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史·宋书》记载,南朝孝武帝时,「太后居显阳殿。上於闺房之内,礼敬甚寡,有所御幸,或留止太后房内,故民间喧然,咸有丑声。宫掖事秘,莫能辨也。」这意思就是说,皇太后居住显阳殿时,皇上经常进入皇太后的房内留宿,因此惹得民间一片哗然。

说起来,这位南朝宋文帝时的皇太后,就是南朝有名的绝世美人路惠男,她与皇帝儿子宋孝武帝刘骏同床共枕竟达十二年之久。孝武帝刘骏,宋文帝刘义隆的第三子,原为武陵王。没想到这刘骏虽然身担「孝武」之名,却是一个最为不孝逆忤的恶子。那麽,堂堂一位母仪天下的皇太后如何与皇帝儿子凤倒鸾颠、共赴巫山、「同享美好时光」?如何做出这遗臭万年的母子乱伦的逆天丑行呢?这还要从这位皇太后进宫的时候说起。

宋文帝刘义隆在元嘉元年做了皇帝之後,也就同历史上所有的皇帝一样,广纳嫔妃,以充後宫。文帝的这些妃子,自然都是千里挑一甚至是万里挑一的。其中有一个叫做路惠男的妃子,就长着沈鱼落雁之容、闭花羞月之貌。她刚入宫时便十分受宠,很快就被文帝封为淑媛。可她为人心地善良,又不善於奉迎,这在激烈的宫廷斗争中又怎能长期受宠呢?因此她在生了儿子刘骏不久後,就失去了文帝的宠爱。刘骏到了五岁时,被封为武陵王,必须要到封地武陵居住生活。因此时刘骏年纪尚小,作为母亲的路淑媛便请求文帝让她去武陵以便照料儿子的起居。这一年,貌美如花的路淑媛才二十四岁。刘骏母子离开了皇宫,也远离了宫廷中尔虞我诈争斗的风烟,母子俩在武陵相依为命,日子倒也过得舒心惬意。随着刘骏渐渐长大,按宫廷惯例路淑媛也该回返皇宫了,可她因为早已对宫廷生活已是心灰意冷,同时也舍不得儿子,所以一直不肯回宫。此时的刘骏更是舍不得自己母亲,甚至到了一日不见母亲便一日寝食难安的地步。在他刚懂男女之事时,就常会梦到与母亲相拥的情景,醒来後他虽然会自责不已,可也总是不由自主地回味那经常出现的梦境。有一次在母亲午间小睡之时,他无意之间误闯了进去。当他看到母亲美丽的脸庞,薄衣紧裹着的美妙的身段,修长的大腿,光洁诱人的双脚时,他全身的血立即沸腾了。要不是母亲那时醒来,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麽事来。这件事过去之後,当他再和母亲一起相处时,常常会产生难以言传的冲动,为此他苦恼不已。当刘骏长到了十六岁的时候,母亲为他开始挑选了几个年轻貌美、风姿绰约的妃子了,此後,他虽然不会再对母亲产生那种冲动,可也常会不自觉地拿那些妃子和母亲作比较,遗憾没有像母亲那样美、那样动人的妃子。 他感到这些妃子都不能让他产生像见到母亲时的那种奇妙的冲动。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刘骏已经二十三岁了。这时他已是都督荆州之江夏,豫州之西阳以及晋熙、新蔡等四郡诸军事的中郎将和江州太守。这年正月,京城建康发生叛乱,太子刘劭勾结二弟始兴王刘浚杀死了父亲文帝,自立为帝。二月,刘劭登基即位後,给刘骏手下握有兵权的大将沈庆之写了一封密信,命令他杀了刘骏。沈庆之前来请求晋见刘骏,刘骏极为害怕,就以生病为藉口拒绝和他见面。沈庆之却突然闯了进来,把刘劭的信拿给刘骏看,刘骏看後,肝肠寸断,以为必死无疑了。这时他想到了母亲,只想能再见她一面,於是就哭着请求沈庆之允许他到内室跟自己的母亲诀别。

沈庆之说:「我承受先帝的厚恩,今天的事情,我会尽我全部的力量助你取得天下。殿下您为什麽对我有如此重的疑心呢?」刘骏听後,起来两次叩谢,说:「个人和国家的安危,全在将军你。」沈庆之听後,就下令全部文武百官收拾武器,进入临战状态。

一切准备好後,刘骏就下令戒严誓师,讨伐刘劭。刘骏向四方发布讨伐檄文,让他们共同讨伐刘劭。各州郡接到檄文,全都起来回应。征伐很顺利,捷报频传。就在这年的四月,刘骏登基称帝,世人称为宋武帝,并於五月攻入京城建康,杀死刘劭,杀死宋文帝的儿子,只留下宋文帝的妃子和兄弟的媳妇,平定了叛乱。

? ?? ?? ?刘骏闻讯後,在母亲路淑媛劝导下,在手握兵权的大将沈庆之的支持下,刘骏下令誓师起兵,讨伐刘劭。同时刘骏还向四方诸镇发布讨伐檄文,让他们共同发兵讨伐刘劭。各州郡接到檄文後,全都起兵响应。就在当年五月间,几十万勤王大军饮马长江,攻入建康,杀死刘劭,平定了叛乱。

? ?? ?? ?大事已定,刘骏即尊封母亲路淑媛为皇太后,封立妃子王氏为皇后,王氏的姑姑还是宋文帝的妾妃,当时宋文帝要为刘骏娶亲时,王氏的姑姑是皇帝的宠爱,听从王氏的姑姑贵妃的话,介绍自己的侄女给了刘骏当妃子,如今丈夫成了皇帝,当然没有被杀害的可能,战争期间三人住在武陵,并派人马上去接她们进京。

刘骏登基称帝后,立即册封母亲路淑媛为皇太后,封立妃子王氏为皇后,并派人马上去接她们进京。刘骏从未和母亲分开这麽长时间的,这些日子里,他无时无刻不记挂着母亲。现在讨伐成功,自己坐上皇位,他更是迫不及待地想与母亲团聚,与母亲一同分享成功的喜悦。刘骏已准备好,等到母亲一来到,就要为她举行一个盛大的册封典礼,他们母子多年来饱受冷遇,是该好好补偿一下了。

离开京师已经十六年的路太后终於回到了京城,刘骏亲自出城迎接。母子相见之时,也顾不上礼仪了,紧紧相拥而泣,久久不愿分开。刘骏本想多陪陪母亲的,可由於有太多的公事了,所以在把母亲接入城後,就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母亲,去忙别的事了。当天晚上,刘骏在睡梦中梦到临幸一个妃子。正当他如痴如醉之时,猛然间发现那个妃子竟是自己的母亲!不知为什麽,刘骏在发现自己汗湿重衣以後,更感到自己极为兴奋地不能自持。

第二天就是册封皇太后的大典,刘骏因为昨天夜晚的梦境,在面对母亲时难免有些不自然,而盛装在身的母亲又是那麽雍容华贵,那麽端庄美丽!虽已四十出头,可岁月却没在她脸上留下什麽痕迹,无限的风韵仍是那样的慑人心魄。刘骏不愿再看自己的母亲,可又忍不住、同时也不能不去看。他不禁盼这册封典礼快些结束。可当典礼结束时,看着母亲离开的身影,刘骏心中却感到一阵难言的失落。

册封典礼结束後,接着就是盛大的祝贺宴会。在後宫的宴席中,一时许多皇亲贵戚、王公大臣争相向太后敬酒。路太后这辈子做梦也没想到儿子竟能成为皇上,自己竟能被尊封为皇太后,她感到这一切象做梦一般,恍惚之间,她几乎来者不拒,杯来即干。这样,她很快就不胜酒力,几乎玉山倾倒。於是她匆匆和众人话别後,就由宫女扶着回宫里宽衣就寝了。

刘骏在祝贺的宴席上与亲贵大臣们也喝了不少酒,看到母亲不在宴席上,就问道太后哪去了,皇后告诉他太后喝多了,已回宫里睡了。刘骏听到母亲已睡了,不禁一阵兴奋,他猛然想起了小时候那次看到母亲午睡时的情景,那使他终身难忘的情景。藉着醉意,刘骏带了两个太监,飞快地赶到太后的寝宫显阳殿。当他去到太后寝宫,宫里的太监宫女忙全都迎出门外。

? ? 「太后睡了吗?」刘骏问。

? ? 「回皇上,睡下了,已睡沈了。」领头的太监答到。

? ???刘骏听了,心中又是一阵激动,「我要进去看看太后。」? ? 「回皇上,这不太方便吧,太后她……」领头的太监吱唔着。

? ? 「放肆!」刘骏断喝一声,擡脚就走。

? ? 进入显阳殿寝宫,刘骏慢慢走近母亲床边。天气炎热,太后身上没穿什麽,红烛之下,只见母亲鲜紫色的睡袍裸着身子,真的睡沈了,半裸着身子,散发着阵阵诱人的芳香。真可谓丰态旖旎,玉软香温。怨不得领头的太监说「不太方便」了。 刘骏痴痴地站在母亲床边,贪婪地看着母亲的睡态。母亲美丽的脸庞,薄衣紧裹着的美妙的身段,光洁修长的大腿,白皙诱人的双脚,再次撩动刘骏不可遏制的慾火,而这慾火比以前那一次更为强烈。刘骏在一时间的犹豫之後,终於下定了决心,刘骏终於决定上了母亲的床。跨出了与生母乱伦的第一步。

他走到门边,只留跟来的两个太监在门外侍候,并让太后宫中的太监宫女全部散去。他吩咐两个太监,他有要事和太后商量,不管发生什麽事也不能打扰,谁来求见也不让见,违者斩。

吩咐完毕,刘骏再回到寝宫里,从里面把宫门锁上。他深呼了一口气,走回母亲床边坐了下来。

刘骏这时心头再生了一丝的犹豫,可很快就让难耐的慾火冲没了。他俯下身子,先品嚐母亲那诱人的玉足,他不住地闻着、亲着、舔着、咬着,几乎要把母亲双脚吞下喉咙才甘心。随後,刘骏把自己和母亲的衣服全部脱去,再扑上母亲身上乱亲乱摸着,先是脸庞、樱唇和粉颈,然後到双乳,蜜穴,大腿,小腿,他前所未有的兴奋,也前所未有的投入。在亲遍母亲身子的每一处後,他要进入了,他左手搂着母亲的纤腰,右手握着涨得难受的肉棒,慢慢插入母亲温暖湿润的蜜穴,然後,他疯狂地抽动着,疯狂地发泄着…太后在沈睡中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肆意抚玩她的身子,最後还进入了她的身子,那感觉是如此真实,是以前的春梦不可比的,最後,她已确信有人正强行与她交合。她用了最大的努力使自己清醒了过来,正当她用力挣扎着,并要大喊的时候,压在她身上的人停了下来,并用手摀住了她的嘴。藉着烛光,她发现身上的人竟是当今皇上,自己的亲生儿子!儿子的脸已兴奋得有些扭曲,双眼满是吓人慾火。她头脑顿时一片空白,她怎麽也想不到竟会发生这样的事!她下意识地停止了挣扎,侧过脸去把双眼紧紧闭上。

过了一会儿,刘骏重又动了起来,再次疯狂抽插着,直至高潮来到射出所有精液。完事後,他直感到全身有一种被掏空了的感觉,他抽出肉棒,无力地滚到一边,静静地躺着。过了良久,他才起来穿衣戴帽。他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母亲,而母亲恰好这时也看向他,两人四目相望,迅即都把目光移开。这时,他才感到很有些内疚,他轻声对母亲说道:「母后,孩儿酒後唐突了,望见谅!」然後出了宫门,带上两个太监走了。

第二天,当刘骏向母亲请安的时候,太后就像什麽事也没发生那样,待儿子一如往常。刘骏见状,也安下心来。昨天晚上的一夜风流,使刘骏刻骨铭心,他在母亲身上得到从未有过的满足,这也让他食髓知味,迷途难返了,益发离不开徐娘半老的母亲了。

没过多久,这天刘骏在饮宴过後,再次来到母亲寝宫,把母亲抱住向她求欢。

? ?? ?? ?「皇上,别这样!」

? ? 「母后,求你再成全孩儿一次吧,孩儿太喜欢你了。」? ? 「你母后的身子打什麽紧,可这样会害了你的,如果传了出去,你还怎麽当皇上啊?」? ? 「孩儿是皇帝,什麽也不怕。谁要乱说,朕杀了他!」? ? 「可是…」

? ? 「母后,别可是了,你就答应孩儿吧!你若不答应孩儿,朕这皇帝当不当也罢了。」? ? 在刘骏再三央求下,他母亲贵为一国之母的路太后终於答应了自己的儿子要行苟且之事的愿望,两人宽衣解带,相拥入帐共行云雨之事。此後,刘骏就常常去母亲寝宫与母亲「商议要事」了。如果说上一次还只是儿子刘骏的一相情愿的话,那麽这一次便是母子二人双双坠入为人不耻的乱伦的深渊。

从此以後,刘骏就常常去皇太后寝宫与母亲寻欢作乐。路太后刚开始只是爱子心切,可慢慢的也享受到了其中的乐趣,对儿子也产生了夫君之情,母子二人就再不能分开了。

刘骏三十六岁时就死於皇宫的玉烛殿,尽管他一生也有不少的宠妃,可与自己母亲却一直保持着的乱伦关系。这使他成为中国史书上记载的唯一与亲生母亲乱伦的荒唐皇帝。《魏书》就曾经记载:「骏淫乱无度,蒸其母路氏,秽污之声,布於欧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