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处女膜检查

那天我照惯例又开始进行猎艳的行动了。我很快就锁定猎物,那看起来像似一个国中生的样子。从她笨拙的行动以及提心吊胆的神情中,就可以知道她是一个生手,一个很容易扑杀的猎物。我的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天真无邪的脸蛋,透露出一副乖巧的神韵,齐肩的秀发是经过名家精心的修剪过。虽然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非常华丽,但可以判断出是出自于妈妈的打扮,因爲显露着一股非常有品味的典雅。这是完全符合中産阶级家庭中,那种乖巧女儿的刻板印象。她肩上斜背的是学校制式的书包,让我一看就可以判断出女孩是就读于私立国小。在这一带,这间国小也算是一所明星学校,有很多豪门世家的子女都念这所学校。萤幕中,少女正睁大着眼睛,来回巡视左右数次之后,发现并没有人看见,她偷偷地将手上拿着的袖珍书塞入手提包中。她自以爲天衣无缝的举动,却让我心中不由得窃喜起来。

少女给人的第一印象应该是和这种会偷窃商店东西行爲的人连不上关系。画面中她看起来也不像似受到谁的威胁而来偷东西。而且看她这样偷窃的模式,也不像是那种会拿战利品在朋友面前炫耀而感到骄傲的类行。大概也不是因爲某种不知道的病症,所引发的忍不住偷窃的行动。但她爲甚麽会偷窃呢?我最后下了判断。她应该就是想体验那种偷窃滋味类型的人吧。大概是在学校受到很大的压力,当累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因爲想要消除这种压力,所以才会采去这样胆大妄爲的冒险行动。最近的猎物大多都是属于这种的类型,就算不是,我想也跟我猜的差不多。画面中,少女好像要离开店面了,我走出房门,加快步伐,在少女要离开店门口的前一秒锺,拦下了少女。你好,对不起了,打扰一下。可以请你到这边来一下好吗?“听见我温柔的要求,少女看来像似吓一大跳,她惊吓地看着我。”真是伤脑筋了,问题有点大。我已经看见你偷东西的全部过程。“我的开门见山,让少女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她整个人显得慌张起来。这…那是……我………”“我是本市教育委员会的巡察委员。现在正在调查青少年的犯罪行爲。但我并不会马上就将犯案的嫌疑犯交给商家,这点你可以安心。好吧,现在让我们先来商谈一下吧。”我一面瞎扯一番,一面从口袋掏出身份证明,在少女的面前亮了一亮。当然这种身份证明是僞造的,只是少女应该也没有看见过教育委员会的身份证明吧,要骗倒她是轻而易举的。

我带着少女,走在朝向停车场的路上,把她带进书店后面的一间女化妆室。

出乎我意料的是,这间化妆间相当宽广。虽然我的体重已经破90公斤,但我们一起进入到厕所后,也不会有狭窄拥挤的感觉。

“是偷了什麽书呢……这个是……喔,原来是如何结交男友的书。嗯~啊!

还有女同志的黄色小说。大概是这样吧……真是的,现在的年轻女孩到底在想什麽呢……我看还是先联络学校一下好了,请拿出你的学生证吧。“我看她是一个国小学生,身上应该会带学生证吧,因爲国小是一间管教严格的明星学校,所以她一定有带学生证。”啊…请……请不要通知学校……“”不管怎样,先把学生证拿出来再说!“少女一边哭泣一边掏出学生证,颤抖地递给我。哼哼,是国小吗?你是X年二班的桥本尤佳利吗?”我一面瞧着学生证,一面顺便看看地址,然后偷偷记下来。好吧,看你老老实实交出学生证的分上,我不会通知学校。就连国小的优秀学生偷窃的这件事实,我也可以当作不知道,所有的证据也可以完全的销毁,但你的名字尤佳利我会记录下来。如果再犯的话,就不可以怨我不留情面。到时我就会跟商店举发你,毕竟我的工作不是要惩罚学生,而是要导正学生偏差的行爲,这样知道吗?“”这…这是真…真的吗?“因爲我给了她希望,所以尤佳利脸上紧绷的神情也整个松懈下来。”只不过我还有一个附带条件。虽然我是在调查学生的风纪问题,但我也想要确认一下你到底是处女还是不是处女。

因爲我被要求须要取得少女犯罪淫乱风纪与性交有无关系的资料,这点对于身爲男人的我是非常困难,因爲我很难拿到相关的资料。但是我又有一定的工作绩效需要达成,这让我很伤脑筋,你可以理解吗?“我突然抛出一个毫无道理的问题丢给女学生。一般人是很容易判断出其中不正常的地方,但尤佳利因爲处在一个异常的状况下,她所有心思只放在如何逃脱罪行爆发的厄运,所以基本上她应该没有其他深思的空间吧。”你说什麽……?“”回答我!是哪一种呢?你是处女还是不是处女?“”啊…我还是处女……“被我一逼,尤佳利吓了一跳,本能的回答了。那有月经了吗?”“两…两个礼拜前………”尤佳利回答的这句话中,意味着她已经完成蜕变大人的所有准备工作。她的肉体已经进入到渴望男人的阶段……色欲冲心精虫肥大的我胡乱做出这样的推测。

“是两个礼拜以前吗?就你的年纪来说,是有点早。是已经有了初潮的处女吗……话说回来,现在的社会讲谎话时脸不红气不喘的孩子是一大堆。所以你必须提出是处女的确实证据不可。如果真的已经有了初潮的话,那就会有怀孕的危险。更何况,现在还存在着很多案例,那就是在性虐待中,少女丧失了宝贵的处女。存在的案例显示出这样的趋势,真是令人忧心。我被赋予的任务,就是要找出身处高危险群的少女,来帮助她们。这是我的工作!所以让我看你的处女证明吧!”“什麽?处女的…的证明……这是………”“那就是处女膜!好了,你就坐在那边好了,让我看看你的处女膜吧!”“这种…这种事我做……做不到………”“好吧,既然你这样坚持的话,那我只好跟学校举发你偷窃的事。一个优秀的国小女学生,居然会去偷窃肮脏低级的色情小说。在你的班上也会造成一股不小的话题吧。我刚刚可不是在跟你说一些下流的话来调戏你,我可是在做正经的学术调查。最近有很多的少女大概是常常碰到被人调戏,所以産生厌恶的反应,但我却不一样。我可是对调戏少女一点兴趣也没有。况且,你的年纪大概就跟我女儿差不多吧。”当然了,我是没有女儿的,一切的说词都是要卸除少女的防卫。

“…………”少女楞住了,不发一语地呆站着。还慢吞吞的干嘛!快点吧!

你就想成是去看医生好了。我只是要确认一下而已,所以快一点吧!“大概是被我的”去看医生“这句话说动了吧,犹豫许久的尤佳利终于下定决心,她慢慢撩起裙子,我马上看见穿在她双腿间的是一条纯白的内裤。

那是一条小孩的内裤,因爲上面还印着可爱的卡通图案。此外左右两边还绑着两条粉红的锻带,真是一条非常可爱的内裤。这大概又是妈妈的杰作吧?又或许她们母女的感情很好,所以在逛街的时候,一起挑选的吧,这也有可能。尤佳利慢慢将手指伸进到套住腰间的松紧带上,然后慢慢往下拉,将内裤往下褪到大腿上。

就跟我的猜想一样,她的股间周围是一根阴毛也没有,光秃秃的阴户下,可以看见光溜溜的肌肤和一条南北走向的纵向裂缝。我忍不住地暗暗吞了口口水。

好,现在就坐在那边吧…好…来把双腿张开,让我看你的处女膜吧……“尤佳利低着头,默默地坐在西式马桶的马桶盖上,然后双腿微微张开,那是因爲大腿上还挂着内裤的关系,所以没有办法完全大大张开来。

“好,把内裤褪到脚踝边吧!快一点!”尤佳利无力地照我的命令做了。我蹲了下去抓起尤佳利的一双膝盖,向左右用力分了开来。不要………“尤佳利低语呢喃着,她的脸颊瞬间抹上艳红。”不要这样吗?那你自己张开好了。如果你办不到的话,我是非常乐意帮你这个忙。“尤佳利大概是不愿被人触摸到秘部吧,所以她的双手马上移向股间,两根手指一边一只地搭在耻丘上两片左右紧紧合拢,看起起来像似贝壳寿司的蜜唇上。

尤佳利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手指慢慢向左右出力……鲜艳的粉红色肉片露了出来了。随着两片蜜唇如花般绽放开来,从蜜穴花房中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飘到了我的鼻间。没错,那就是处女的香味!没错,那就是还没有体验过男人滋味的花香!没错,那就是青涩少女的体香!

这股清香一下子钻进我的鼻孔中,深深刺激起我的鼻腔,强烈的电流爆发开来,闪电般窜进我的大脑,大脑电波瞬间高速激荡起来,无数的强光在脑干中,四处的爆发开来。但是两片花瓣只是微微绽放开而已,所以守护蜜穴内神圣处女膜的入口依旧深埋在蜜唇中,让我没有办法看的仔细,也就没有办法确认出尤佳利的处女膜。更不要说到我最终目的,确认出尤佳利是一个处女的问题。但是我很快就能确认出来。嘿嘿……“嗯~嗯…这样我还是看不清楚耶……没有办法,只好这样了!”我一面说着一面将手搭在尤佳利的蜜唇上。“不要这样!”大概是吓坏了吧,尤佳利尖叫一声,出手捉住我的手。“我说过要慎重调查吧!你要想想自己可是一个偷窃的少女喔!所以你要乖乖听我的话!”我的声音里显得有些慌乱,大概是开始兴奋了吧,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但是…但是……但是……不要……“尤佳利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她的脸上露出就像一个小孩子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但手头上的力量却也明显地慢慢弱了下去。尤佳利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我慢慢的将尤佳利稚嫩的阴唇,向左右大大的推开来了。一股更爲浓密的处女香味飘了出来,缓缓地通进我的鼻腔,然后往我的脑髓中钻入,瞬间强大到令人发狂的刺激,如闪电般穿透我的全身。截至到目前爲止,我还是带有半分游戏味道来戏耍着尤佳利,但现在我的心意已经完全的改变了。我的身体热起来了,汗从毛孔中喷了出来。裤子内安静的软肉,不安分燥动起来,血液开始冲入,硬度增加了,毛毛虫般的软肉,缓缓头起头来,释放出热量,寻找着香气的来源。

美,真是美极了。

在淡桃红色嫩肉的中心里,现出一个小小的肉孔。肉孔的周围牵引着一片鲜红的肉膜。那就是醉人的处女膜。漂亮,真是漂亮。少女如果缺少这一层薄膜,那还真不可以算是一位天真的少女了。向左右分开滑溜溜无毛的蜜唇,在两片薄薄蜜唇分开后所释放出来空间地带里,妖艳地暴露出带有鲜红色泽的柔软肉膜。

肉膜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带有一种微微的湿润,仿佛正有水气向上漂出来,再加上灯光的投射后,反射出迷人光芒。这肉膜的中心地带紧紧的封闭在一起,这就是眼前少女还是一个不知男人滋味的铁证,证明她还是一位货真价实从未开封过的处女。就算是在初潮来临的时候,小小的肉孔大概也只允许一条红色的细流通过吧,那时所形成会是一条迷死男人的红色溪流吧。

“嘿嘿~看来,你真的确实是一个处女了,好接下来,让我来调查一下你的性感度吧!”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舌头就往分开的蜜唇中插了进去。啊!我快要昏了……“哎呀!不可以的,不可以这样!”尤佳利非常害怕,她颤抖地尖叫着,同时伸出手抓住我的脑袋。但尤佳利有的到底只是一个孩子的力量而已,所以没有办法和我这一个男人的欲望对抗。我根本不理会脑戴上的小搔痒,继续活动的舌头,探索着我的渴望地带。随着我舌头的游动,大量的口水顺势尽情涂抹在幼小的蜜穴上。在我的口腔中蔓延着一片稚嫩的甜蜜滋味。这可是比任何美酒都还要美味的佳酿。“不要,爲什麽……你要做这种事!?”“你给我安静点!小心被人听见了!你听好了,如果你不乖乖听我的话,那你偷窃的这件事,我就会跟书店里人的说,也会让你的家人和学校的知道。国小的女学生偷窃事件,嘿嘿~我想应该会引起轰动的吧!”我的腔调和刚刚完全不一样了。低沈的音调是最具有恐吓的效果。“呜呜~呜呜~呜呜~~”大概是因爲我的突然转变而感到恐怖吧,尤佳利吓得身体不住地抖动着,她终于哭了出来了。我焦急地拉住内裤往下扯,从尤佳利的脚尖给褪了出去。然后我要她自己抱着双腿,打开成M字型。看见幼女M字的开脚模样,更加深深刺激着我,让我更爲兴奋。大量的血液一口气灌进我下半身的分身中,原本贴身的裤子上,瞬间搭起一座顶天的帐篷。“这种调查也是非常重要。这是所谓处女性成熟度的调查,学术界是非常需要这种资料的。”我暗暗吸了一口气,想办法回复到原先腔调,将整件事僞装成好像是爲了学术调查一样。如果再用恫吓来让她乖乖听话,这就不是我的本意,这样一来,乐趣也就会少掉许多。

在尤佳利的小花瓣和蜜穴的入口上堆积着大量的耻垢。处女的香味混合着小便独特有的阿摩尼亚气味,混合而成的是一种类似乳酪的酸甜香气。这香气不断的飘散出来。“这里可是非常重要的部位,所以必须要格外谨慎地清洗干净才可以。你看看这里,堆积着这麽多的耻垢,这是不可以的。好吧,现在只好让我来替你清洗干净。”我伸出舌头,卷尖起来,然后开始在可爱的花瓣上,来回扫动着。一层层的耻垢就被舌头给刮了下来,渐渐形成一条条的沟渠,就好像双脚踏过纯白的雪原后,所留下来的一条条雪白足迹一般。“请…请不要那样的调查了………”看来尤佳利大概是已经知道自己目前正遭遇到什麽样的情况了吧。在这附近一带,经常有锁定少女来猥亵的变态色狼出没,最近广爲流传开来便是像这样的淫猥话题。更何况其中还有几条谣言是我亲自散播出去的呢。大概是已经知道自己现在正被那样变态男人所侵犯着,但尤佳利天生就是一个胆怯的女人,她只能做出这样微不足道的小小抗议。可是,我是和那些谣传中的强奸魔或是变态色狼不同,这点我是非常自豪。虽然我是要强奸少女,但我的奸淫却是会带给她们无上快乐。我会一步跟着一步慢慢导引着这些性未成熟的少女们,到达快乐的天国,享受到性爱的无边喜悦。我无视于尤佳利的控诉,活动着舌头,仔细刮落一层又一层的耻垢。然后将刮取下来的耻垢全都送进口中,细细品味着其中的美味。在品尝的过程中,我吐出口水来弄湿手指,跟着抚摸着稚嫩花瓣,享受着其中的触感。

啊~真是美极了!裤子里的分身怒吼着,已经不是毛毛虫了,而是一只喷着火的巨大火龙了。这时巨大火龙更加激动起来,不停飞舞着,我只好腾出一只手,来解开皮带,拉下拉炼,最后辛苦地将巨大的肉棒给掏了出来。舌头在花瓣上边滑动着,那里面还有着被包皮隐藏起来的小小突起正等待着我的怜爱。

我已经快要没有办法忍耐了!!舌尖剥开包皮,里面还是堆积着许多耻垢。

整个蜜豆堆满了耻垢。我先用舌尖舔拨了一下稚嫩的蜜核。“哎呀~~”尤佳利顿时僵硬起来,腰也不由自主地弹了上来。“嘿嘿~你还真是敏感啊!”虽然幼小的蜜核只有米粒点大,但我舌尖还是非常清楚探索到,在舌尖碰触到的瞬间,蜜核立即完全坚硬起来。我尽情舔吮着包皮间的缝隙,仔细清洗着最宝贵的突起。

“哎呀~那边…不可以的……!”处女膜上的空洞小孔中,马上冒出一颗颗细小的水珠。指尖轻轻触摸着,带出一条条长长的细丝。每一条都是具有相当黏性的淫丝,拉动了我恶魔的心。我就这样持续玩弄的蜜豆。从未爲完全成熟的蜜穴入口中,不断分泌出黏搭搭的蜜汁,让蜜穴的香气更爲浓烈。我故意用舌头舔取蜜汁,然后快速涂抹在幼小的蜜豆上。“不~不要了~~…不可以这样……住手吧………”哀求中的尤佳利不停扭动着腰,像似跳起妖艳的舞蹈,正诱惑着眼前的男人。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她的嫩穴中竟然会分泌出这麽多的蜜汁。啊!这真是令人感到意外,看来这次的猎物是已经远远地超过我的预期。我终于也开始渐渐投入爱抚的热情了。舌尖摩擦着柔软的蜜唇,不遗漏到任何一丝耻垢,全部都采集起来。清除完耻垢以后,整朵美丽的花瓣却早已经涂抹上我的口水。跟着我还要彻底玩弄着尿道,我的目的要让口水渗透进尤佳利嫩穴中的每一个角落。“可以了吧…已经可以了吧…不……不要了……啊啊………”身体颤抖的尤佳利不住地哀求着,但却不能抑制我的玩弄。

“不要…不要了……要尿出来了!啊啊~~”咻~~尤佳利尿道口上的肌肉缩放着,引发出阵阵的痉挛,每一次的痉挛都喷洒出一条金黄色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