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第二天早晨,叶开等大家都醒了,便叫叶秋趴在自己的阴茎上,用乳房夹着揉弄,四个丫鬟则并排躺在他的身边,他一边用手在她们那坚挺雪白的乳房上和阴户上来回揉捏着,一边欣赏着她们被揉弄的浪态。

过了一会儿,叶开就被叶秋揉得慾火高涨,他叫小兰和小莲以「69」式趴在床上,用嘴舔吮着对方的阴穴;叶秋站在中间,两个丫鬟一边一个的并排伏在床边,将她们那白生生的屁股朝上翘起;他自己则站在床边,先对着叶秋的阴穴猛力插入,抽顶一会,又移身对准小丽再插一会儿,然後再插小婉一会儿。

「噗滋……噗滋……」这样干了一会儿,叶秋她们便个个渐入高潮,浪淫声响成一片,听得叶开万分高兴。他又回到叶秋那,更加卖力地抽顶着,双手则插入两个丫鬟的阴穴里挖着、搅着。

三个女孩的呻吟声更大了,特别是叶秋,很快就浑身颤抖着喷出阴精,倒在床上泄了。叶开只好抽出阴茎,移位插入小丽的骚穴,猛力地抽顶着,次次都撞在她的花心上。小丽的淫水四溢,浪叫道:「啊……少爷,你好厉害啊……舒服……好舒服……嗯,我要丢了啊……」随着小丽的呻吟,叶开只觉得她的子宫内热精不断地涌出,阴穴也一缩一缩的夹着他的龟头,很舒服。他又抽顶了几下,才移入小婉的阴穴,小婉阴穴里面早就奇痒难忍,随着他的插入,她也配合着用力向後顶动着屁股。她的子宫被龟头撞击得一阵阵地蠕动,那美妙的感觉使她很快也高潮了。

叶开一看只好抽出阴茎,叫她们三个到床里休息,他则叫小兰和小莲依床边仰天躺下,两个肥美的屁股沿着床边靠拢,他又拿来两个枕头垫在她们的屁股下面,将她们的阴穴高高挺起。叶开先抓着小兰的粉腿分开,放在自己的肩上,挺棒猛刺,「滋」的一声,大肉棒就插入小穴。他也不管小兰的感受,就用力地猛插猛顶。

小兰和小莲互相舔穴时早就性慾高涨了,随着肉棒的插入,她娇吟着,很快就高潮了,阴精一泄如注。叶开见她这样就泄了,很不过瘾地抽出阴茎,走到小莲身前,用同样的方法猛地插入。

只见小莲被插得花容失色,大叫道:「少爷,轻点……啊……插破了……饶了我吧!少爷啊……」小莲的大叫和骚媚的淫态,使叶开更加凶猛地狠干着,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重,好像真的想要插破小莲的肥穴似的。

这一阵的狠插,直弄得小莲淫水四溢,她不停地抖动着全身。叶开见她也不行了,就抽出阴茎,躺在床上让四个丫鬟舔他的阴茎,他则抱着叶秋,将昨晚和二妈约好的事告诉给她听。

叶秋虽然知道昨晚上叶开已经玩过了二妈,但是没想到她妈会把叶翠也拉进来,而且还要玩母女花。不过她是个孝顺女,只好点头答应了。

中午,在大厅吃完饭,叶开先将叶秋送到二妈那里,他们没让丫鬟通报就直接进了二妈的卧室。

二妈正躺在床上休息,见他们进来,连忙坐起来问道:「你们俩怎麽现在就来了?开儿,你不是要到地下宫殿那去吗?」叶开笑着坐在床边搂着二妈,一边隔着衣服揉着她的乳房,一边笑着说道:「我先来是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先将叶秋送过来,让你们母女商量一下晚上准备怎麽服侍我。」叶秋站在一边,看着叶开当着自己的面揉着自己亲生母亲的乳房,早就羞得不知干什麽好了,一听叶开这麽说,就气得擡脚踢了他一下。

二妈本来当着自己亲生女儿的面前被叶开揉着乳房也有点不好意思,但她到底见得世面多,她见叶秋有点生气,就连忙将叶开推开,将叶秋拉到自己身边,说:「傻孩子,不要生气了,阿开是说着玩呢!」她接着转头说:「开儿,不要淘气了,说说你的第二件事是什麽?」叶开连忙说道:「对,对,我是说着玩的。第二件事是这样的,昨晚我们说的让我玩大妈那件事,我昨晚躺在床上没事,想到了一个办法,不过得二妈你帮助……」说到这,叶开故意停下不说,看二妈怎麽说。

二妈说:「你说来听听,你这样厉害,我会不帮你吗?」这时叶秋听他说昨晚搂着自己的时候,还想着玩别的女人,忍不住向叶开瞪起了眼睛。

叶开装着没看见,接着说:「是这样的,地下宫殿里有一些春药,我去拿一些给你,你过几天就约大妈到你房里来商量我和叶秋的事,当然我和叶秋也来。这样在上茶的时候,你让丫鬟将春药下到大妈的杯子里,等大妈喝了以後,叶秋就假装头昏,我就可以将叶秋扶到你卧室里,然後我们在里面做爱。这时,二妈你就假装听见了,拉着大妈偷看。我想春药加上真人表演,不怕大妈不发情,到那时或者她自己受不了送进来让我玩,或者你假装受不了拉着她进来。反正不管怎麽样,大妈到时都跑不了。」「不错,这主意不错。」二妈一听就高兴的说道:「不过,我想叫你四妈过来帮助,就我一个人害怕不好弄。」二妈说完想了一下,接着说:「不如这样,我们五姐妹每个月初五都要聚在吃晚饭,大家也可以坐到一起说会话。今天是初三,後天就到了,这次轮到在你四妈房里聚会,到时你三妈和五妈也会去,不如一次弄好,你将她们三个全干了,以後叶府上上下下不就是你的天下了。」叶开一听叫道:「好,还是二妈厉害,就这样定了。」「我不干!」叶秋在一旁忍不住叫道:「什麽真人表演,羞死人了,我才不干呢!」二妈一听,连忙将她的宝贝女儿搂在怀里,说:「乖女儿,听妈的话。你想想,今後你和开儿结婚不是还得住在家里?开儿这麽厉害,你一个人也服侍不了啊!再说,妈妈们成天独守空房,难受死了,你就只当帮妈妈的忙,好不好?」叶秋一听只好点了点头,不再说什麽了。二妈一看,接着对叶开说:「你的计划就暂时这麽定了,你先过去吧,後天下午我们先去,到时再一起商量。」叶开一听连忙站起身,打开二妈房子里的秘道,来到地下宫殿。推门进屋一看,只见她们已经先到了,而且已经脱光了衣服在床上正等着他。

叶开一进来,六个丫鬟就看见了,不过她们都没有出声,只是笑咪咪的看着他。等他走到床边,四妈的两个丫鬟小艳和小娇连忙下床,一边帮他脱衣服,一边轻声说道:「我们等你半天了,看你不来,太太就和叶清小姐玩起来了,她们这会正玩得高兴呢!」叶开由她俩服侍着脱光衣服,走近一看,只见四妈和叶清正躺在床上屁股对着屁股,腿交叉在一起,阴穴里连着一根假阴茎,是那种比较长的两头都可以插的。这会她俩正舒服得闭着眼睛,嘴里呻吟着,扭动着屁股;叶素正趴在一旁,一只手正挖着自己的阴穴,另一只手正抓着假阴茎中间,上下左右晃动着。

叶开从後面在叶素的阴户上摸了一把,粘了一手的淫水。叶素这时也发现他来了,高兴地扑到他的怀里,娇声的说:「哥,你怎麽才来呀,妈妈和姐姐已经开始玩了,我下面也痒死了,快用你的鸡巴止止痒吧!」叶开将叶素抱到一边,将她放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只见叶素两条雪白的大腿尽处,光秃秃的阴户上,那鲜红的阴穴已经玉蕊含津,馋涎欲滴了。看得叶开性慾冲动,他挺着已经硬起的阴茎,将龟头抵在叶素的阴穴口,屁股向着她的阴部一沈,只听到「滋」的一声,他的阴茎已经整条插进叶素的阴道里头,叶素也舒服地叫了一声,激动地把叶开的身体紧紧搂住。

叶开让阴茎在叶素的阴户里快速地抽动着,很快叶素就粉面通红,微笑着用媚眼望着他,看来十分满意叶开侵入她的肉体里。

叶开抓着叶素的玲珑小脚,将她粉白的大腿举起,粗大的阴茎纵情地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抽送研磨,叶素随着叶开对她的奸淫急促地娇喘着,终於舒服得忍不住高声呻叫出来。叶开这时也已经将叶素的双脚架在自己的肩膊上,腾出双手按在她的乳房上,在两堆细皮嫩肉上又搓又揉。

叶素忽然肉紧地搂抱着他,阴穴颤动着,叶开也感觉出她的阴道里分泌出大量的液汁,喷射在龟头上。他知道叶素到达了性交的极乐景界,便暂停对她下体的奸淫。

这时四妈和叶清已经听到了叶素的浪吟声,她俩坐起身来,见叶素已经高潮了,四妈连忙抽出假阴茎,拉着叶清爬到叶开身边躺好。

叶开用手分开她的大腿,只见四妈的阴唇比她的两个女儿显得肥厚些,阴穴张着小口蠕动着向外流着淫水,他迅速将粗硬的阴茎插进四妈那滚热的阴户里,四妈舒服得闭着眼睛,任由叶开的阴茎在她细嫩的阴道里来回抽送着。

因为她已经和叶清玩了老半天了,很快就冲动起来,阴户里分泌出大量的液汁,嘴里也高声哼了起来。叶开放下四妈的大腿,伸手去抚摸她的乳房,四妈的乳房非常健硕而富有弹性,抓在叶开的手中,一阵舒服的感觉传遍他的周身。

四妈的皮肤是十分白嫩,毛孔很细,摸起来的感觉是细嫩滑美。她虽然养过两个孩子,但由於身子保养有方,阴道仍然紧窄,叶开每次插入时的感觉就犹如在奸淫少女一样。随着叶开的频频抽送,四妈的表情变得热情洋溢,她扭动着屁股,尽情地享受着性交的乐趣。

叶清在旁边看得粉面泛红,浑身不自在,她那雪白的肉体在床上扭动着。叶开将阴茎从四妈的阴户里拔出来投向叶清的怀抱,叶清连忙轻弯玉臂搂住他的脖子,叶开那沾满淫水的阴茎,也轻易地插入了她馋涎欲滴的阴户里。

叶清扭动着身子,配合着叶开对她肉体的奸淫,因为刚刚看着妈妈被叶开奸淫,早已激起了她的情慾,她此刻更是放浪不羁。四妈欠起身子,赤裸裸的坐在一旁看着叶开玩自己女儿,双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和阴户。

这时叶开翻身躺在床上,让叶清骑到他身上用阴户去套弄阴茎。很快叶清就娇喘吁吁,终於从阴道深处冲出一股阴精,然後全身无力地滑下在叶开的身旁。四妈一见,连忙也跨在叶开的身上,然後像猫一样地蹲下来,手持他湿淋淋的阴茎,把龟头顶在她那肥厚的阴唇上撩拨了一下,然後屁股一沈,就将叶开的阴茎整条吞进去了。

四妈也不作声,专心地用她的阴户套弄着叶开的阴茎,她用力地收缩着小肚子,把叶开的阴茎吸得很紧。叶开伸手抓着她胸前上下抛动着的大奶子,手指捏着她的乳头轻轻的揉动着,四妈很快就被他干得脸红眼湿,渐入兴奋佳景,喷射出滚热的阴精。

叶开让她们三个躺在床上休息,而则将六个丫鬟叫到圆桌边,叫她们躺在上面。叶开早就想试试用圆桌玩女孩了,这一次见女孩多,而且都是已经被他干过的,所以他在来的路上就已想好了。

这会只见六个赤身裸体女孩子头对着头地仰躺在圆桌上面,双腿都沿着桌沿向下垂着。叶开转动着圆桌,仔细地欣赏她们的乳房、腰肢、阴户、玉腿和小脚丫,真是各花各艳,美不胜收。

叶开让桌子转过一圈,摸遍她们的全身,忍不住又想干她们了。於是他由四妈的两个丫鬟小娇和小艳开始,接着是三妹叶清的丫鬟小燕和小莺,然後才轮到七妹叶素的丫鬟小君和小美。

叶开每次在她们的肉体里抽插了十下就另换一个,他一边卖力地抽插着,一边领略着六个女孩阴穴里的不同之处,同时也间歇地使她们得到充实。他轮流在六个女人的阴穴里抽插了大约半个时辰,开始感到血脉沸腾了。

六个女孩虽然被干了半天,但是每次刚开始舒服,叶开就已经换下一个了,所以没有一个高潮的。最後小娇忍不住了,等再一次轮到自己被插时,用腿交叉缠在叶开的腰上,嘴里叫道:「少爷,不要玩了,我们里面快痒死了!」叶开一看,只好改变战术,使用各个击破的战术。还是从小娇开始,将她干得高潮了,才转移阵地去干小艳。叶开越干越快,六个女孩本来就已经被他挑逗得不行了,他这样干,她们很快就高潮叠起,瘫软在桌子上不动了。

叶开也干得有点累了,他回到床上搂着四妈躺在床上休息,将下午和二妈商量的事和她一说,四妈也表示赞同。这时,叶素则拉着姐姐趴在叶开的阴茎那,两个女孩一边舔着,一边把玩着,弄得叶开慾火高涨,龟头蠕动着有一股想射的冲动,他叫四妈用她那丰满的乳房去揉阴茎,最後将精液射在了四妈的乳房和脸上,叶清和叶素一看,连忙爬上去将精液舔乾净喝进肚里。

四妈叫几个丫鬟先洗澡穿上衣服回去,吩咐她们晚饭时将饭菜送下来,她则和两个女儿陪着叶开洗澡、休息。晚上,他们吃完晚饭,叶开衣服也不穿,拿着就走秘道回到二妈的卧室。

叶秋和叶翠一边一个躺在二妈旁边正说着话,二妈的两个丫鬟小红和小玉、叶翠的两个丫鬟坐在床的另一边聊着天,七个女人都脱得一丝不挂的。突然见叶开赤身裸体的从秘道里走出来,叶翠和她的两个丫鬟因为是第一次,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裸体,而且自己也是一丝不挂的正躺在床上,所以三个女孩羞得都低下了头。

二妈看见叶开进来,高兴的说道:「开儿,怎麽这晚才来呀?我好容易才说服翠儿,你要是还不来,她都要走了。」叶开走到床边,说:「我在四妈那刚吃完饭,就马上过来了。」说着,他低头仔细的欣赏着她们的裸体。只见二妈躺在两个女儿中间,除了肚皮微胖和乳房微垂之外,一切都是一样的白嫩美丽,那小丘般的阴户上,三个人一样都长着黑溜溜的阴毛。

叶翠因为害羞的原故,脸蛋红红的,更加显得皮肤白嫩光滑,她那对尖挺的乳房虽然有点小,但那红红的乳头像两颗红色的珍珠,看得让人性慾高涨;平坦光滑的小腹下阴毛刚刚长满,短短的盖在阴户上,阴唇微合着,不像二妈和叶秋的阴穴般,肥厚的阴唇向外翻着,露出鲜红的阴穴,不过叶翠的样子更容易引起男人的性慾。

叶开那根粗大的阴茎,一下子硬了起来,在叶翠脸前一动一动的,像是在和她打招呼。叶翠见叶开的阴茎这麽大,忍不住对二妈说:「妈,怎麽哥下面本来小小的,这会变得这麽大?我的小穴那麽小,这样插进去行吗?」二妈笑着说:「傻丫头,妈就是因为你哥的本钱大,才叫你来的,大才舒服呢!」「对了,妹妹,真的很舒服。刚插进去是有点痛,不过一会儿保你会舒服得上天。我让你哥轻点插你。」叶秋说。

叶开上床把叶翠搂在怀里,用手按着她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说:「你妈和你姐不会骗你的,哥摸得舒服不舒服啊?」叶翠有时洗澡、或睡觉时也自己揉几下乳房,但没觉得有什麽特别的感觉,但是被叶开这麽一揉,一股舒服的感觉涌上了她的心头,她忍不住把身体紧紧地贴在叶开的怀里,乳房向上挺着,轻声说道:「嗯,舒服。」叶开一只手继续揉捏着叶翠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滑到她的阴户上,分开她的阴唇在里面滑动了几下。叶翠因为是第一次,有点紧张,所以淫水才流了一点,叶开害怕弄痛她,只好把手又移了上来。

这边二妈早已经慾火高涨了,但又不好和女儿们抢,她只好侧着身子用手在叶翠的身上抚摸着,眼睛看着叶开,像是在说:「干我吧!」叶开也发现了,反正叶翠现在也没法干,他就伸手在二妈的阴户上一摸,结果摸了一手的淫水,他笑着对叶翠说:「好妹妹,我先和妈妈玩,做个样子给你看好不好?」见叶翠点了点头,叶开将她交给叶秋,他提起二妈的双腿挂在肩上,扶着阴茎对准用力一顶,「滋」的一声,全根淹没。

二妈的腿挂在叶开的肩上,整个阴户更加突出,阴茎可以顶直接顶到花心。叶开为了在叶翠面前显本事,耸动着屁股,用力地抽插着。

叶秋本来抱住叶翠在一边看着叶开奸淫妈妈,这会也爬了起来,跪在他後面推着他的屁股,还不时地伸手抚摸着叶开的肉蛋。叶翠躺在那,耳中听着妈妈的呻吟声,眼睛直瞪着两人交合之处,只见粗大的阴茎在阴穴中快速地抽动着,二妈的那鲜红的大阴唇也随着抽动而一掀一合的迎送着,小阴唇则翻进翻出着。淫水随着二妈雪白丰满的屁股中间的鸿沟流到床上,弄湿了一大片。

叶翠看得慾火上升,一股骚痒在她的阴穴里散布开来,淫水也流了出来弄湿了阴户。她一边看着,一边用手分开自己的阴唇,沾着淫水在阴穴外滑动着。

二妈在叶开的强大攻击下,气喘吁吁地浪叫着:「好美啊……好舒服啊……啊……女儿们快来吃妈的奶啊!」叶秋和叶翠一听,连忙一边一个的跪在二妈身边,像两只小羊似的趴在二妈那浑圆丰满的乳房上用嘴吮吸着,不时还像小时候吃奶似的轻轻咬着乳头。

叶开见她们两个的乳房倒挂着,随着她们身体的扭动而晃动着、碰撞着,忍不住用手一人一个的抓着她们的乳房,一边用力地揉捏着,屁股一边用力耸动着飞快地干着二妈的阴穴。

叶秋和叶翠的乳房在叶开的大力揉捏下,虽然有点痛,但那种舒服的感觉刺激得她们更加卖力地吃着二妈的乳房。在三个人的夹攻下,二妈浑身一阵颤抖,下面的阴穴用力地迎合着叶开的抽顶,阴道壁也一缩一缩的。

叶开知道她要高潮了,连忙用手抓着她的腰,阴茎用力地抽插着,果然没几下,一股热呼呼的阴精便从二妈的阴穴中喷了出来。叶开的龟头被阴精冲得很是舒服,他没有抽出阴茎而是顶在二妈的花心上轻轻的转动着,磨着二妈的花心。

叶秋有经验,知道二妈已经丢了,她擡起头说道:「阿开,妈已经丢了,你还不拔出来?」叶开笑着说:「小弟弟干了半天,也得休息一会舒服舒服啊!再说,你们两个我先玩谁呀!」二妈被他磨得浑身酥麻,这会渐渐恢复过来了,她伸手摸了摸叶翠的阴穴,结果摸了一手的淫水,她连忙说:「宝贝,快拔出来吧,你妹浪得淫水都流出来了,你还不快点?」叶开一听只好拔出阴茎,二妈坐起来指挥着叶翠躺在床上,还找了个枕头塞在她的屁股下面,将她的阴户垫高,这才叫叶开将叶翠一条腿架在肩上,一条腿放在床上,这个姿式可以减少开苞的痛苦。

然後二妈用手握着叶开的阴茎,先用龟头在女儿的穴口磨了磨,直磨得叶翠娇叫道:「妈……你磨得我里面好难受……好痒啊!快插进去嘛!」二妈知道是时候了,就握着叶开的阴茎,用力地塞了进去。才将龟头塞进,叶翠就叫道:「哎呀……好痛……好痛!妈,轻点,里面都裂开了。」二妈说道:「乖女儿,头一次都免不了会痛的,你忍着点。」说着放开手在叶开的屁股上拍了拍,叶开连忙屁股一用力,把整根肉棒一下子全顶进了叶翠的嫩穴中,他只觉得阴茎被阴道紧紧地夹着,很是舒服。

叶翠这时大叫道:「啊……妈,好痛啊!」

叶秋这时爬了过来,换二妈到旁边休息,她一边轻声的安慰着叶翠,一边轻轻揉着叶翠的乳房,叶开也开始轻轻的抽动着。随着他的抽动,他觉得里面已经不像开始那麽紧了,淫水也开始多了,他就把叶翠的另一条腿也架在肩上,身子前倾,快速地抽顶起来,而且他加大了力量和深度,使肉棒的每次插入都能顶着叶翠的花心。

叶翠第一次做爱就遇上叶开这麽粗、这麽长、这麽硬的阴茎,很快她就兴奋得浪叫起来:「啊……好美,好舒服……啊……舒服!啊……哥,用力……用力插啊……」随着叶开越干越狠,叶翠的阴精随着她的呻吟喷射而出,她也瘫软在床上不动了。

叶开知道她是第一次,没敢接着干,也把她的腿放下来,抽出他那粗壮的阴茎。叶秋将叶翠抱到二妈那让她照顾,她则一下子扑到叶开的怀里。原来她在旁边看得早已慾火高涨,淫水乱流了。

叶开伸手在她的阴穴上摸了一把,湿淋淋的,他笑着说道:「怎麽早上才要过,现在又想了?」叶秋羞得低下头,伸手轻轻打了叶开的阴茎一下,说:「谁叫它这麽厉害,看得人家下面痒痒的。」叶开连忙抓住她的手说:「不能打,打坏了大家就没得玩了,罚你把它舔乾净。让我想想用什麽姿式跟你玩。」叶秋看着阴茎上沾满了叶翠的处女血和淫水,虽然有点不想舔,但是阴穴里痒痒的,她只有像吃糖葫芦一样含着叶开的肉棒,粉颈一上一下,用小嘴套弄了几下,最後还用舌头在龟头尖端的马眼上舔了几下,算是完成了任务。

叶开高兴地把她抱到怀里,说:「好姐姐,我们都躺在床上,你背对着我玩好不好?」叶秋这时痒得只想把阴茎插进去,哪还管什麽姿式,她连忙点了点头。叶开从背後抱住她躺在床上,双手按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捏着,阴茎也不用扶就轻车熟路的插了进去,然後他挺动着屁股,用力地抽动着。

叶秋随着他阴茎的插入,舒服地呻吟着,屁股也配合着叶开的抽顶而向後顶着,好使龟头可以更深入一些。

这时叶翠躺在二妈的怀里,看着他俩,一边用手在被叶开干得有些红肿的阴穴上轻轻地揉着,一边问二妈道:「妈,开哥怎麽这样和二姐玩呀?」二妈笑着说:「傻丫头,男女干这事花样多了,你是第一次没见过,以後玩得花样多了,也就习惯了。」「那改天我们也多玩些花样好不好?」叶翠说。

「骚丫头,真不害羞!好,不过你以後可得听话啊!」二妈说。

叶翠答应道:「那是一定的,妈的话自然得听了。不过妈,我听说男女干这事都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床上,怎麽我们七个女的一块和哥玩呢?」「傻丫头,你脑子都装了些什麽呀?告诉你吧,男女干这事主要还是男的,男的干一个就不行了,射精了,自然就只能一次和一个女的了。」二妈说:「不过,你阿开可不一样,他的阴茎又大又长,而且干多少女人都可以,所以就得一次几个女人一块服侍他,这样他才舒服。要不是这样,我就不会拉你来了。我们女人一辈子能遇到一个像他这样的人,就够舒服死了。」叶翠点了点头,说道:「原来这样。那射精是什麽回事啊?还有,二姐就快和他结婚了,那我们以後又算什麽呢?」二妈道:「你呀,什麽都想问个明白,一会儿叫你哥射到你嘴里去,你就知道什麽是射精了。还有,男人都有个毛病,俗语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我们这样就算是偷情吧!不过等他俩成亲了,我让叶开把你也娶过去。可就是妈不行了,不知道以後怎麽过呀!」叶翠说:「妈,不要紧的,开哥成亲了,只要不搬出大院,你想了就到女儿那,你不是说『妾不如偷』吗?还怕他不同意!」二妈高兴的说:「乖女儿,妈没有白亲你,让妈给你揉揉。女孩开苞都会痛的,这几天你多休息不要练功了,等过几天,妈和你一起陪你哥多玩些花样。」说着,她把手按在叶翠的阴户上,轻轻的揉动着。

这边,叶秋被插得已经渐入高潮,只见叶开的双手一手一个的抓着她的乳房用力揉捏着,屁股用力的顶动着,随着叶秋的呻吟声,他的抽顶越来越猛烈,愈发凶狠。叶秋只觉得子宫像是要被插破似的,一股热流从子宫深处汹涌而出,她也跟着发酥,慢慢地瘫软在叶开的怀里。

叶开知道她已经满足了,拔出阴茎坐起来一看,只见二妈的两个丫鬟正抱在一起互相为对方舔穴,旁边叶翠的两个丫鬟也抱在一起,不过她俩是躺在床上,两对乳房挤压着、揉动着。

小秀趴在上面,两腿打开,雪白的屁股向上撅着,露出她那美丽的阴户,阴户上长满了黑亮的阴毛,不过因为年龄小的原因,阴毛短短的连阴唇也盖不住;她那肥厚的大阴唇向两边分开着,露出那被小阴唇盖着的阴穴,随着她身体的扭动,阴唇一动一动的,不时流出晶莹的淫水。

叶开跪在小秀身後,用手扶着阴茎,在她的阴穴外滑动了几下就对准阴穴,慢慢的塞了进去,小秀的阴穴虽然有点痛,但那股奇痒还是激励着她主动地把肥臀向後顶着。叶开在龟头顶进後一用力,「滋」的一声,整根肉棒都插了进去,粗大的阴茎顶破处女膜,紧紧地顶在她的花心上,小秀好像中邪一样浑身又是痛又是痒,呼吸也随着急速起来。

叶开将龟头顶在花心上研磨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就开始抽顶起来,力道也由轻变重,速度逐渐加快,龟头好像小鸡啄食一样,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花心,弄得小秀全身一阵的颤抖,淫水也像泉水一般猛涌出来。她摆动着屁股配合着叶开,使肉棒插得更深入一些,那股酸、酥、痒的滋味,已把她的淫慾提升到了顶点,她一边扭动着身子,嘴里一边舒服的浪叫着。

叶开在玩二妈她们母女时,还是比较温柔得,现在玩丫鬟就不一样了。他听着小秀的浪叫,他那征服女人的慾望从心中升了起来,他右手抓着小秀的头发,像骑马拉缰绳似的向後一拉,使小秀的身子向上仰起,左手则伸到她胸前抓着小秀那还没有发育完全的乳房大力地揉捏着,屁股一下比一下重的顶着。

小秀被他干得不一会就阴精喷射而出,人也慢慢地瘫软了下去,叶开拔出阴茎,将她放在一边。这边小雪迷着眼睛,偷偷地看着他那刚从小秀骚穴中抽出的大肉棒,叶开抓住她的双脚一分,把她的身体拉了拉,使阴茎对准她的阴穴,用力地插了进去,小雪被插得差点晕过去。

叶开玩得兴致正高,也不管小雪的感受,双手按着她,屁股用力地抽顶着,干着小雪的嫩穴。

「哎哟……啊……少爷……快停啊!小穴快被涨破了……啊……插到肚子里了……啊……」小雪被干得没命的叫喊着,但很快随着龟头撞击着花心,她开始热血沸腾,全身像是要炸开似的,叫喊也变成了呻吟,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叶开依然狂抽乱顶,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把小雪干得欲生欲死,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只有那热热的淫水合着阴精随着阴茎的抽顶,从骚穴里不断地流出来。

叶开正干得上瘾着,见小雪不行了,连忙拔出阴茎来到小红和小玉身边,他先拿了一个枕头放在身前,然後拉着小红侧身躺在枕头上。他分开小红的双腿,把阴茎插进阴穴,然後放下她的腿,让阴穴紧紧地夹住肉棒,用力地抽顶起来。

小红被小玉舔穴舔得早已是慾火高涨了,现在有叶开这样的大肉棒来解痒,舒服得她扭动着身体浪吟起来。小玉只好坐在一边,拉着小红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揉着,她自己则分开双腿,用手指在阴穴里轻轻的揉着、挖着,不过却越弄越痒,她只好将一只手移到小红的乳房上揉捏着,一只手在小红的阴户上揉着她的阴核。

叶开见小玉的脸蛋绯红,长长的睫毛下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可怜怜巴巴的望着他,好像在说:「快来玩我吧!」他一边继续用力地干着小红,一边将手指滑到小玉的阴穴里,在里面抽动着,不时又弯曲手指在她的阴壁上挖动着,还不时地抽出手指按在她的阴核上揉动几下。小玉耳边听着小红「啊……啊……」的浪叫声,下面又被叶开这种玩女人的高手挑逗着,忍不住扭动着身体呻吟起来。

小红在叶开的猛力功击下很快就达到高潮,射出了阴精。叶开拔出阴茎,把小红推到一旁,然後抓着小玉的双腿架在肩上,使她的阴户仰起,只见小玉的阴户上已满是淫水了,阴穴里还在不断的向外流着。

叶开见她还没被干就这麽骚了,反而不急了,想吊吊她的胃口。他用手握着阴茎,沾着淫水在阴穴口滑动着,不时得用龟头顶在阴核上揉动几下。

小玉被他逗得慾火高涨,全身扭动着,大股的淫水随着屁股中间的鸿沟流到了床上,她禁不住哀求道:「少爷……别这样啊,好痒啊……痒死了,快插进去吧!」叶开见她这样,趁她「啊……啊……」叫个不停的时候,龟头滑到洞口,屁股一用力,「滋」的一声插了进去。小玉被他插得全身一颤,觉得随着阴茎的整根进入,阴道里觉得很充实,特别是花心被龟头顶到,她舒服得扭动着屁股配合着叶开,嘴里呻吟着。

叶开运用「九浅一深」的方法,忽轻忽重地干着小玉,小玉被弄得肥臀扭动着、迎合着,只听得「噗滋……噗滋……」的插穴声合着她的浪吟声,弄得叶开也全身汗毛直立,舒服极了,要不是他可以控制射精,他早就一泄如注了。

小玉可不行,她刚开苞没多久,不一会就被干得不行了,阴精喷射而出。叶开再抽动了几下,然後拔出阴茎舒服地躺在二妈身上,头枕着她那对丰乳。

「宝贝,舒不舒服啊?」二妈说:「男人的精液对女人是很补的,而且还可以美容,你射点让你六妹看看好不好啊?」叶开一看笑着说:「行,不过得让六妹好好亲亲它,用嘴含着它我才射。」叶翠一听羞红了脸,说道:「我才不呢!你那上面湿淋淋的,看起来脏死了!」「傻丫头,那都是女人的东西,也很补的,快点去舔乾净。」二妈笑着将叶翠推到叶开的怀里。叶翠听妈妈这麽说了,只好趴在叶开身上,用嘴含着阴茎,卖力地舔着。

叶开躺在床上,享受着叶翠的小嘴的服务,最後他坐起身把叶翠按到床上,先对着她的小嘴射了一部份精液进去,然後把大部份精液射在她的乳房上,用手沾着在上面揉动着。

叶翠吞下口中的精液,叫道:「妈,你看哥怎麽乱射,还弄得人家身上湿淋淋的!」「我是见你的奶子小,才给它也补补的。」叶开连忙解释道。

「好了,开儿不要玩了,你妹还小,不要逗她了。」二妈接着对叶翠的两个丫鬟说:「你们两个过来把小姐身上的精液舔乾净,不要浪费了。」二妈等大家都休息好,就让大家洗乾净身子,然後她看时候不早了,就叫六个女孩陪着叶开睡觉,她则出去叫三个徒弟去接四妈的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