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第二章失身

年7月29日首发

就这样过了半年,已经是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了,我竟然攒下了五千多块钱,在夜总会里我干的很好。我老实,而且肯干,对客人的吩咐热情而又认真,所以会挣到很多小费,那些老板们大多数都还不错,只是有时他们喝多了就会发脾气,还会拿我们这些服务生取乐。

一次去给客人送酒,敲门进来的那一刻吓了我一跳,两个女孩正光着屁股在随着咚咚的音乐声跳舞,两个奶子上下的乱串,头扭得感觉快要断了一样。还有一个女孩在一边双手按着茶几,屁股撅的老高,一个男的正站在她屁股後面,一前一後的用鸡巴插着,那女孩叫声很大,我想可能是那男的插的她很痛吧。我赶紧低头把酒放在了桌上,要离开的时候,一个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叫住了我。他上面还有一个女孩,坐在他身上在扭着屁股。

「过来,小家夥,吃口奶来。」那男人醉醺醺的说。坐在他身上的女孩哈哈的一直笑。

「我我不敢,谢谢老板」谢谢老板这几个字现在连我做梦都会说的。

「什麽不敢,叫你过来就过来,墨迹什麽」,他一下坐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把我吓了一跳。

我低着头走了过去,那个男人双手一推,把坐在他身上的女孩仰面按在了沙发上,我能看见他的鸡巴插在那个女孩两腿中间的洞里,上面还沾了很多的粘液,让我看的有点恶心。他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嘴按到了女个女孩的奶子上。

「快舔,今天我要干死这个小骚货,哈哈。」他的鸡巴在女孩双腿中间的洞里捅着,女孩啊啊的直叫唤。

说实话,那个女孩的奶子很漂亮,虽然我没有见过姐姐的奶子,但这一对奶子的大小感觉和姐姐差不多,我被那个男人按着,乳头蹭在我的脸上痒痒的。

「快舔啊」,男人又催了。

没办法,我张嘴一下把女孩的乳头含在了嘴里,像小时候吃妈妈奶一样允许着,那女孩叫声更大了,那个男人一边用力的插着,一边得意的笑着,这是我在懂事後第一次吃奶了,虽然没有乳汁,但我还是感觉很舒服的,我的鸡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而且硬了。

屋子里充斥着震耳的音乐声,呻吟声,喊叫声。我静静的伏在那个女孩的乳房上允吸着,想着姐姐。

我的劳动让我得到了二百块钱的小费,还给了我一颗小药丸,说是让我快活快活。我没敢吃,不过我向老和我闹的女孩们打听了,她们说这是好东西,能让人快乐,忘了烦恼。她们管我要,我没给。我一直留着,没舍得吃。

我在夜总会里工作的很好,而且学会很多为人处世的知识,这些知识能让我挣更多的小费。那个妈咪还是一直的照顾我,她要我叫她姐姐。这个姐姐身材有些胖,胸也很大,只是感觉没有姐姐的挺拔,有些下垂。人长的还算漂亮,只是有些大了,已经三十五了,我感觉她更像我的姨,或者妈妈。

在我十七岁生日的那天,她给我买了件衣服,也很好看得体,她也像姐姐似的夸我,说我是个大小夥子了,还很精神。

有一天我又挣到小费了,只是不是吃奶,而是喝酒,那种感觉和吃奶比起来痛苦多了,脑袋都要炸了,走路一直的晃悠。幸好是哪个妈咪姐姐送我回了家,路上我吐了一身,她也没有幸免,一个劲的埋怨我干嘛喝这样多,还一个劲的打我的头,但是不痛。

我是被她架回家的,一到家她就给我拖到了卫生间,叫我爬在马桶上吐了很久。迷迷糊糊的我能感觉得到她在脱我的衣服,天热了起来了,衣服很好脱,像是变魔术一样我就光着了。虽然我小时候经常在姐姐面前光着屁股,但我从没觉得害羞,今天不知为甚麽在这个岁数大的姐姐面前有些的尴尬。

「来,姐姐帮你洗澡」。她语气很亲切,感觉很像姐姐。

「别,不不用了,我自己洗吧」。我有些结巴,用手护住了下体。

「哈哈哈哈,小孩子还害羞啊,姐姐什麽没见过啊,过来吧」。她边说边把我拽了过去。我有些踉跄,酒还是在作怪。

「还自己洗哪,站都站不稳。」边说边拍了一下我,这次不是头,是屁股。

喷头开了,水淋在身上很舒服。她却啊的一声跳了起来「哎呀,溅了我一身」,一边说她一边脱去了衣服,比给我脱得还快。她身上很白,像一只拔光了毛的鸡,两个大大的乳房像两个大水袋挂在胸前,乳头很大像颗葡萄,两腿中间的毛很是浓密,黑乎乎的。

我低着头,用手搓着身上,心里砰砰直蹦。大姐姐倒是很爽快,用香皂在我身上一阵乱摸,她的两个大奶子时不时的在我的身上蹭来蹭去,弄得我痒痒的。

他把香皂在我的鸡巴上不停的揉搓,起了一大团的泡沫。

「呀,弟弟的家夥不小啊,搞过女人没有啊。」她在拽我的鸡巴,拽的已经大了,痒痒的。

「没,没有。」我小声答道。

「啊,那真是可惜了」,说完,她拿起喷头冲乾净了上面的泡沫,一下含到了嘴里,我吓了一跳,以为她要咬我呢。不过倒是没有一点痛的感觉,只是痒痒的,麻麻的,尤其是她的舌尖在我龟头上打转的时候,我感觉很舒服,身体像过电一样。她允吸的很卖力,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让我揉搓着,感觉软软的,没有一点弹性。她开始用双手楼搂住我的屁股,让我的鸡巴在她嘴里来回抽动,一股热流突然的涌出,喷了她一嘴,白白的,稠稠的液体。「啊」她叫了一声,擡头看着我,「这样快啊,真笨。」「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有些慌张。

「没事,来,到床上来。」她把我拉到了床边,她自己四脚朝天的平躺在了床上,我的鸡巴渐渐的软了。

「过来,摸摸姐姐。」她叫我。

我的双手在她的乳房上来回揉搓着,她喘息的很厉害,嘴里还有啊啊恩恩的呻吟。「啊快点,含嘴里,摸摸姐姐下面,恩恩。」她指导者我,我一一的照做了。我的手指在她两腿间的洞里来回搅动,里面湿湿的。她身体扭动的越来越厉害,屁股向上一顶一顶的。

「好弟弟,太棒了,好爽,啊啊,啊啊。」听着她的叫声,我的鸡巴又开始硬了。

「弟弟,来,躺下」她一翻身骑到了我的身上,一点一点的向上移动,一直到了我的脸上。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女人的那个地方,我知道我就是从这里出生的。

我感觉一点都不好看,黑黑的裂开一道缝,两片肉分在两边,只有那个小洞里面有些的粉红,像姐姐毛衣的颜色。她把她的这个洞一下骑到了我的嘴上,我感觉一阵窒息,她在我的嘴上不停的摆动着屁股,「快,弟弟,把舌头伸进去。」我伸着舌头,一股粘液蘸了我一嘴,很不舒服。她疯狂的在我嘴上扭动着,淫水弄了我的鼻子,脸上都是,我用双手推开了她。

「怎了弟弟,是不是想要了?」,她回头看看我的鸡巴,的确翘的老高了。

她向後挪着屁股,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在那个肉缝上摩擦了几下,然後我的鸡巴就慢慢的淹没到了她的洞里。

「啊,好舒服,弟弟的鸡巴真大啊。」她疯狂的扭动,时不时的上下拔出,坐入。我的鸡巴好痒,不由的开始向上迎击。她叫的声音更大了「好样的弟弟,就这样,用力。」

我感觉从未有过的冲动,一下把她压在了身下,把她的双腿驾到了我的肩膀上,我感觉这样可以让我的力气得到更大的发挥,我也可以清晰的看见我的鸡巴在她的肉洞里进出的景象。

「姐姐,是这样吗」「恩恩,是,再快些深点,深点。」她雪白的屁股在我的撞击下都渐渐地有些发红了,我还在拚命的插着,插得她都求饶了,「弟弟,好了没有啊,我都来两次了。」

「姐姐,你在忍回儿啊,我感觉好舒服,姐姐的这个洞太舒服了。」我开足了马力。

「嗯,你快些啊,我吃不消了啊,啊啊啊恩恩哎呀,轻~ 啊轻轻点。」「啊」我终於射精了,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抽搐着,射精的过程持续了好久,每一次鸡巴的抖动,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姐姐的阴道在收缩,加紧。

我趴在姐姐身上,手里玩弄着她的乳房,「姐姐,这种感觉真舒服」。「嗯,弟弟也让姐姐好舒服,你真棒。」她说着亲了我一下。

那一晚,我不知道爬上了这个可以做我妈妈的姐姐身上几回,但我的确爱上了这种感觉。

从那以後,妈咪姐姐常来我这里过夜,虽然她代替不了我的亲姐姐,但还是让我排解了一种寂寞,也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快乐。

转眼已经七月底了,要是在学校我又该放假了,我真到很想那个从小照顾我的姐姐,我也想这次就告诉她我一直没离开过北京,没离开过她。我再次拨通了姐姐的电话。

「姐姐」

「是彪子吗?你去哪了?我以为你丢了呢?呜呜呜~~」。电话那头传来了姐姐的哭声,我不知所措。

「姐姐」

「你在哪?在北京吗。我去找你」姐姐很激动。

「在,就在你给我租的房那边。」我声音很小的答道。

姐姐来了,臭骂了我一顿,她一直在找我,她打电话到家里,知道我一直就没回去,她说她快急疯了。这次她抱着我很紧,在她怀里,我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