两眼,视线就移开了,因为他恐怕表嫂发觉後会责怪,指他下流。

虽然如此,但明仔始终忍不住,间中偷看表嫂胸口内里的风光……

“唔……止了血啦,以後要小心了。”

“哦,表嫂,麻烦你。”

“明仔,怎麽?你很热吗?满头大汗的?”

“噢,不,表嫂……我有点累,想睡一睡……”

“哦……”

明仔的说话似乎令到表嫂有点儿失落,垂下头的靠着梳化。

“表嫂,我激嬲了你吗?”

“不,我只是觉得很寂寞,你表哥差不多一星期没回来了,准是赌得天昏地

暗,在澳门不愿回来了。”

“表哥不是在内地做生意吗?”

“他?哼……现在甚麽都不理,只管赌……”

明仔这个时候不知如何说话,他不想说表哥闲话,但又感觉表嫂的确楚楚可

怜。

“表嫂……不如我陪你聊聊天……”

“明仔,你有没有女朋友?”

“我?没有……”

“你要找的对象是怎样的?”

“呃……我不知……”

“怎会不知!像广末凉子,深田恭子,或都是藤原纪香?”

“我怎会有这麽大的期望。”

其实,在明仔心中根本就很喜欢像表嫂一般模样的女性,她无论样子及身形

都像极了藤原纪香,性感得很,任何男人都会爱上,只不过明仔不敢直说。

“那你喜欢怎样的女孩子?”

“这……这要讲缘份吗……何况我还没有拍拖……”

“哈哈,是呵……来,我做你的女朋友好吗?”

表嫂开玩笑的边说边把玉手轻按在明仔的大腿上,只穿了一条短裤的明仔感

到不知所措,肌肤上的接触令他涨红了脸,生理也起了变化……

“怎麽样,你不喜欢表嫂做你的女朋友吗?”她的手在明仔的大腿上移动抚

摸。

“不,不……我……我不……”

“哈哈……表嫂和你开个玩笑吧,乖乖去睡觉啦。”

“……”

这晚,明仔失眠了,表嫂的亲热态度令他忐忑不安,他绝对不敢冒犯表嫂,

虽然她的一言一笑都十分迷人,但他绝对不会对不起表哥。记得表哥自小已经有

恩於他,当年在长洲自己差点遇溺,幸好表哥拯救了他;後来他的父母因意外双

亡,他也得表哥照顾,才能继续学业,所以,他对表嫂是不可有歪念的。

**********************************************************************

星期天,明仔刚刚游完水回家,见表嫂低着头坐在梳化,似乎在饮泣,明仔

走了过去︰“表嫂,发生了甚麽事?你……”

“不要只是在哭,告诉我吧。”

表嫂就是饮泣,一句话也没说,看她的装扮,一套浅蓝色的短裙,手袋放在

几上,一定是刚刚回来,到底发生了甚麽事呢?明仔莫名其妙︰“表嫂,有事吗?

我是否可以帮你?”

“明仔……呜……”

表嫂说着扑向坐在身旁的明仔,酥软的身躯完全投入他的怀抱,柔软的胸脯

贴得明仔紧紧的,面颊就靠在他的肩上,初次接触异性的明仔慌张得手足无措,

只懂轻轻的捉着她的手臂。

“表嫂……你……”

表嫂越搂越紧,他们简直就像一对热恋情人在拥抱,明仔感受到她体内的热

力和幽香,成熟的胴体更是迷人,假若眼前的她不是表嫂,他真的恨不得把她吻

个痛快,感受她火辣辣的身躯,欲火满身令他浑身不舒服。

这时,表嫂擡起头,望向明仔︰“明仔,你表哥真的不是到内地做生意,他

欠下很多赌债……”

“你怎会知道的?”

“那些债主刚刚打电话来要他还钱。”

表哥染上赌瘾,明仔不感奇怪,但弄到如伧荥地,明仔有点愕视。

“他们要找你表哥还钱,况且以後……以後我怎算……”

原来表嫂是为表哥担心之外,也为自己以後生活而忧虑,明仔只好安慰她︰

“表嫂,生活不是问题,我父母留下的遗产也有数万元……”

“明仔,你……你真好!”

表嫂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这一下动作在明仔心中起了一阵涟漪,他

不想表嫂离开自己的怀抱,他想表嫂续拥着他,但就在这时候表嫂却放开了手,

明仔感到一阵失落和难受。

“明仔,老实说,我对你表哥已经死了心,他就只顾赌,这两个多月来都没

有尽过丈夫的责任……”

说话中的含意,听在明仔的耳中却有另一番意思,他不知如何回应,他真想

说︰“我可以替表哥安慰你吗?”但他没说出口,也不敢说。

脑海中就出现了当日表嫂自慰的情形,她是有需要的……

“表嫂,不要操心了,一切过几日再说吧。”

**********************************************************************

一切也暂时平静下来,贵利的也没来骚扰,表嫂也精神焕发起来,这天明仔

闷在房内看书,表嫂推门进来。

“明仔,今日是星期六,我请你食饭看电影好吗?”

“呃……这……”

“甚麽?明仔……你怕了表嫂?”

明仔是怕了和表嫂单独相处,会惹起其他人误会,但这时又不好意思推辞。

“那……好吧。”

“那麽快准备,食完饭再看七点半。”

两人一起乘车到外面,说起来明仔与表嫂单独出外还是第一次,所以表现得

有点拘谨。他们找到一间饭店,两人坐在寂静的卡位上,点了数个小菜,渐渐已

没有那麽幽促,反而有说有笑,令明仔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谈话间,明仔发现表嫂不但酷似藤原纪香,还有一份特别的内涵,尤其是她

半笑半撒娇的表情更散发出令人迷醉的少女气息。

“呵,我们只顾食,看,快七点半了,我们要去戏院啦。”

两人结账後就向戏院而去,距离只有数条马路,走到中途,表嫂玉臂向他一

伸,两人就如一对情侣,明仔没有拒绝,因为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明仔的手也放

下来,表嫂也顺势滑下,变成手拖手,明仔触摸到的是一只幼滑而细软的手掌,

娇嫩而有弹性,表嫂没有松开手,明仔也舍不得她松开,但也不敢放肆,只是轻

握,这一切来是有意无意之间,大家都没有说话,一路上明仔只有心跳,和面红

耳赤。

这套戏接近落画,观众疏落,他们买了票就走进黑暗的座位上,前後左右都

不是太多人,这是一套缠绵的文艺片,虽然不是色情,但接吻爱抚的镜头也在所

难免,表嫂握着明仔的手始终未有放开,到底她这种表是亲切还是带有一点点爱

呢?明仔不敢肯定。

戏中是说一对热恋中的男女,沈醉在二人世界,表嫂也渐渐靠近明仔,肩与

肩之间紧接着,移动间有一种磨擦的感觉,清幽而芬芳的体香从表嫂身上散发,

难言的冲动令明仔心乱如麻,幸好在黑暗的座位中没有被人发觉。但,斜斜的望

向表嫂,俏脸红唇、高耸双峰,虽然灯光微弱,也难掩诱惑。他是想不顾一切的

吻下去,痛快的将表嫂整个身躯抚摸一把。却就在这时候,她的左手居然伸了过

来,按在明仔的胸口上,轻轻一扫。

“明仔,你怎麽样?又不是看恐怖片,心跳得如此利害。”

“我……我……”

明仔张大了口,不知如何,呼吸心急促了,身体冽闳得不敢乱动。

“热吗,看你呵……”

表嫂纤纤玉手替他解开了胸前第一粒衣钮。这绝对具挑逗意味,她大胆,诱

惑的举动,完全控制了明仔的思绪。

“我替你抹抹汗……”

“呵……”

表嫂不是抹,是抚摸……她在明仔的胸口抚摸,揩擦,这是百分百的挑逗。

起码,明仔也感觉到表嫂的呼吸气息渐渐急促,胸脯也微微上下起伏,这不

能形容的滋味令他紧紧的咬着下唇,银幕上到底做甚麽戏他也不知道,亦不想知

道。

“明仔,我也有点热,你摸摸……”

他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喉乾舌躁的他依然不敢

妄动,表嫂轻轻将他的右手拉了起来,按在她柔软的小腹上,生硬的手掌感到表

嫂已掀起了外衣,所以完全触及了她的肌肤,明仔兴奋莫名,软滑而白哲的肌肤

是明仔梦寐以求的,他轻轻移动他的手,爱抚着她,表嫂反应热情,微微的擡起

了头,翘翘的嘴唇似乎在向明仔索吻,他的手颤抖得很利害,表嫂情不自禁捉着

他的手向上移动,穿过胸罩的障碍,触摸到酥软而暖暖的乳房,轻盈可握,但他

只是两只指头的接触,已经按捺不住,他而无法再等,他一定要吻,吻一吻眼前

美艳迷人的表嫂。

距离不到三,红唇欲滴,半闭的媚眼,明仔即使如何抑制也难以忍耐……

吻,吻下去,四片红唇终於交接在一起,但明仔知道自己的嘴唇是颤抖、乾

燥的,但都已印在表嫂湿润的唇上。指头的触摸也变成手掌的轻握,软绵而有弹

性的乳房令他色授魂兮,表嫂的玉手也不规矩,在他大腿上抚摸到他的下体,轻

轻一碰,明仔如触电全身,一股暖流直贯下身,本已兴奋得爆炸的他就更难以忍

受……

“呵……”未经人道的明仔,他第一次就在这情况下糟塌了,他全身震了一

震,一阵满足而又尴尬的神态在脸上呈现,他羞得推开了表嫂,垂下了头。

一阵无奈,一阵羞愧,和犯罪感的冲击之下,他突然离座,一缕烟的冲出戏

院,余下愣然的表嫂。

**********************************************************************

明仔坐在自己房中的床上,他受到良心的责备,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表哥。当

然,表嫂的红唇,香气和弹性的肌肤也是难忘的。这一刻他胡涂了……

背後的房门给人轻轻住开,表嫂慢慢进入房内,背靠着墙,低下头一字一句

的细语︰“你……你不喜欢?”

“不……”

“你……觉得我下贱?”

“不……表嫂,我……”

“你以为我是很随便的人吗?除了你表哥之外,我就只喜欢你……真的,明

仔,我很喜欢你……”

说着她已经走了过来,双手轻放在明仔的肩上,再由後面滑下,胸脯也紧贴

着明仔的背部,他们的欲念再度曝斯,明仔捉着表嫂的玉手,她吻向他的脸,明

仔冲动得站了起来,换了姿势,变成互相拥抱,搂抱着表嫂的手已大胆地抚摸着

他的臀部,双峰紧贴,明仔终於吐出了一句︰“表嫂,我爱你……”

明仔情不自禁,炽热的唇印在表嫂的小嘴,热情得快要溶化,她更吐出小舌

轻轻挑开明仔的口腔,游了进去,引导他轻轻吸啜,这是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他们水乳交融地缠扭着,明仔完全不舍得离开半分,他紧紧地拥着表嫂的娇

躯,他不晓得再进一步,表嫂成了他的启蒙老师,玉手轻轻解开他的裤子,直至

一丝不挂,明仔有点面热,手心出汗,嘴巴在表嫂粉脸揩擦,耳朵、颈项,他都

吻遍了。

痒痒的感受,令表嫂哼出了呢喃︰“呵……哼……”表嫂将明仔的头轻轻按

下,吻向自己的乳房。

明仔的单人床成为了他们的阳台,也变成明仔开天地的战场。血气方刚的

他根本没甚麽前奏就进入了,表嫂的指甲狠狠的抓着明仔的背肌,呻吟,喘气,

夹杂着歇斯底里的低叫,她希望强壮的明仔完全充实她,好填补这多个月来的空

虚、苦闷……明仔已彻底拥有她,他完全侵祖了表嫂的肉体。

一轮抽插,一阵淋漓尽致的舒畅,明仔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表嫂也等如一

块乾旱的土地得以天降甘霖,如沐春风。

她搂拥着他……吻着明仔的面颊,是回报式的吻……明仔俯伏着她柔软的身

躯。

良久,们也没有分开,拥着,缠着在一起,满意地睡着了。

曾几何时,明仔是羡慕表哥,娶得如花似玉,温婉娴熟的表嫂,怎料到如今

拥在自己怀中的竟然就是这个美人儿。

**********************************************************************

早上,鼻子痒痒的,明仔给人弄醒了。

“喂,贪睡的小鬼,差不多十二点了。”

“哦……”

“起来啦,我煮了早餐,煎双旦,合不合胃口?”

“唔……”

表嫂在床边微微弯身的推着他,明仔睡眼,看到她呶着嘴浅笑的态,

情不自禁地张她拉在怀中︰“来……给我亲亲。”

“啐……你坏了,昨晚还是羞怯怯的,现在就急色得这个模样。”

“都是你不好,你引诱我!”

“讨厌,打死你,冤枉人……”

表嫂诈娇地在明仔怀中微微挣扎,这一来明仔就抱得更紧,顺势翻身压住了

表嫂。

“呵……你想怎样?”

“我好喜欢你……来……”

昨晚的畅快感受,明仔记忆犹新,他是意犹未尽,他想真真正正的再次品智

馐下这个接近完美的胴体,当然,表嫂也是极享受之前销魂的一刻,半推半就之

下,身上的睡衣,内裤也被明仔一件一件的脱下,两具赤裸裸的肉体缠绕相拥,

雨点般的亲吻更是疯狂。

他们一日一夜都在床上渡过,明仔觉得这一刻,他们就像一对新婚的夫妇一

般。

**********************************************************************

这种关系维持了半个月,放贵利的终於找上门来了,出言恐吓,他们都很害

怕,表哥消息全无,贵利要表嫂清还。

两三日後,走廊的墙上都写满了追数的字句,令他们感到一种威胁。他们打

算报警,但又怕黑社会的势力,思绪混乱,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明仔提议到澳

门暂避风头,表嫂负责执拾行李,明仔到银行提款,然後到码头买船票。

小巴上,明仔有点儿紧张,也有点欣喜,他知道表哥可能永远不会回来,他

希望和表嫂去到澳门,可以重过新生活。他决意要照顾表嫂,爱护她……

谁知,一切都准备好,匆匆的赶回来,大门虚掩,明仔内心一阵震,战战

兢兢的走进去,死寂的环境,混乱的旁珍,他冲进表嫂的房间,她衣衫不整的倒

床上,似乎被人蹂躏过,完全没有呼吸。

明仔完全呆了,是放贵利的黑社会,没有人性的黑社会,势单力弱他又能如

何,他对表的而且确不是欲的旁有,他是爱上表嫂,他是希望与她双宿双栖,他

感到辜负了她,他不忍她只身而去。他要永远的伴着表嫂,他走到窗前……

“表嫂,你等我……”

他向窗外跳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