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808 於 编辑

四 ) 魔鬼的主人

在台北市最繁华高级的敦化南路上一栋气派的豪宅顶楼里面﹐在主人卧房的大床上﹐一对中年男女挥汗着翻滚﹐一个美艳的贵妇人全身赤裸裸的骑在凸头男生腰际﹐将他一根丑恶的大鸡巴吞噬进她的阴道内﹐她身体上上下下着套着黝黑的鸡巴﹐神情显得非常的舒服﹐底下的男人用他的一双大手﹐用力捏着丰满的乳房﹐用尽蛮力柔搓着喔…爽死啦……大鸡巴越来越有劲了……喔…喔…要来了…啊啊…女人狂声浪叫着

突然间男人腰间一挺﹐把女人推倒在床上﹐运起下面一根鸡巴﹐猛力的往女人阴道内冲刺﹐男人干了几十回後﹐还将女人一双大腿擡高来﹐脚踝架在肩头上面﹐让女人的下体阴阜完全张到最大﹐女人湿糊糊的阴唇像张嘴﹐渴求着男人阳物进入﹐男人将一根鸡巴用力往下一挺﹐猛烈不停的进进出出哦…哦…好棒啊……真是爽啊……啊啊

女人的淫浪叫春声﹐鼓舞的男人﹐更是加倍用力的操着浪穴哦…出来了…啊啊 ] [ 啊…我也要出来了…

男人终於射出雪白的精液出来

一场激烈的性事﹐在男人泄身後归於平静

阿昆…越来越勇啦…跟那个幼齿妹比起来……唉…老罗…胡说…艳红姐的身材皮肤都没有变…还更风骚有趣耶…阿昆肉麻嘻嘻的夸着女人

原来这一对狗男女﹐就是阿昆及裕铭老爸的女人艳红趁着裕铭老爸出国考察期间﹐把阿昆找来床上﹐满足一下压抑许久的慾火阿昆…那些录影带及照片我都看过了…事情办的很好…我很满意艳红姐交待的事情﹐我那敢办不好… ] 阿昆笑的很馋眛总共花了你多少银子啊…

嗯…这可是我计划安排很久…费了不少功夫跟人力的别废话了…一句话… ] 艳红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八佰万… ] 阿昆狮子大开口的讲着

艳红听到这数字﹐冷笑的打开皮包﹐开了一张二仟万的支票交给阿昆後续还有些事要麻烦你﹐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吧 ] 艳红大方的犒赏阿昆阿昆拿到二仟万的支票﹐笑嘻嘻的赶快收起来

其实阿昆这个人﹐对於能玩到家贞的身体﹐就已经值回票价了﹐对於艳红大方的赏金﹐算是锦上添花的采头而以﹐因为全部的花费﹐他早就从家贞身上掏回来了艳红姐…嘿嘿嘿…恭喜你了﹐金宝银行完全落入你的掌握之中罗…以後我的吃穿﹐完全要靠你赏赐罗……哈哈哈……阿昆拍着艳红的马屁说着

哼…金宝银行算什麽…只不过是个提款机罢了…富国企业才是我们的金矿…控制了家贞这女孩子…马上就能挖到金子了…哈哈哈艳红终於说出了她的野心慾望

原来她的目的是要吃下金宝银行跟富国企业﹐野心未免太大了阿昆跟着皮笑肉不笑﹐心中暗暗吃惊

艳红原本做的是送往迎来的酒国名花﹐手挽高超的她想不到攀到金宝银行的刘董事长﹐成为他的粉红枕边人﹐艳红一心一意希望能取得刘太太的名份﹐不想却被刘董独子裕铭排斥﹐这件事让艳红一直怀恨在心﹐适机会想要报复经过艳红细心的观察﹐再加上请徵信社调查﹐发现他是个同性恋人士﹐目前跟一位美国男同学有暧昧行为﹐於是艳红买通徵信社人员﹐偷偷拍下裕铭跟外国男子的一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拿来要胁裕铭裕铭为了避嫌﹐也为自己同性恋行为解套﹐於是就同意父亲的安排﹐娶了富国企业千金王家贞﹐没想到让艳红得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同时控制了二人﹐也让家贞陪着他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里面艳红姐…嘿嘿…恐怕没这麽容易吧﹐富国企业的董事长不是好搞定的人﹐加上他的儿子是立法委员…你虽然控制了他的女儿﹐但是要他们乖乖交出公司给你﹐没那麽容易吧……嘿嘿嘿…如果再加上他的媳妇呢﹐他们难道不会乖乖听我话吗……艳红姐…高…真是高招﹐他的媳妇也是个美人儿﹐看来我的鸡巴又有福利罗﹐只是…我跟阿赐二个人想要搞定二个女人﹐人手似乎不太够耶……别担心…过几天我弟弟就出狱了﹐有他帮忙﹐应该没问题吧……没问题没问题…艳红姐…嘿嘿嘿…那我开始去准备一下罗…哈哈哈…快去快去…我少不了好处给你的……

就这样子﹐这对狼狈为奸的狗男女﹐在她们的密谋之下﹐让二名美丽的女人﹐堕落进可怕的人间炼狱之中在台北专关重刑犯的土城监狱大门口﹐停着一辆宾士高级轿车﹐艳红坐在车内等着她的弟弟出狱﹐艳红的弟弟大龙是个不学无术的痞子流氓﹐曾被警察举报流氓而去管训三年﹐这一次是因为杀人判刑12年﹐经过6年之後办理假释出狱监狱大门一打开﹐大龙高高兴兴的走出狱所大门﹐看到艳红来迎接他﹐更是喜不自胜﹐他粗壮的身材搂着艳红说姐…好久不见了…喔…愈混日子愈好过喔

大龙看着珠光宝气的艳红﹐坐在大宾士车里面﹐不禁羡慕起艳红来了大龙…我的好弟弟…出狱以後就跟着姐姐做事﹐包你吃香喝辣的﹐永远不愁没钱花用﹐我们的好日子不远啦 ] 艳红非常疼惜自己的弟弟在回程的车上﹐艳红将她的近况及将来的计划﹐详细的跟大龙描述着﹐阿龙愈听愈兴奋﹐没想到艳红这麽有计划的想夺取金宝银行及富国企业的资产﹐想到马上将要发财了﹐斗大的汗珠留在额头上﹐频频说赞富国那位大小姐美吗…我真想干干她…嘿嘿…

大龙被关了六年﹐现在最希望有个女人让他发泄一下哼…只知道玩女人…早帮你准备好啦﹐等一下阿昆会带你过去会会她﹐记住﹐别玩的太过火﹐万一她跑去寻死的话﹐会坏了我的大计的 ] 艳红再三叮咛着知道知道啦… ] 大龙有些不耐烦了

家贞回到台湾已经四天了﹐她还被困在阿昆所设计的炼狱当中无法自拔﹐每天都是在无情的恶梦中惊醒过来﹐然後又在自己手淫过後睡着﹐日复一日的过了好几天﹐六天前她因为月经来潮﹐被阿昆送回台湾之後﹐就一直被监禁在阳明山别墅里面﹐由阿赐跟黄妈看管着﹐一步也不能离开房子﹐连电话也不准打出去﹐除了一天一次阿赐会把她找去吹喇叭外﹐她都是一个人闷在房间内哭泣这天中午﹐家贞被叫到楼下餐厅吃饭﹐阿昆带着一个高大粗壮的男人回来﹐那个黝黑的男人满脸横肉﹐不怀好意的猛往家贞身上瞧﹐让家贞背脊发麻﹐一股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诡谲的气氛让她全身冒出冷汗﹐紧张到牙齿打颤嘿嘿…大小姐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大龙先生﹐他今天可是特别来看你的﹐快跟人家打声招呼 ] 阿昆笑淫淫的说着话大龙先生…你好… ] 家贞勉强挤出一句话来

嗯…喔…真是美啊﹐她可是比照片录影带里面更美更水啊…赞…好大龙高兴的看着家贞﹐好像她已经是嘴里的一块肉般的得意大小姐…把衣服脱下来啊…让客人看看吧…

阿昆…我…

有陌生外人在﹐让家贞非常不好意思﹐但在阿昆的监视下﹐家贞只有听话的份家贞含着眼泪﹐自己动手解开胸扣﹐露出浑圆饱满的酥胸及细肩膀﹐一咬牙就将连身睡衣往下拉开﹐让整件睡衣全部掉在脚踝边﹐家贞瞬间全身赤裸裸的站在二人面前﹐她那美丽的动人裸体﹐有如维纳斯般的在二人虎视眈眈下﹐一丝不挂的袒胸露乳在二人面前赞哦…几年没玩过女人了…没想到我出狱後第一次就碰上这麽美的女人…滋滋…我可是不客气啦 ] 大龙露出垂涎的模样大龙走近家贞身旁捉着她﹐家贞就这样赤裸裸的被大龙抱起来﹐有如老鹰捉小鸡般的被擡到楼上卧房里面﹐虽然家贞知道将要发生什麽事情﹐但是大龙有如巨人般的身材加上蛮横的态度﹐让家贞害怕的一直哭泣不停快过来帮我吹喇叭…乖乖听话才不会受伤害…知道吗…大龙边说边把自己衣服脱掉﹐露出他盘根错节的雄壮肌肉﹐大龙身上还刺满几只色彩鲜明的巨龙图案﹐印在黝黑的皮肤上看起来更是可怕﹐下体一根黑黝黝的大鸡巴﹐未硬之前就比常人还要巨大﹐胸膛长满淩乱的黑毛﹐一直延伸到下体及背後屁股缝﹐身体上面还有几道斜斜的刀疤痕﹐家贞几时见过如此可怕的人﹐立刻吓缩在床角边﹐身体不住的颤抖抖怕什麽……想讨打吗

大龙一把将她拉到面前﹐把家贞的头压在自己下体前面﹐威逼家贞含下他可怕的肉根﹐大龙双手捧着她的脸﹐用钢刷般的体毛就去刷着她的嫩脸颊﹐热腾腾的肉棍贴在家贞脸上﹐让她想逃都没地方可躲家贞被人控制住﹐鼻子闻到男人的臭汗腥味﹐一根火热的阴茎压在嘴边﹐要她含着恶心的臭腥阴茎﹐是她最可怕的梦呓﹐不得以只好张大嘴巴﹐把大龙一根脏兮兮的龟头含进嘴里面﹐勉为其难的滑动舌头﹐希望能让这场恶梦尽快结束哦…哦…好耶…真是爽……再用力点…. ] 大龙高兴的命令着家贞大龙一根大鸡巴﹐在家贞的嘴里面慢慢澎涨起来﹐变的既粗大又肥长﹐把家贞一张小嘴撑到最大﹐也只能含进整个龟头而已﹐粗大的阴茎表面﹐布满青筋血管肉瘤﹐模样非常的吓人﹐比二颗鸡蛋加起来还要大的睾丸﹐悬在阴茎下面跳动着﹐大龙仍不满足的抽动下体﹐想要更深入的侵入家贞喉咙﹐让她感到痛苦不堪好啦…现在该试试你的下面了…

大龙抽出家贞嘴里的大鸡巴後﹐用力的把家贞推倒在床上﹐把她的双腿扒到最开﹐翻到家贞跨下, 将头埋在她的阴阜外面﹐伸长着一根舌头﹐很快的就钻进家贞下体的阴唇内﹐在阴道里面胡乱钻刺﹐粗糙的舌头磨在细嫩的阴道壁面﹐刮起不少淫水出来﹐大龙的嘴唇将阴阜向两旁剥开, 露出湿淋淋的肉洞, 阴蒂也因为性奋而站立起来, 洞?的淫水不停流出, 他伸出舌头挑弄阴蒂那颗珍珠, 家贞全身一颤, ㄜ~~的一声也紧抱住大龙身体我高潮了, 啊~~真是舒服啊 ) 家贞身体享受着高潮, 心里却极端的厌恶家贞喷出一阵淫水出来後, 大龙更是努力的舔着家贞下体, 他大力的扒开阴阜, 伸出舌头在大小阴唇间滑动, 不时吸允着阴蒂, 同时将一根中指伸进阴道内抽送 ,家贞的阴道有时紧有时松, 喷出阵阵阴精出来, 夹的他的手指爽呼呼啊…啊…哦哦啊……嗯…啊啊… ] 家贞忍不住呻淫起来家贞被大龙一波波的口舌攻击, 至少得到3次高潮, 全身脱力的趴在床上喘气, 双眼微闭满脸春意, 头发零乱不堪, 呈大字般的瘫在床上家贞痛苦的帮大龙含完鸡巴之後﹐下体马上被一只舌头钻闯进去﹐在里面游来滑去的﹐心中虽然抗拒着他﹐但是下体仍不禁动情的高潮好几次哼…出水来哦…… ] 大龙得意的舔着嘴巴﹐对家贞炫耀一下大龙猛力的吸吮着家贞的下体﹐把流出体外的分泌物﹐一滴不少的全吞进肚子里吃完不少淫水後的大龙伸出一根中指﹐吱~~的一声﹐就把指头完全伸进阴道里去﹐然後快速的滑动指头﹐让中指在阴道里面快速磨擦着﹐一边看着家贞皱着眉头﹐痛苦呻吟的表情﹐更加得意起来舒服喔…小美人… ] 大龙卖力的挖着家贞的下体

好可怕喔﹐我的身体怎麽会有反应…… ) 家贞忧心着大龙玩弄着家贞的下体好一阵子後﹐把家贞双腿拉开﹐让她的下体毫无遮掩的完全曝露出来﹐大龙抱起家贞的大腿 , 将早已经翘的指天高的鸡巴对准阴道口挤送进去 , 家贞嗯~~的一声无力抗拒, 任由大龙的粗大龟头刺向她的窄穴, 阴道内满满的淫水, 所以插送起来还算容易 , 只听见…噗吱…噗吱…的二声, 龟头就完全挤进家贞的窄穴里面, 把阴道皱摺撑开一大半了啊…痛啊…好大哦……啊…

大龟头刺进阴道的瞬间, 阴道被撕裂的痛苦﹐让家贞忍不住尖叫着家贞皱紧眉头眯着眼呻吟着, 大龙一支粗大的庞然大物, 就在家贞下体进进出出,阴茎上面的筋脉磨擦着阴道内壁, 带出许多淫水泡沫来, 九寸长的黑鸡巴全部进入阴道里面, 撞到子宫颈底部, 每次抽出时, 阴茎刮着阴道嫩皮, 把家贞的阴道内壁都干翻到外面去了家贞胸前两粒肉球也随着撞击而左右晃动, 粉红色的乳头尖挺在嫩乳房上, 大龙粗暴的用手压在乳房上用力的揉搓, 虎口夹住乳头旋转, 家贞被这个样子的刺激, 突然小蛮腰一挺, 阴道?面滚热的淫精喷发出来, 冲刷着大龙的阴茎和龟头, 大龙一阵舒爽, 深情的将舌头吐在家贞嘴?吸吮口水, 并在她耳边说啊…真是紧啊……没玩过如此过瘾的女穴…好爽…好爽…啊…这时大龙猛烈的摆动下体﹐一阵猛推急抽﹐让家贞的秀眉都绌在一起﹐表情又是痛苦又是兴奋﹐张大嘴巴大口呻淫﹐只能拼命抱住大龙﹐指甲用力的在他背部刮出一条条血痕﹐大龙的阴茎经过阴道几次收缩按摩, 让他感到太舒服了﹐痛快的刺激让他忍不住狂吼急抽起来﹐然後对着家贞的阴道射出一道道白色的精液来哦…真是爽啊…好爽好爽…啊… ] 大龙似乎非常满意家贞的身体射精之後的大龙, 仍是贪婪的摸着家贞粉嫩的肌肤, 才一会功夫时间, 还浸在家贞阴道里面的阴茎, 立刻又变大勃起来了, 大龙笑嘻嘻的摇动着下体, 让半软的鸡巴在阴道内磨擦不停哼…我要再来一次… ] 大龙饥渴的再起色心

也不管瘫在床上的家贞如何反应, 大龙把再次勃起的阴茎, 用力的在家贞体内冲刺起来, 力道及速度比刚才更猛烈, 被压在下面的家贞, 再次沦入恶魔的摧残…就这样子, 一个下午的时间, 大龙在家贞体内射出五次精液後, 才肯满意的离去这一切都被躲在门外的阿昆用摄影机补捉到画面下来﹐阿昆对於大龙过人的体格及性能力﹐也惊叹不已﹐暗暗佩服第二天一早﹐大龙自动的来到阳明山别墅报到﹐闯进家贞的闺房内找她小美人…我昨个真是爽啊…害我想你想了一夜…等不急又想来找你啊…大龙非常迷恋着家贞的身体﹐一见面就把自己脱个精光可怜的家贞﹐经过昨天一整天的操劳﹐下体还微微感到酸痛不已﹐不想这个恶虎般的人又找上门来﹐心中除了恐惧就是恐惧了不等家贞的回答, 大龙直接把她拖到床上﹐站在她的面前﹐一根如铁似棍的黑鸡巴摆在眼前﹐家贞知道﹐任何的哀求对他都没有用﹐换来的只是更不堪的侮辱﹐所以她乖乖的张着小嘴﹐把龟头含进嘴里面﹐用舌头舔在阴茎每一寸地方﹐连他的卵蛋也含进嘴里拨弄一番﹐然後把头伸到他的腿根处﹐延着会阴一直舔到屁股缝的肛门口附近﹐家贞用她湿热温润的舌头﹐舔着他的屁眼动﹐舌头磨擦着他的性感带﹐让他爽到全身毛细孔都一并张开来了哦…哦…小美人…真是爽啊…一教你就会…喔…真是有天份大龙变换姿势躺在床上﹐让家贞跪在他的脸上继续帮他含着老二﹐大龙用手指玩着家贞的下体﹐指尖沾点淫水﹐就按在阴核上磨擦小美人…想要了吧…你下面真是湿耶…淫水真多啊… ] 大龙嘻嘻哈哈的笑着大龙一边享受着让家贞含着鸡巴﹐一根湿淋淋的手指就摸上了屁眼﹐用指尖搔刮着家贞的肛门﹐玩起挖屁股的游戏来啊~~他想要干嘛﹐难道他要玩我的屁股﹐唉~~我真可怜家贞不禁担忧起来了﹐大龙巨炮般粗大的阴茎﹐让家贞吃尽苦头﹐如果他要插进後面更窄的屁眼﹐家贞真的无法想像会是如何的痛苦果然大龙将他的指头插进直肠里面﹐翻搅着肠壁﹐让家贞痛苦的想要大便啊…哦…

早就知道他的企图﹐但是指头戳入肛门时﹐还是会觉得不适应﹐家贞强忍住便意﹐任由大龙扩张她的肛门肌肉哦…真是紧哦…真担心小美人会吃不消…喔… ] 大龙假好心的说着大龙在监狱里面六年多﹐跟他同一牢房内有个白面斯文瘦小的男人﹐因为窃盗入狱服刑﹐这个年轻人後来成为大龙的禁脔﹐几乎每晚都会被大龙捉来通屁眼﹐发泄性慾﹐不然就是帮他含着阴茎吹喇叭﹐所以大龙已经习惯肛门窄穴的滋味了好了…快趴在哪儿…翘起屁股来…快啊…

大龙命令着家贞﹐毫无怜香惜玉之情﹐家贞苦闷着一张脸﹐等待着下面的酷刑大龙先挖些润滑油抹在家贞的屁眼上﹐自己的阴茎也同样抹的湿淋淋的, 把家贞翻身压在屁股的上方, 用力扒开她的屁股, 把鸡巴扶正对准肛门洞口, 腰部一沈就向窄洞里面挤, 想要肛交没有想像般容易, 家贞的後洞虽然常被人开发, 但是大龙粗大的龟头非同小可﹐已经用手指扒开到最大了, 仍不容易将龟头挤进去,大龙知道只要龟头能进去的话, 後面就容易多了, 家贞的肛门洞口有一圈括约肌﹐茎肉非常的紧实, 不易被突破﹐大龙的阴茎才进去一半﹐就有快被夹段一样的感觉, 他只是把龟头插进去﹐二人就弄的满身大汗, 他一寸一寸的推挤进去, 家贞好像受不了的﹐全身发抖起来, 猛然喊叫啊…啊…我的屁股快裂掉了…喔…真的好痛啦…要死了…啊…你快停啦…啊啊…屁股好痛喔…我好痛喔…啊….我快死了啊…啊…快死了啊……家贞力竭嘶声的哭叫着﹐全身不支而颤抖着

好啦…已经进去啦…後面就没那麽痛啦……

大龙看她如此痛苦﹐就安慰起她来

大龙不理会她的哀求反抗, 继续将阴茎刺到直肠深处, 将直肠完全扩张开来﹐然後再慢慢拔出来, 阴茎抽出时﹐大龟头来到洞口时, 又被肛门口的那圈筋肉锁住, 所以大龙又再往体内刺﹐大龙怕龟头拔出来後, 待会不容易再进入, 所以又把鸡巴插进去, 就这样来来回回抽插, 等到插顺了﹐才加快活塞的速度, 家贞被整治的要死不活的, 大声的哭了起来, 突然间直肠肌肉一松﹐家贞从阴阜中央﹐喷出一道金黄色的尿液出来﹐洒到整床都是尿水嘻嘻…挫出尿来啦…美人也会屙那麽多尿啊…嘻嘻…真臭啊不知道是因为大龙的恶言挖苦, 或是因为肛交的疼痛, 还是家贞因为洒尿出来而害羞, 总之家贞就是啼哭不停说真的, 家贞的肛门洞口都红肿起来了, 大龙的阴茎上面, 也都沾满了黑黑黄黄的粪便, 发出阵阵恶臭味, 但是大龙玩得正高兴, 当然不愿意停手, 反而加快抽送速度, 家贞被压制在下面难以翻身反抗, 只能低声啜泣, 被人捉着屁股, 任由一根大鸡巴, 捅在屁眼里面进进出出, 大龙每一次拉出阴茎, 都好像快把红肉色直肠给拉出去, 龟头将肛门?的粪便给刮了出来, 所以气味不太好闻, 房间充满尿粪味, 但是大龙却愈干愈有精神啊…痛啊…嗯啊…啊 ] 家贞无力的呻吟着

家贞体内的直肠, 被一根硕大的阴茎侵入, 下腹一瞬间涨的满满的, 阴茎抽出後, 有一种排泄而出的快感, 二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迅速在体内交互的做用, 麻痹之後又引来怪异的快感, 让家贞一直处於疯狂的边缘中家贞嘶喊完之後, 居然忍不住又再度失禁了, 在大龙干屁眼的同时, 尿水沿着大腿流出来, 搞的俩人一身都是尿粪, 这时候大龙精神一松懈, 腰眼一麻精门大开,将精液都喷进家贞的屁眼?了等到大龙射完精後, 抽出阴茎出来, 家贞马上半跪半爬的在床上拉肚子, 唏哩哗啦的狂泄而出, 然後陷入昏乱的意识中………………在往後的日子里, 大龙每天来找家贞玩弄她的肉体, 尤其是她的後穴, 大龙总是带着各式各样的扩张棒, 挖着她的後庭花, 让家贞苦不堪言, 若不是为着二家的家族名声, 家贞真的会去寻死, 以求早日解脱这些人的魔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