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太阳市的太阳真的很厉害。都已是十月下旬了,那太阳还是把地面晒出了阵阵青烟。这不,坐在教室里的学生一个个都手拿着一本宽宽的作业本在不停地摇着,由於天气的原因,老师也不去制止他们。

    坐在第三排的王平也像大家一样,在不停地扇着,想尽量降低一点温度。这是一节数学自测课,有十个小题,老师已经说过,只要用作业本能把这十个题目全部做完,再把作业本交到老师那里,就可以回家了。

    王平草草地做完了前面的八个题目,也不知道对不对,而最後的那两道他不会做,於是就胡乱的乱写一通,只用了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就交了作业,他是第一个走出教室的,他出教室时,他觉得背後好像有很多双惊奇的目光。他不是想出风头,他只想快快地回到家中,把水龙头开得大大的,冲一个冷水澡,舒服舒服,凉快凉快。

    王平回到家中,看客厅的桌子上没有书包,就肯定妹妹还没有回来。一般情况下,妹妹总是比他先到,因为这一次他是提前二十多分钟回家,故而抢了先。

    王平把书包放在桌子上,顺势又把短袖衬衫脱下,正准备脱下长裤时,发现妈妈的房间里有响动,於是走到母亲的房门前,门没有关好,还留有一条小缝,他从门缝中看去,只见母亲一丝不挂地站在床前换衣服。

    妈妈的床是顺着门的方向摆放着,妈妈是站在床边的,王平只能看到妈妈的侧面,是妈妈的右侧。妈妈的床头是梳装柜,上面有一块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镜子,王平从镜子里同样也只能看到妈妈的侧面,这回是妈妈的左侧。但从妈妈的前後,显示出来的是——那弯曲有致的优美的曲线,翘翘而丰满的屁股,肥大而高高挺出的一点也不下垂的乳房……

    王平只觉得有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下面的阴茎也迅速地肿大而立了起来。他怕母亲发现,又赶快回到桌子边,假装做起作业来。也不知为何,刚才在教室里的那两个难题,突然一下子就有了思路,但他现在不想去做。

    他在桌上想着妈妈的乳房、妈妈的屁股,还有妈妈优美的曲线。不知不觉就在草纸上画出了一幅和妈妈一样美丽的裸体女人的轮廓图。

    王平的母亲叫全红,今年三十三岁,在一家技术设计院里工作。十岁以前王平都是和母亲同睡一床,而且是同一头。当时母亲和他都是裸睡,这是母亲的习惯,那时母亲总是搂着他睡,母亲的两个大乳房总是他手中的玩物。那时他的父亲已去世了。

    父亲去世时他才五岁,妹妹只有四岁,都还没有上小学,也不懂什麽事,更不知道男女之间的事,当时抚摸妈妈的乳房,也只是觉得好玩而已,他记得那时睡的床是靠着墙放着的。他总是睡在床的里边,妈妈睡在中间,妹妹总是睡在外边,有时妹妹也争着要睡里边,但妹妹总是争不过他。

    他和妹妹与母亲同睡了五年,可那时他还小,什麽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去欣赏母亲美丽的胴体。

    可现在他夜里再也抚摸不到母亲那白净而光滑的肤肌和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大乳房了。

    因为他现在已有十五岁,而从十一岁起他就与母亲和妹妹分睡了,现在妹妹和妈妈也分开了。王平是睡在靠厨房的一个小房间,妈妈是睡在这套房子里的主卧室,在他和妈妈的中间睡着的是妹妹。他多不愿这样,多想现在仍是睡在妈妈的身边,仍可以摸到妈妈的全身,特别是妈妈的乳房……

    王平在桌边坐了一段时间後,仍没有看见妈妈从房间里出来,於是又回到妈妈的房门前去看个究竟。

    这时王平正看到母亲在穿一件连衣裙,修长的腿伸进了裙口之中,他看见妈妈连内裤都没有穿,只穿一件连衣裙。妈妈穿好裙子後,准备从房间里出来。

    王平赶忙走到沙发上靠着,他已来不及退回到桌子去做作业了,因为从妈妈的房门到桌子还有一段距离,而妈妈的房门边就是沙发。并顺势从沙发边的小桌子上拿起一本书在故意认真地看着,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妈妈也刚好从房间里走出来。

    「平儿,你回来了!」母亲出门後对儿子说。

    「妈,今天为什麽回来这样早?」

    「妈妈的单位今天下午放假。」母亲边说边走到儿子的身边,用手轻轻地摸着儿子的头,脸上露出无限的爱意。

    王平顺势将头靠在母亲的胸脯上,脸正好靠在母亲的两个大乳房之间。

    「妈,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後来就……」儿子欲言又止,擡头看着母亲的脸。

    「平儿,昨夜做了一个什麽样的梦,说出来给妈妈听听。」母亲紧紧地搂着儿子说。

    「妈,平儿说了你可不要打我唷。」

    「你说吧,妈不会打你的。」

    「……」

    「说吧,妈不怪你,妈还真想听听儿子到底做了一个什麽样的奇梦呢?」母亲边说边用手轻抚儿子的脸。

    「妈,那我可说了……」

    「说吧!」

    「妈,昨夜我梦见了你……」

    「梦见和妈妈在一起有什麽奇怪的?」

    「可是我梦见了妈妈的乳……房……」

    第二章

    母亲听到儿子说出「妈妈的乳房」的话,不禁脸上泛起一层红晕。好长时间也没有因为有这种语言而使自己心跳了。她最近也能从儿子的很多次的眼神、表情、言语、举动等等方面发现,儿子对自己有恋母的暗示,但都被自己以很好的方式平息了。但这一次她很想听听儿子到底是说什麽,因为她昨晚也做了一个和儿子在一起的梦,所以她很想让儿子说说,是不是也和自己的一样。

    「说吧,平儿,梦见妈妈的乳房也是正常的,」母亲拿起儿子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说,「平儿,想妈妈的乳房,你就摸吧。」

    王平没想到母亲会这麽开通,於是两手在母亲的乳房上不停地抚摸着,由於母亲没有穿内衣,也没有戴乳罩,所以乳尖与自己的手心接触时有一种说不出感觉,只觉得有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下面的阳具也慢慢地立了起来。

    这是以前摸母亲的乳房没有的感觉。

    也许自己真的大了。

    「平儿,奇怪的梦就只有摸母亲的乳房吗?」

    「可是……」

    「平儿,你就说吧,妈不是说过了啦,妈不会怪平儿的。」

    王平听到母亲这样说後,又继续的往下说,「平儿梦见母亲的乳房後,就像现在这样不停地抚摸着,过一会後,平儿又摸母亲的……」

    「说吧。」母亲用很温柔地话语对儿子说。

    「平儿的手又继续往母亲的乳房下面……下面摸去……於是就摸到了在平儿记忆中那光洁无毛的……」

    儿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也不敢继续说下去,於是擡起头红脸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此时,作为母亲当然知道儿子将要说什麽,她也看到儿子的下身有了一点变化。

    难道儿子就懂得那事了?

    「平儿,後来又怎样?」母亲是在明知故问。

    「後来平儿就摸母亲的……於是上到母亲的身子上就……後来就从平儿的…冲出一股东西来……」

    母亲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儿子,心跳也慢慢地快了起来。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已长成大人了。

    随着肤肌的接触,母子二人都已非常的激动起来,儿子的手慢慢地向母亲的下身移去,刚到达那部位时,母亲用手制止了。

    「妈,平儿想要……」

    儿子的手再次伸向母亲的大腿根处,这时母亲没有阻止儿子。

    於是儿子的手就大胆地向母亲的裙子里面伸进去……

    母亲欲阻止,但她自己又不想阻止,她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四点五十分,离女儿回家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平儿,你想摸就快摸几分钟吧,等一会芳儿回来就麻烦了。」

    未等母亲说完,儿子的手已接触到了母亲的阴部……

    「啊……」母亲发出了一声呻吟。

    「妈,你的这……还是一点毛都没有,摸起来好好舒服……」

    正当王平要进一步的发展下去的时候,门外已响起了王芳的敲门声。

    第三章

    「妈,快开门!」

    全红忙对儿子说:「平儿,快去开门!」

    「妈,今晚我与你睡好不好?」儿子的手仍停在母亲的阴部上而不去开门。

    门外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妈……」

    「平儿,听话,快去开门!」

    「妈……你就答应平儿吧……」

    「……」

    「妈……」王平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母亲。

    「好吧,不过要等到你的妹妹睡着了才行……」

    「是,妈妈……」儿子这才高兴地跑去开门去了。

    「哥,怎麽这麽久才开门呀?」进门的王芳不高兴地对哥哥说。

    「你以为哥哥是电子开关呀,一按就开吗,我还得从房里出来吧?」

    「噫!怎麽妈妈还没有回来?」

    「回来啦!」

    「那为什麽这麽久妈妈不来开门?」

    「妈在厨房听不见嘛,还是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才给你开的呢。」

    王平今年读初三,王芳是王平的妹妹,今年十四岁,正读初二。但看上去却相当成熟,胸前的部位也微微凸起。妹妹的长相与母亲一样象水仙花那样的美,而且非常相像,就像一个模子倒出来似的。

    王平长在这两朵艳花之中,真是幸福无比。不要说能摸摸母亲的乳房,就是在做作业、吃饭、看电视时能多看她们几眼就会使他在夜里想入非非了。这不,昨夜就梦见与母亲交欢而遗精了。

    王平真恨自己的妹妹回来得这麽早,如果她被老师留上半个小时,那就可以将自己十五年的不算太小的阴茎放进了妈妈那三十三年的美洞中。

    不过今晚这个愿望就要实现了。

    王平巴不得时间走得快一些,妹妹快快的入睡,那他就……

    王平正想得入迷,下面的裤子也被阴茎顶得老高,这时王芳却来问他数学题目了。

    「哥,这个题怎麽做,给我提示一下好不好?」

    王平的妹妹有什麽问题总是向哥哥请教,而哥哥总是有求必应,并且问题总是很圆满地得到解决,因为他是学校初三年级的高材生,他今年的目标是考上全市最重点的中学——太阳一中。

    可是他现在没有心情解决妹妹的问题,而是想快一点与母亲交合。

    「嗨!你自己想想嘛,一点攻关精神都没有……」

    「想过了!可就是一点思路都没有,你就提示一下嘛,哥……」

    王芳从後面用双手搂住哥哥的脖子,两个乳房顶在哥哥的肩上,王平只觉得一股电流传遍自己的全身,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这种感觉与刚才和母亲拥抱时又不相同。

    每次妹妹问哥哥的题目时总是带着一种撒娇的味儿,有时甚至全身都扑到哥哥的身上去求哥哥……

    这时全红从厨房出来正看见兄妹俩那亲密的样子,不由得嫉妒起来。

    「芳儿,你干什麽?」

    「我有问题问哥哥嘛……」王芳的嘴唇向上一翘,两手把哥哥搂得更紧。

    「妹妹,你放手,哥哥与你讲不就行了吗?」

    王芳这才松开手,与哥哥平排坐在沙发上,认真地听哥哥给她讲题……

    不一会,问题就解决了。王芳高兴地在哥哥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呀,都这样大了,还……」

    全红也不知怎麽说女儿,只好叫大家吃饭。

    「开饭喽——」

    听到妈妈的叫声,兄妹二人就来到厨房一起吃饭。

    王平和妈妈坐一边,妹妹坐在另一边,王平不时用手去摸母亲的大腿根处,全红怕女儿发现,不时的用眼光制止儿子。

    吃好饭後,王芳回自己的房间继续做作业去了,全红在收拾碗、筷,站在洗手间里洗碗,王平就从後面抱住母亲,两手在不停地搓揉母亲两个硕大的乳房。

    「平儿,不要这样,你妹妹看见了多不好……」

    「妈,妹妹回房间做作业去了……」儿子继续在干自己的事。

    全红不得不转过身来,对儿子说:「平儿,听话,看电视去吧,不然妈妈今晚不答应你……」

    听到这话,王平只好松开抱着妈妈的手,并顺势又在妈妈的下身摸了一把,才回到客厅里看电视。

    ……

    第四章

    全红为什麽这样的放任儿子的行为呢?这不是把儿子惯坏了吗?她的道德观伦理观都哪去了?

    这一切,连全红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要怪只好怪他爸爸临终前的那一席话了……

    十年前的一个周日的中午,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全红吵醒过来,她急忙把儿子放在自己乳房上的小手轻轻的移开,生怕他被吵醒,然後拿过放在床头柜的电话。

    「喂,你哪里呀?」

    「喂,你是王伟家吗?」

    「是呀,你好,你是……」

    「我是太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室,你是王伟的爱人吧,你快来我们医院一下,你的爱人王伟出车祸了,现正在抢救……」

    「啊?……」全红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电话都掉在了床上,自己差一点就倒了下去。

    「这怎麽可能……这怎麽可能……我得赶快去医院……赶快……」

    全红已慌得六神无主了,来到医院的时候才知住院费都没有带来。

    「王伟,你怎麽了,我是全红,我是全红呀,你睁开眼看看我呀……」全红又拉过旁边的一个医生说,「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他,救救他呀……」

    「你别激动,我们正在抢救呢。」

    突然,躺在病床上的王伟的嘴唇动了一下,好像似要说什麽,但很轻听不清是在说什麽。

    「……」

    全红把耳朵贴了上去,听到了只她才听到的听懂的几句话。

    「红……我……不行了……我知道……我不行……了,我爱……你,也爱…平儿……芳儿,以後……他们就……只靠你了¥」

    「伟,你别说了,你不会的,你会好起来了。」

    「红……你听……我说,平儿……很聪明,他……一定会……超过……我们的,你要……好好的……指导他……」

    「伟,我知道。」

    「红,你……答应……我,也许……是我太……自私了……平儿……芳儿…还小,你等到……他们……上初中……懂点……事了……再……再考虑……个人的……事,不然……以他……的个……性……会毁……了他的,他是……一个…天才,你……你答应……我吧……」

    「伟,我答应你,我什麽都答应你,你不会的,不会的,你别丢下我!」

    「你答应……了就好……好……了……我……放……心……了……谢谢……你……」王伟说完,头一歪,放心的走了,脸上的样子是那样的安祥,好像一点痛苦都没有似的。

    「啊,伟,你别走呀,别丢下我一个人,啊……」全红哭得晕倒在王伟的身上。当她醒来的时候,已是躺在病床上了。

    就这样全红就一个人把王平和王芳拉扯大,还有自己的妈妈、姐姐和王平大伯、大妈等人的关心,日子也总算过到了现在。

    还好自己的两个孩子也还算听话,在学习上总是你追我赶,也慢慢地补偿了她那颗伤痛的心,随着时间的流逝,夫妻间的那份你恩我爱,也慢慢地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伟大的母爱。

    她舍不得让儿子和女儿离开自己一步,晚上都睡在一起。

    自己原来总是有裸睡的习惯,由於儿子和女儿都还小,所以开始时自己也仍是裸睡,儿子也学着裸睡,到後来想改都改不掉了。

    儿子总是要在里边,自己睡在中间,儿子的两只小手总是在自己两个硕大的乳房间游动,她也随他,总认为他还小。

    到了儿子上小学了,她要儿子单独一个人睡,可儿子不肯,她也只好罢了。

    到了女儿上小学时候,儿子都上二年级了,她又要儿子单独一个人睡,可儿子还是不肯,她也没有强行把儿子赶走,儿子的可爱的小手还是不停的在她光洁的身上游走。

    不过儿子的成绩总是很好,不管是哪一门,都不下90分,哪怕是体育、唱歌、美术都是如此,更难得的是,儿子和女儿从不在外做坏事,从不惹事生非,从不在放学後在外面玩耍而晚回家。因此,她也就没有干涉儿子在自己身上的一举一动。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

    到了儿子十一岁後,她发现儿子的那东西开始会变硬了,也就不得不强行叫他单独睡了。

    ……

    「妈,你怎麽还没有洗完了,快来看电视!」女儿的声音把全红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她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还杂着一点平时少见的红晕。

    第五章

    今晚的电视又特别的好看,妹妹王芳越看越兴起,好像一点睡意也没有。

    时间已是晚上十点了。

    王平看了母亲几眼,示意她快叫妹妹去睡。

    「芳儿,你快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妈,我看完这一集就去睡。」

    又过了十多分钟,王芳才回房去睡觉。

    等到妹妹的房间里不再有声音的时候,王平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妈妈往妈妈的房间里走。

    「平儿,你假装回自己的房间,然後再来妈妈那里,妈妈给你留着门。」全红轻轻地对儿子说。

    「妈妈,你想得真周到。」

    於是,王平就故意唱着歌,回到自己的房间,并重重地拉了一下门。

    如果妹妹还没有睡着的话,那一定知道哥哥真的回房睡觉了。

    过一会,王平又轻轻的开门出来,走到母亲的房前,他推了一下门,门就开了,妈妈真的给他留着门。他又反手轻轻地把门关上。

    王平转身一看,只见妈妈已在床上睡好,衣服就放在床边的桌子上。

    王平快速地脱下自己的衣和裤子,一丝不挂地钻进母亲的被子里。

    王平用手一摸,妈妈还是象原来那样一丝不挂地在床上躺着。

    全红和儿子是贴身侧着睡的,儿子还是睡在里边,她睡在外边,儿子和自己的身高一样,所以儿子那早已坚挺的阴茎正对着自己的小穴,她把儿子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两个肥大的乳房顶着儿子的胸部。

    母亲和儿子的头也是紧靠着。

    王平用手把盖在妈妈头上的几缕秀发轻轻地拨了开去,又轻声地对妈妈说:「妈,你真美!」

    「……」

    看到儿子天真的样子,全红恨不得一口将儿子吃下,巴不得儿子尽快地把他那像他父亲一样的大阳具插入自己的洞穴中,但自己是母亲,又怎麽能主动地提出,何况这是乱伦……

    正当全红在矛盾时,儿子的两片火热的嘴唇已贴向了自己的嘴唇。舌头正向自己口中伸进来,她张开了嘴,好让儿子的舌头能顺利地伸进自己的口腔中……

    这一次接吻长达十分钟。

    「妈,平儿想看妈妈的香穴……」

    「平儿,你看吧,不过只能看,不能……」

    王平可不管妈妈说什麽,他把被子一掀自己坐了起来。

    母亲的雪白的胴体尽收眼底,母亲的眼闭着,王平用一只手抚摸母亲的两个乳房,另一只手在轻抚母亲那光洁无毛的阴户。

    ……

    此时,王平在仔细地欣赏母亲的漂亮的阴户。

    母亲的两片大阴唇肥肥的、厚厚的,摸起来手感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那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妈妈的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地靠在一起,一点也没有张开,中间留着一条细缝,这根本不像是生过两个孩子的阴户。

    ……

    一会儿,母亲的阴户已流出了许多的淫水。

    儿子还在不停地摆弄母亲的美穴,这时他已将中指轻轻地探进了母亲的洞穴中,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从手指传遍全身。

    「啊……啊……」母亲也发出了阵阵的、轻轻的呻吟。

    王平把整个身子压到了母亲的身上,用手握着长而粗的阴茎准备插入母亲的小溪中。

    「平儿,不能这样……」母亲用手阻止了儿子的行动。

    激情之中的全红又闪过一丝矛盾:我就这麽淫荡吗?但是我是女人呀!

    「妈妈……」儿子用很温柔的语言恳求母亲。

    「平儿……不行啊……我是你妈妈呀……你从妈妈的洞中出来……怎麽可以……再进去呢?……」全红也是语无伦次地对儿子说。

    ……

    「妈妈,你不爱平儿吗?……」儿子已快哭了。

    母亲紧紧地抱着儿子,不知怎麽办才好……

    事实上自己也非常的想让儿子插入,但是母亲和儿子是不能这样的呀,自已赤裸地一丝不挂地给儿子观光,那已是不应该的了,怎麽还能让儿子……

    「妈妈……」儿子再次无比温柔地恳求母亲。

    母亲的防线快要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