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家庭的快乐

忙忙碌碌的一天终于过去了,今天是陈雷的女儿出嫁的日子,送走了所有的客人。陈

雷洗了澡靠着床头的背垫躺在床上,手中的香烟冒出淡蓝色的烟雾,在空中袅袅的盘旋上

升……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妻子——张晓琦。

张晓琦也洗完澡出来了,用浴巾揉搓着湿漉漉的头发,已经过了四十五岁的她,好象岁

月从没有在她身上留上痕迹——小巧可爱的双脚;秀美的小腿,雪白丰腴的大腿被紧紧的皮

肤绷出诱人的曲线;透过几乎透明的纱质浴袍,可以看到已经养育女儿的她,腰肢仍然是那

麽的细,仿佛书上写到的可以盈盈一握;小腹也仍是那麽的平坦,也许只是多了那麽几条妊

娠纹而已;丰满的双乳,可能是由于承受不住了现在的重量才有点微微下垂,在乳房的底部

画出一道柔美曲线……本来就是出衆的脸庞,现在更是添加了一种的成熟的娇媚……

张晓琦感觉到了陈雷的目光。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笑着说,

“瞧什麽啊,又不是没见过……”

陈雷也不说话,把香烟掐灭在烟缸中。站起来走到张晓琦的身旁,解开她浴袍的系带,

也不顾张晓琦笑嗔着脸半推半就的反抗,

“干什麽呀……去你的……”

陈雷仍是一言不发把张晓琦的浴袍脱下拿在手中,又躺在了床头上。把手中的浴衣放在

鼻子前,上面散发着女人的体香混合着沐浴露香味。张晓琦赤裸着身体,故意用力的搓了几

下头发,又甩了几下。她并不烦感这麽做,甚至应该说是张晓琦喜欢展示自己赤裸的身躯。

因爲对自己的身体她也觉得非常的满意,也可以说是骄傲、自豪。

张晓琦把手中的浴巾扔在了衣架上,扑倒在床上,把陈雷压在了身下。一只手伸进了他

的内裤,抓住了陈雷的鸡巴。另一只手把他的内裤往下脱去。

“你的小弟弟还没站起来呀?急什麽劲呀。盯着人家看的心里都痒起来了。”

陈雷用双手抓住张晓琦的双乳,轻轻的抚摸着,

“你说,现在那小子是不是在放肆了?”

张晓琦一愣擡起头来,问,

“说什麽呢你?”

陈雷笑了一声,

“呵呵,你没听过吗?古时候,有个人的女儿出嫁。这个人晚上陪着客人喝酒,喝着酒,

突然放下酒杯,感叹地说,‘那小子,现在一定在放肆。’”

张晓琦这才听明白。用手在陈雷的腿上轻轻地拧了一下。笑着说,

“你是说李涛现在现是不是正在操着咱们的女儿啊?嗨!都操几年了,现在你还说这个。

一点都不好笑。”说着把身下往下缩了下去,用嘴含住了那只刚刚挺起来的鸡巴。

陈雷晃动的屁股,让鸡巴在张晓琦的嘴中轻轻的摆动着,

“老婆!你不会不知道吧?!李涛那小子,最近可是老往你身上瞄啊。可不能,让他娶

了我漂亮的闰女,再顺便把我老婆也操了,可就不妙了。”

张晓琦擡起头来,笑着瞪了陈雷一眼。

“说什麽呢你!不过,他是老偷看我呢。呵呵!”

陈雷也笑了起,把张晓琦搂住,大力的揉搓着她的双乳,弄得张晓琦忍不住呻吟了两声,

“噫!呀,轻点……”

陈雷松了松手仍是揉搓着那一对雪白的双乳,调笑着说,

“恐怕你也有意思了吧?!招了吧,你那个骚穴。是不是已经被那小子给操过了?”

“没有、没有!没给操过!”

张晓琦急忙否认,又笑着说,

“可是,如果李涛知道了,你操了他老婆。那他还不来……老婆吗?!你说,他现在知

不知道,你和女儿乱伦的事呢?他都和小瑷在一起快两年了呀!”

陈雷沈默了一下,

“我怎麽知道呢,小瑷也没说过。反正今天她们不是成婚了吗!以后在说吧,现在我先

操……的骚穴再说。我的鸡巴硬得受不了了。”

张晓琦从陈雷的身上翻了下来,张开双腿。

“快点操吧,人家现在好痒啊,啊……进来了……好爽呀!”

陈雷挺着鸡巴在张晓琦的小穴大力的抽插着,

“骚货,还没怎麽弄,就这麽多淫水了。操死你……”

“人家就这个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都这样说人家……啊…爽死了……”

“你是不是‘骚货’?!说,是不是……”,

陈雷这时用力的往张晓琦小穴深处猛插。在他如此激烈的操弄下,张晓琦简直爽得不能

自己了,而且,她也知道自己的老公喜欢自己淫荡的样子,

“是的,人家是‘骚货’快把人家的骚穴操烂吧。啊…插得好深…捣住人家的花心了……

好爽呀……再来呀……”

虽然张晓琦淫荡的浪叫让陈雷很是兴奋,使劲地用鸡巴尻着张晓琦的小穴,毫不停歇。

可这样最不能持久,干了有二十多分锺,陈雷把精液灌进了张晓琦的小穴深处。

李涛和送走了闹洞房的朋友们,去冲了一下澡,回到卧室。他的新娘陈瑷已经洗过澡躺

在床上。看着美丽妖艳的陈瑷,李涛走过去躺了下来,轻轻的拥住她,把手伸进了她的睡衣

中抚摸着她柔软的乳房。陈瑷微笑着接受着他的爱抚,

“又想操穴了!你不累吗?忙了一整天了?”

“是有点累,可是一看见你,就忍不住想操一下。”

李涛看着陈瑷的脸说道,然后轻轻地在她的脸郏下吻了一下。陈瑷也在李涛的唇上吻了

下,听到他柔情的话语心中充满了喜悦,却故意说,

“真是的!都让你操那麽多回了,还没够呀!”

“怎麽能会够呢!可惜我的鸡巴不能一直硬下去,不然真想一直插在你的小穴中不出来,

好爽啊。”

李涛附在陈瑷的耳旁一边说着,一边抓住她的小手,让她握住他已挺立起来的鸡巴。陈

瑷轻轻地撸动着那坚硬而且有点发烫的鸡巴,妖嗔的地说道:

“去你的,那样你道是爽死了。人家的小穴怎麽能受得了,不让你给操烂呀,!想得美

死你了,色鬼!”

李涛把手伸进了陈瑷的双腿之间,那凸起的阴埠下,用手指拔开两片湿漉漉的阴唇,轻

轻地的搅动,陈瑷禁不住‘噫呀’的呻吟了一声,李涛翻过身来蹲在她双腿之间,把她的睡

衣撸到双乳之上。陈瑷配合的把双腿分开,举了起来,把迷人的小穴暴露在李涛的眼前,等

待他的攻击……李涛双手抓住陈瑷的两个足踝,把鸡巴放在陈瑷的两片阴唇之间,屁股一挺,

粗硬的鸡巴,便已全根没入了陈瑷的小穴,李涛说道:

“我就是要把你的小骚穴操烂,操死你……”

陈瑷被李涛的鸡巴一下子插了进来,小穴被大鸡巴充的涨涨的,感觉真是好美、好舒服。

呻吟说道:

“啊…真爽呀…好哥哥,我愿意被你操死…来呀,把我的小穴操烂!”

李涛挺动着鸡巴的陈瑷的小穴中抽插着,

“我也好爽…你的小穴夹得我好爽…你流了好多水耶……你真是好淫荡呀…”

陈瑷用如丝的媚眼瞪了他一下,

“还不是你给操的…”

“那我就不操了!?”

李涛故意这麽说着,停止了抽插。却把鸡巴顶在陈瑷小穴深处,把陈瑷弄得又稣又麻却

又痒的难耐,不得不求饶,

“我的好哥哥,是我错了。快操呀…人家痒死了…我是淫荡,你说的对。好难受呀,好

哥哥,操吧……”

李涛其实刚才一是逗逗她,也是爲了休息一下。现在听到陈瑷的求饶,李涛把鸡巴抽了

出来。站在床下,

“来,厥过屁股,让我从后边插进去。”

陈瑷急忙爬了起来,冲着床边对着李涛的大鸡巴挺起雪白的屁股,

“来,插进来吧。”

李涛双手掐住她的细腰,把鸡巴插了进去。

“爽不爽?”

“…爽…爽死人家了……好哥哥,用力操呀……好美……”

李涛一边从后边操着陈瑷的小穴,一边用双手不停的玩弄着她的双乳,两面夹击,更是

让陈瑷爽得难以自抑,不停地‘噫噫、呀呀’地呻吟着。看着美丽的妻子,在自己的胯下被

自己的大鸡巴干的舒服之极的样子,李涛不由地更是拼命地抽插,一下接一下直捣向陈瑷小

穴深处的花心上,受到猛烈操干的小穴,蠕蠕地的收缩,把李涛的大鸡巴紧紧地包着,剌激

着充血的龟头上的神经……

“啊,爽死我!我要射出来……”

李涛抓住陈瑷的纤腰使劲地向自己拉,鸡巴拼命地向前顶。在陈瑷的小穴深处射出了浓

浓的精液。

“…好哥哥…你操得我好爽…你还这麽用劲往里钻…想把我的肚子穿开呀…呵呵…你

流了好多精液哟,好真热呢…”

李涛抱着陈瑷的屁股,又揉、又搓的玩弄着。直到软缦缦的鸡巴被小穴挤了出来,才不

情愿的离开,二个人一起去冲洗了一番。回到到卧室,二个人躺在床上,李涛玩弄着陈瑷的

双乳,说道,

“小瑷,你告诉我了你和爸爸之间乱伦的事。可是我依然和你成婚了,你知道爲什麽吗?

有的男人可是连老婆是不是处女都很在乎的呀!更不用说这种事了。当然,我确实是爱你的,

可是还有别的原因,你知道吗?”

陈瑷抚摸着李涛的胸膛问道,

“什麽原因?”

“马上你就知道了!”

李涛神秘的笑了笑,光着身子出了拉开卧室门走了出去。陈瑷心中充满了疑问,想要说

他没穿衣服,别被爸妈看到,却又没说出口。因爲她透过没关上的房门,看见李涛,正在敲

他爸妈——李志浩刘菲他们卧室的门。而且,好像他们正在等待着似的,门应声而开了穿着

睡衣的李志浩和刘菲两个人都站在门前。而且看到赤身的李涛也没有奇怪的样子。他们简短

的说了什麽,三个人就向李涛的卧室走来了。这一切,发生的是那麽快,而且奇怪。陈瑷还

来不及想这是怎麽回事,他们三个已经来到屋里。陈瑷惊觉自己一丝不挂,急忙抓起毯子遮

住了自己。这时李志浩微笑说道,

“小瑷,怎麽?难道只能让你那个爸爸看你的身体,我这个新爸爸就不能吗?”

刘菲笑着瞪了他一眼,轻轻地推了他一把说,

“瞧你说的!别吓着孩子了!”

刘菲然后来到陈瑷的身边坐了下来,拉开她身上的毯子。把陈瑷娇美的身体暴露在柔和

的灯光下,微笑着对她说,

“小瑷,对不起!有件事一直没和你说……”

这时李涛也来坐到了床上,爱抚着她的身体,抢着说道,

“这就是另一个原因!我们一家也是在享受着这异样的性爱啊。”

陈瑷刚才心中已经有这样的疑惑,可却不敢相信有样巧合的事。看着现在眼前的事实,

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下,

“这……这是真得吗?”

刘菲笑着说道,

“你看呢!”

陈瑷扭过头来,娇嗔的地瞪了李涛一眼说道,

“好呀,你骗了我这麽久!爲什麽这样做?”

李涛抱住她在脸上亲了亲,

“瑷瑷,对不起是我错了!你能接受吗?”

“接受什麽?呵呵,你看你们已经这样了欺侮人家了,人家能怎麽样!

李志浩听到陈瑷这麽说,急忙问道,

“小瑷,能让爸爸来……吗?”

“爸,你急什麽呀,这麽多天你等过来了,瑷瑷不是没反对吗?是吧,瑷瑷!”

李涛说道,

“瑷瑷,你不知道。我爸爸见你的第一次,就想操……!”

李志浩听了哈哈一笑,

“瞧你说的,小瑷这麽漂亮。那个男人看了不想操呀!再说,你都操了我老婆这麽多年

了,也该补偿一下我了吧!”

刘菲听了啐了他一口,

“去你的,说什麽呢!也不怕孩子笑你!”

“妈,怎麽会呢。我们现在就是快乐的一家人了。爸爸也不过是说玩笑而已。”

陈瑷赤着身子走到床下,来到李志浩的面前。把手伸进他的睡衣,握住了那根早已肿涨

的鸡巴。

“爸,是不是呀?你想操我……就来吧!现在…我的小穴让你们逗的还真有点痒了呢?

我看你也是吧……嘻嘻……让我的小穴给它消消火吧……”

李志浩脱下睡衣,抱住陈瑷狂热的抚摸着她的肌肤。激动地喘着粗气,

“小瑷,你的身体真是太美了,又滑、又软。摸着好舒服呀。”

“爸爸,你别光玩弄人家,人家也好想要呢……”

陈瑷在李志浩的怀中撒娇的说道,那模样真是又可爱,又淫荡。让李志浩更是激动不已,

哈哈笑了起来,

“呵呵,是吗?是这里痒吧!”

说着,把一根手指插进陈瑷的小穴里,

“好多水呀!”

“都是你摸的啦,快点,人家受不了”

陈瑷撒娇地说着,把双手按在床上,俯下了身子,屈起小腿,厥起浑圆的屁股,等待着

李志浩鸡巴的插入。李志浩顺势抓住陈瑷的屁股,往两边分开,露出迷人的小穴,挺起鸡巴

插了进出,狠狠地完全没入了满是淫水的小穴。

“噫呀!爸爸你的鸡巴好大呀!真爽呀!”

陈瑷骚痒空虚的小穴得到了鸡巴的安慰,把小穴撑得满满地感到真是爽到极点。看到自

己的老爸在奸淫着自己的妻子,李涛的淫欲也被挑动了起来,他跪在床上,抱住陈瑷的头,

把想要硬上起来,还软软的鸡巴放在陈瑷的脸前。陈瑷知道他的意思,就张口把李涛的鸡巴

含在的口中,吸吮起来。陈瑷虽然早已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可是,却从来没被两个人同时操

过。李志浩在后面一下一下操着,小腹拍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的作响。李涛的鸡巴被吸的硬起

来,也在她的嘴中一进一去地操着,好像在她的小穴中一样。可把陈瑷给爽死了,可是又无

法浪叫,嘴里还有一个大鸡巴,只能发出呜呜呻吟。脸上露出欲仙欲死的神情。刘菲看着眼

前自己的老公和儿子一起在奸淫儿媳的活剧,本就是浪妇的她,也痒的淫水直流。自己脱下

了睡衣,一只手爱抚着自己的双乳,一只手在小穴上来回的摩擦。不时发出噫噫呀呀的呻吟。

陈瑷看到刘菲光着的身体,不由也是赞美,她真是一个美人。虽然年龄大了一点,可是还是

那麽诱人。和自己的母亲虽然类型不同,可是,却同样让男人一见就想操。这时,陈志浩插

的越来越快而且使劲了,每一下都是狠狠地插到小穴的深处。陈瑷在他这样的尻忍不住要浪叫了。她把李涛的鸡巴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