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变成别人的老婆。

脑袋一阵阵刺痛,「啊」的一声我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前一片白,我定了定神,明白我原来是躺在医院里。 我看了看自己,还好,除了头上包着,身上倒没有什么伤。 「你醒了醒了就好,我们已经通知你的爱人了, 她马上就到。 你现在头晕吗」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 我转了一下头,看见一个护士站在床边,低头看着我。 我感觉了一下,好像除了头有一点点痛, 别的没什么 就说: 「还好,头不 晕, 只是有点痛。 」护士轻笑一声说: 「这是因为你的头被开了一个口子, 缝了 几针当然会有点痛。 不晕就好,如果你有头晕、想呕吐的感觉就要及时告诉我 们。 」 「哦。 」我回答了一下,就闭上了眼睛。 护士虽然漂亮,但个性内向的我可 不敢有调戏的冲动。 真倒楣,我叹了一口气,本来好好的在上班的路上走着, 经过一片居民楼的 时候一个花盆从天而降, 砸在了我的头上还好花盆不大,估计也不是很高, 不然我估计也醒不过来了。 别人碰到天上掉馅饼,我倒好,碰到天上掉花盆, 而且是直接掉到头上的那 种。 我自嘲的笑了一下。 我从不好高骛远, 我的成长之路也是平平淡淡: 读了一 个不好不坏的大学, 毕业以后找了一个不好不坏的工作在城市里买了个不好不 坏的房子。 不过好运的是, 我找到了一个很好很好的老婆: 漂亮、温柔、勤俭持 家。 生了一个儿子之后,老婆就做起了全职主妇, 家里的一切从没有让我操心 不大的房子干净又温馨, 儿子健康又听话。 我听见开门的声音,睁开眼一看,只见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我眼前一亮好 艳丽的女人,进来的女人年纪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和我老婆差不多年纪 不过比我老婆高,看上去有一米七多, 前凸后翘身材非常劲爆,穿了一件式的 连衣裙, 上面都快被撑爆了。 她的五官非常标致,嘴唇有点厚,看上去很性感, 挺翘的鼻子上面有一双大大的丹凤眼。 她一进来就飞快的走到我的床边,抓着我的手, 我本能的缩了一下但她抓 得紧紧的, 一连串的说: 「老公, 没事吧吓死我了。 」说着就把手伸过来想摸 我的头。 我一下子就蒙了,这是谁啊我都不认识她, 却叫我老公。 我下意识的偏了 偏头。 后面的护士说话了: 「你先生没什么事, 就是头上开了个口子已经缝好 了,只要观察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 「哦,哦,那就好,谢谢你啊,医生。 」这个女人也不管这人是护士还是医 生, 说完就转头看着我说: 「我已经开除了那几个工人 真是无法无天了敢动 手,那个打人的我已经报警抓起来了。 你好好养伤,等出去了好好收拾他们。 」 我可以肯定,她是认错人了,我是被花盆砸的头, 什么被人打的不过看她 紧张看着我的眼神又不像是假的。 我定了定神, 说: 「这位女士,你是不是认错 人了」 那个女人一听, 眼睛一下子睁得大大的楞了几秒钟,看上去吓坏了, 抓着 我的手更紧 声音都带着哭音: 「老公, 你怎么了我是你老婆啊什么这位女 士,你别吓我。 」说着转头看向哪个护士: 「医生,怎么回事我老公怎么不认 识我了」 护士好像也被吓着了, 她说: 「你别急我这就去叫医生。 」说完转头就快 步出去了。 从女人进来,到护士出去,我被一连串的意外搞得有点头晕。 这都是什么跟 什么啊被砸了一下头,醒过来世界就变了一样。 我看出来女人应该不是装的, 但是我是真的不认识她。 不到一会,那个护士就带着一个医生进来了, 医生一进来就问我: 「你觉得 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比如头晕、恶心或别的什么」 我其实心里也有点害怕了, 我以为我在做梦呢!刚才还偷偷的掐了一下自己 的大腿 好痛应该不是做梦,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听到医生的问话, 我楞楞 神 只能说: 「就有点头痛,别的倒没什么。 」 医生一听, 又问: 「你是觉得头里面痛还是就头皮痛」我想了一下, 除了 头上那个伤口真的没别的, 就说: 「里面不痛。 」医生沈默了一下, 说: 「这样吧,你先去照一下X光, 然后再说好吧」 我还能说什么呢那个女人也连忙点头。 护士扶起了我,其实我觉得我自己 可以走, 但有人照顾的滋味也不错。 医生带着我们去照什么X光,我现在不敢说 什么, 怕别人把我当怪物只能由着他们。 一系列检查忙下来,我又回到了病床上。 现在,我半躺在床上,那个女人拿 着一碗皮蛋瘦肉粥, 一口一口的在喂我。 我本来说我自己来,可那个女人一定要 喂, 我只能沈默。 吃完稀饭,那个女人便一直问我问题,什么记不记得她是谁啦, 什么家里有 几个人啊……我现在可不敢说什么了 只能摇头被问烦了,只能说困了,要睡 觉, 然后就躺下了。 我闭着眼睛,心里混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了半天, 不得要领。 我忽然 想到,不会是无聊的时候在网上看到的什么穿越啊、重生之类的吧但刚才我看 了一下, 好像时间差不多啊!身体年龄也差不多啊! 想了好久 还是想不到原因倒是感觉到一股尿意,我就下了床, 那个女人 一看我下床连忙来扶我,问我干吗, 我就说要上卫生间她看我身体没什么, 也没有跟来。 我撒了尿,在洗手的时候看了一下镜子, 一看就呆住了。 我看到的是一张陌 生的脸,也不是说难看了或变英俊, 差不多但绝对不是我以前那张脸。 我就看着镜子里的脸,还好,我的心理素质不算强大, 但也不算太差没有 被吓晕。 我看了足足有十几分钟,然后又掐了自己的大腿好几下, 咧了咧嘴不 是做梦。 难道是灵魂转移网上小说看多了,说实话想像力也丰富了好多。 我用水洗了洗脸,觉得冷静了一点。 我想着,除了灵魂转移,想不到别的原 因。 但要怎么办这个还没想好,肯定是不能说出去的, 不然可能会被科学家拿 去切片研究。 我在自己心里给自己加了加油,定了定神, 就回到了自己的病床上看到那 个医生拿着一张X光图在和那个女人说着什么。 我走进去, 医生就对我说: 「张 先生, 我看了你的X光图应该是没什么。 但人的大脑是很神奇的,我们现在也 没有研究清楚, 我估计是有什么压到了你的记忆神经让你暂时失忆了。 」 说着, 他转向那个女人说: 「你先生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 但记忆暂时失 去了这个就要你多和他聊聊天, 希望可以让他早点恢复记忆这个东西我们没 有特别好的方法, 你要有耐性慢慢引导。 」 看到医生说不出原因,我其实有点清楚了, 应该是灵魂转移这种很扯的事情 让我碰到了。 不知道这个是福是祸,但不管什么,我现在只想出院。 我现在很想 我的老婆,还有我可爱的儿子, 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一定也很担心吧 那个女人(也就是这个身体男人的老婆)叫吴双, 从病历里我也看到了我现 在的名字: 张伟。 在我的执意要求下,我出院了,双儿陪着我走到医院门口(她说我都叫她双 儿), 叫我等一下。 一会,一辆宝马就开到了我的面前,原来我身体的主人是个 有钱人。 说实话,我感到并不高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属于我, 会不会穿帮但 现在我也不知道做什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坐在沙发上发着呆,现在我出院已经好几天了, 头上的伤口也好了很多 双儿去了厂里。 我已经搞清楚了现在我的身份,我叫张伟,今年32岁, 是个富 二代父母出了车祸,作为独生儿子的我自然的继承了家产。 不过我身体的原主人基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人, 因为父母溺爱不爱读书,也没有什么生意头脑, 继承了公司基本就没怎么管过,不到几年,就亏得一塌煳涂, 没办法只能卖的卖,关的关(我估计应该是有人看到现在的主人没本事, 所以故意吃了他的公司)现在就剩下一个制衣厂。 老婆双儿看到实在不行了,就也到厂里帮忙, 现在基本就是双儿在管着我 基本就是每天昏天酒地的。 不过双儿倒是个好女人,厂子在她的管理下, 倒是撑 住了她对我也不离不弃,不过看她的样子, 应该也是对我怒其不争气吧! 我的受伤是因为我去厂里, 有一个师傅要我加工资我骂了他,骂得不大好听, 后来慢慢地变成了推来推去那个师傅推得我撞到了头, 当时就晕了。 这些都是从双儿的嘴里知道的。 我们现在还没有小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所以现在家里除了一个保姆就 我一个人了。 我越来越想自己的老婆和儿子了,但我想过, 我以这样的样子去见 他们他们会认我吗应该会被吓到吧! 但我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思念之情了, 从我和老婆结婚后我们就没有分开 超过24个小时, 我已经很习惯她在我身边了她不在身边,我总觉得身体好像 少了一块似的。 现在的老婆双儿虽然漂亮,在我面前也不避讳, 常常换衣服什么 的但生性保守的我,却以身体为由从来没有碰她, 我觉得这是背叛。 我出了门,看了看自己现在的家,一栋欧式的别墅, 坐落在一个依山傍水的 别墅区里在这个城市里, 对于我来说应该是个天价吧!现在这是属于我的 但 我并没有什么感觉一个是因为还有点彷徨, 现在也没有归属感还有就是想念 我心爱的妻子和儿子。 这几天我了解到,这里和我以前的地方属于同一个城市, 谢天谢地不用我 舟车劳顿。 虽然家里还有一部车,我在大学里其实也考了本本, 但我没有开车 因为以前没有买车,开车技术实在是不敢上路, 所以我选择了坐的士。 坐上的士,我说了以前小区的地名,司机还不大清楚, 可能那个小区太小了 吧!我就说了附近一个较有名的地方 司机才明白。 距离家越来越近,我的心里也越来越紧张, 不知道老婆会认我吗到了小区附近我就下了车, 慢慢走到小区门口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怎么进去, 进去怎么说我徘徊着。 「成太太,今天怎么买那么多菜啊」我看见小区传达室的保安老李走到门 口时对着我后面打招唿。 「是啊,这几天我老公受了伤,我买点菜给他补补。 」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我一阵激动,因为这个声音很熟悉, 正是我这几天朝思暮想的老婆——珠儿。 我连忙转头,果然看见我思念的老婆提着几个超市袋子, 里面都是菜向着小区门走去。 只见老婆上身穿着一件很简单的白色短袖,下面是一条牛仔短裤, 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虽然是一个三岁小孩的妈妈了, 但因为妻子的皮肤很白身材娇小,看上去很难让人相信她已经结婚了, 如果不认识的人肯定以为她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我一阵激动,连忙想上去打招唿,但立刻想到, 我该怎么说难道就说自己 是她的老公,只是变了个样她会相信吗所以我放下了已经向前伸出的手, 眼 睁睁的看着她走进了小区。 老李看到了我的异样, 问我: 「这位先生,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真的不认 识我了以前我们算是挺熟的了, 现在他看我的眼神满是陌生。 「没有,我只是路过。 」视缐里已经看不到老婆了,我失魂落魄的回头, 忽 然想到我老婆刚才说的话我一激灵,这些菜是为了给她老公补身子的, 我在这 里她哪来的老公难道…… 我想到一个可能性, 难道是我的身体也碰到了和我现在一样的情形我害怕 得发抖。 如果那样,我和张伟两个人算什么情况借尸还魂我们算死了还是活 着前些天我都想不到这些, 但是现在我的脑袋里蹦出了这些问题。 我发疯的回头,跑到小区的传达室, 飞快的说: 「我找人, C栋305我有急事。 」老李让我吓了一跳, 看着我的眼神满是警惕: 「刚才上去的人是谁, 你认识吗」 我知道老李怀疑什么 只能说: 「认识, 她应该是珠儿老公叫成成,我是成成的朋友, 但他老婆和我不熟我看过她照片,不骗你,我找成成有急事。 」我知道我的话漏洞百出,但我当时也实在想不出什么, 只能乱掰。 老李看我的衣服都是名牌,可能想我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 居然相信了只是叫我登记名字,我立刻写上张伟, 他就让我进去了。 我飞快的进去,熟门熟路的走到以前的家门口, 深吸了一口气不管要面对 的是什么,为了我亲爱的老婆和孩子, 我都要面对它。 我摁着门铃,一会,门开 了,珠儿开的门, 她看见我 好奇地问: 「你找谁」看着她, 我说不出话我 只觉得心里很难受,我亲爱的老婆居然问我找谁, 同床共枕五、六年的妻子居然 不认识我了。 珠儿见我发呆不答话,可能我的表情也不大好看, 有点害怕了 她回头叫了 一声: 「老公, 是不是找你的」 我听见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谁啊」然后从我妻子旁边探出了一个 头 一个让我不知所措的、虽然心里已经想到、但还是吓得向后一跳的头——我 的头!是的 我看见我面前站着一个我! 我看见我(有点晕 我再想想怎么措辞)也是一跳但立刻把我拖了进去, 嘴里说: 「是我的朋友以前的老朋友。 」说着就把我拖进了房间。 从门口到房间的路上,我看见了我三岁的儿子, 坐在那里看动画片。 我们一进房间,他就锁上了房门,抓着我的肩膀, 激动地说: 「我是你你是我,是不是」虽然说得很混乱, 但我还是听懂了。 是的,我们不但是灵魂转移,刚好还是灵魂互换。 我们瞪着彼此,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办。 沈默了一会, 我问他: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的」他苦笑一声: 「以前看到一部电影, 有这个情形谁 知道真的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 又是一阵沈默, 他抬头问我: 「怎么办」我看了看他, 他的眼神很惶恐 很无助,我知道他也不敢说出来, 这种事要不就有人说你神经病,要不就把你 拿去研究。 虽然他现在的身体是我以前的,但人的本质其实还是灵魂, 所以其 实我们是互换了,但我们还不能换回来, 因为我们的身体没换天意弄人。 其实,从我在双儿嘴里了解到张伟以后, 我是看不起他的从小到大,他从 来没有努力过, 不学无术所以现在也当然不知道怎么办。 我虽然刚开始也是害 怕,但现在,我已经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我知道我要自己想办法。 我问他: 「你现在身体好了没有」他摸了摸头说: 「身体是好了, 过几天 我们就换回来你家好穷,我亏大了。 」 我无话可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再糟蹋, 家产也不是我现在可比的。 但 怎么换老婆怎么说得通我只能说: 「换肯定要换, 但不要急要慢慢来。 」 他虽然不上进,但也不傻,听到我这样说, 也知道我们就这样换回来那也 太惊世骇俗了, 所以也只能点点头。 过了一会,我忽然想到个问题,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心里一紧,但我想, 也不一定是我想的, 我对自己说不要怕,不要怕,不要吓自己。 我定定神, 问 他: 「你碰过我老婆没有」我强作镇定, 但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我。 他听见我的问话,看了看我,眼神立刻移开, 然后抬头说: 「你难道没有碰 过我老婆」 我一听 一股怒气冲上头我扑了上去,一把抓住他, 咬着牙骂道: 「你这 个人渣, 居然敢……」我握紧拳头就想揍上去但看到眼前这个人, 这是我啊 这张脸陪了我三十多年,看着他懦弱的看着我, 我竟然打不下手。 他弱弱地说: 「是她主动的,我怎么抵挡得了……」我无力说话, 老天这样 玩我。 我闭上眼睛,眼前飘着他们抱在一起的情形, 无话可说 因为和床头结婚 照上两个人一模一样…… 外面传来珠儿的声音: 「可以吃饭了, 你们两个人在干什么啊」我抬头看 他只见他也在看我。 我们走出房间,只看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四菜一汤, 珠儿对着张伟(以灵魂 为主)说: 「老公 你招唿你朋友一起吃饭吧我喂一下儿子。 」我一听,下意 识的要搭话,但一看她的眼神, 她竟然是看着张伟说的我一时心如刀割。 我知 道不可以怪她,但我还是不能自抑, 眼睛一热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我转过头,急匆匆的走向大门,打开门, 冲了出来。 也不管他们怎么反应, 疾步走下楼梯,走出小区。 看见珠儿温柔的看着别人,我怎么吃得下饭痛苦的 是, 我还不能反对。 我走在大街上,一时不知道去哪里,我漫无目的的走了好久, 直到感觉到饿 了我才稍微清醒一点,我打了一个车, 回到了现在的家里。 我走进家门,保姆 问我有没有吃饭,我摇摇头, 过了一会一桌丰盛的饭菜就摆在了我面前。 我自 嘲的想,我起码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 在浑浑噩噩中,太阳下山了,我现在的老婆——双儿回来了。 她走进房间, 看我躺在床上发呆,叹了一口气, 可能也已经习惯了吧也没说什么。 她放下包 包,就在我面前换起了衣服,我瞥了一眼, 然后就没有收回眼神。 只见双儿今天穿了一件短袖的白衬衫,下面是黑色的一步裙。 她现在侧对着我在解上衣的钮扣,双儿的上围太丰满了, 每解开一个钮扣就看到衬衫蹦开一块。 前几天双儿在我面前也从来不设防,但因为我自己没过自己的心理关, 从来不敢光明正大的看但现在也许是躺在床上呆滞得太久了, 以至于反应不灵敏也许是别的原因,总之是我的眼神移不开。 一会,上衣的钮扣就解完了,双儿脱下衬衫, 上半身只剩下一个黑色的胸罩 包围着丰满的乳房。 她接着拉下裙子的拉链,并拢双腿,裙子慢慢地掉了下去, 露出了黑色的小内裤内裤很小,只能包住半个臀部。 双儿捡起裙子挂起来,然后手伸到了后面, 解开了胸罩的扣子一双完美的 乳房凶狠的弹了出来, 我眼前一亮好大的一对乳房!而且虽然大,却很挺, 违 反了地球引力。 两颗粉红色的草莓在接触到空气时稍微挺立了一点, 在浑圆的乳 房中间特别显眼。 几乎一下子,我下面就硬了。 双儿无视于我的存在,拿起一件宽松的家居裙套上去, 然后就走出了房间。 虽然过程只是短短的一两分钟,但因为我第一次认真的看着, 所以双儿完美的身 材对我的诱惑依然很大。 我看了一下搭起帐篷的裤子,几乎想要扑上去, 但还是勇气不够。 虽然说男 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但对我来说, 除了妻子珠儿我从来没有第二个女 人,以前在大学里都没有恋爱过。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不开窍,但珠儿真的是目 前我唯一的女人。 对于这个性感但还是陌生的「老婆」我还是不敢怎么样。 想起珠儿,心里又 是一阵痛,珠儿的身材没有双儿那么丰满, 乳房稍微小一点还喂过母奶,但断 奶以后, 珠儿每晚都要自己按摩乳房也常常要我帮她按摩, 所以到现在珠儿 的乳房依然挺翘。 而且珠儿的屁股虽然也没有双儿那么大, 但也是很翘那是以前我最喜欢的地方,以前我是常常抱着她, 一只手摸着珠儿的屁股入睡的。 现在,摸着珠儿屁股的人不是我了,看到张伟的反应, 我就知道张伟已经和我老婆做过爱了当时心里愤怒得想杀人, 但看到那张我的脸还是打不下手。 天意弄人,自己老婆被人干了,我竟然没有什么办法去阻止。 虽然我现在住 着别墅,里面也有一个性感的女人, 也算是我的老婆说实话不能算亏。 想到这 里,我顿了一下,老婆现在和「另外的人」一起睡觉, 我在这里这么老实有什么 意义难道珠儿会在意而且 双儿应该也不会在意吧我深吸了一口气终于 下定决心。 我们吃过晚饭,保姆是每天早上来,晚上走的, 现在房子里就剩下我们两个 人了既然我下了决心, 也卸下了心防竟然感到非常激动,好像是回到了第一 次和珠儿做爱的那一晚, 心跳很快脸上发热。 我看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双儿,强忍着激动慢慢走过去, 坐在她的身边 伸出手把她揽过来,双儿看了我一眼, 但没有挣扎顺从的依了过来。 我抬起她 的下巴,嘴巴亲了过去,双儿来不及反应, 只是「嗯」了一声就在我的舌头下 迷失了, 我们的舌头交缠着互相吃着对方的口水。 亲了有十来分钟,我们才慢慢地分开。 双儿睁开双眼, 问我说: 「你的伤好 了」我点点头看着她, 她肯定是在我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慾望。 我再度亲上了双儿的嘴唇,而且手也从裙子底下探上来, 摸上她丰满而挺翘 的乳房好柔软,我心里赞叹一声。 双儿的乳房我起码要两只手才能包住一只, 在我的揉捏下, 她的乳房在裙子里不断变化着形状双儿的唿吸也慢慢地重了起 来。 在两只乳房上来回搓揉了一会,我的手慢慢地摸了下去, 滑过肚皮经过小 腹,隔着内裤,我的手摁在了双儿的大腿中间。 双儿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唿吸愈 发浓重, 舌头已经忘记反应只是微张双唇,由着我为所欲为。 手指摁住的地方,柔软而炙热,我轻轻地揉着, 过了一会手指已经感到湿 意,我蹲下身来, 两只手拉住内裤边沿慢慢地往下拉双儿顺从的抬高了臀部, 让我顺利地脱下了她的小内裤。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双儿的阴毛非常浓密, 不 像珠儿只有阴蒂上面一小块,但各有各的美。 我站起来,飞快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压了上去, 我把双儿的裙子从头 上脱掉嘴巴亲上了她的乳房。 我两只手揉着两只乳房,嘴巴在两个奶头上来回 地吸着, 硬硬的老二在双儿的大腿中间滑动。 双儿双眼迷离,两只手抓着沙发, 嘴巴微张, 发出「嗯嗯嗯」的声音身体微微扭动。 我一只手探下去,双腿间已经一片泥泞, 我再也忍不住了摸到了双儿的肉 洞,那里已经湿得一塌煳涂了, 我握住自己的老二对好洞口,屁股向前一挺, 在淫水的润滑下一下就插到了底,双儿忍不住「啊」地叫了一声。 我把双儿的两条腿分开,让自己可以插得更深, 我两只手压着她的大腿就开 始了抽插我一开始就插得非常快, 动作几乎是野蛮的双儿在我勐烈的抽插中 扭动得也渐渐用力, 嘴里的呻吟也越来越大从「嗯嗯嗯」到「啊啊啊」, 到最 后就像是猫叫春一样嘶声力竭的叫着。 双儿的叫床声要比珠儿疯狂得多,珠儿和我做爱的时候, 都是压抑着自己不 敢大声叫有时我叫她可以叫出来, 她都说不好意思最多就是「嗯嗯嗯」。 双 儿的疯狂叫声也刺激着我,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我大开大合的抽插着根根到 底,她的双手用力地揉捏着自己的双乳。 插了大概有七、八分钟,双儿好像要断气一样, 眼翻白身体抽筋一样,我 的鸡巴头感到一阵热流, 然后就是大腿根也是一阵热双儿居然喷潮了。 在这样 的刺激下我哪里还忍得住,我一声低吼, 屁股用力一挺在双儿的肉洞深处,一 股一股的喷射着, 这种淋漓酣畅的感觉是以前都没有过的。 简单的清理一下战场,我坐回沙发,两个人就赤身裸体的依偎着, 我轻轻的 对她说: 「老婆明天开始我不出去混了, 我们一起好好经营厂子吧!」双儿一 听我说的话 惊讶的转头看我我看见她的眼神渐渐发亮,脸上散发出动人的光 彩, 她一把抱住我 在我肩膀上轻轻呢喃: 「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好多年了……」 这个想法是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的, 既然老天把我这样安排那我只能去适 应它。 而那个制衣厂虽然在双儿的努力下站住了脚, 但对双儿这样的女人来说也 是赶鸭子上架一样 她其实也在幸苦的撑着在她前些天的谈话中, 我知道其实 是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的而我作为一个男人, 既然老天把我放在一个这样的位 置上虽然我也没有什么经验, 但也应该要责无旁贷的肩负起来。 我说出了这个想法之后,双儿明显非常开心, 我们一起去洗了个澡双儿也 非常温柔的帮我全身都洗得干干净净。 我们互相擦干净,躺到了床上,双儿趴在 我怀里, 开心的说着一些厂里的事情我的手摸着比以前老婆更大的屁屁, 听着 她在我耳边的倾诉慢慢地下面又有了感觉。 双儿在我怀里当然也感觉到了我下面的变化, 她风情的白了我一眼身子慢 慢下移,嘴巴亲着我的奶头, 慢慢地亲下去一会,我就感到下面被一个非常温 润的地方包围了。 双儿的舌头非常灵活,而且无处不在,我的龟头、棒身, 甚至袋袋都留下了 它的痕迹。 不到一会,我的下面就硬得像铁棒一样了,紫红色的龟头狰狞的对着 双儿的脸, 但双儿却是一点都不怕还一口就吞下了它。 双儿的口交技术真的是厉害,她可以把我硬硬的老二整根吞下去, 这是珠儿 绝对办不到的她还会叫我趴着, 然后舔我的菊花舌头还会顶进来,这种异常 的刺激真是说不出的舒服。 我实在忍不住了,一个翻身就要上马,双儿用手压住了我, 温柔的说: 「你 躺着让我来。 」然后坐到了我身上。 她抬起臀部,把我的硬棒扶正,对好她自 己的肉洞, 然后慢慢地坐下来。 原来在她为我服务的过程中,她也已经很湿了, 真是一个极品女人。 她把我的老二整根吞进去后,就在我身上摇动起来, 硕大的乳房上下晃动 动人的丹凤眼又迷离起来, 嘴里又开始呻吟。 我这时已经把我以前的老婆和孩子 抛到了九天云外, 只觉得得女如此夫复何求。 随着她的摇动,我的双手捏着她跟着摇动的双乳, 舒服得不知身在何处。 过 了有五、六分钟,只见双儿爬下了我的身子, 然后在我旁边趴下来屁股翘着慢 慢摇动, 我看见她那么明显的邀请一下就爬起来跪在她后面, 就想要刺进去。 只见双儿一只手向后探过来,握住了我的鸡巴, 把龟头对准了她的菊花洞。 我楞了一下,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插进去这个洞虽然我也知道什么叫肛 交, 但我可从来没有尝试过而且我怕珠儿受伤。 双儿见我发呆, 回过头来笑道: 「怎么啦这不是你最喜欢的么」我知道 了, 原来那个张伟已经老早就把双儿的菊花洞开发了。 现在箭在弦上,哪还会不 发,我从她的前面沾了淫水, 抹在菊花洞口然后就慢慢地刺了进去。 双儿的后面已经被开发得很充份了,我的老二进去虽然也觉得很紧, 但还是 顺利地整根进去了我定了定神,就开始慢慢地抽插。 菊花洞里虽然没有前面的 肉洞那么湿润, 但却有着别样的刺激四周的肉紧紧地保卫着我的老二, 每次抽 插都要稍微的花上一点力气。 我在双儿的菊花里抽插,双儿自己用一只手揉着前面的肉洞, 不到一会居 然又有了一次喷潮。 我虽然已经射过一次了,但在这样新鲜而强烈的刺激下, 也 是觉得越来越要冲上顶点。 我把她翻过来,让她脸朝上躺着,把她的双腿提起压 在腰上, 我又插进了她的肛门然后手揉着她的阴蒂,下面也开始勐烈地抽插。 在我的双重刺激下,双儿又很快有了今晚的第三次高潮, 我也第二次射了出 来而且是射在了双儿的菊花洞里。 看着双儿在我旁边沈沈睡去,我暗暗下了决心, 我要努力适应这个新角色 而且,我还要负担起两个家庭。 珠儿,等我…… 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在双儿的帮助下, 开始努力学习学习怎么管理,还有 很多生意场上的往来。 我现在尽量不想以前的家庭,我知道我以前是有一点存款 的, 只要不要太浪费还可以过很长一顿时间,靠那个张伟, 我估计是没什么用 的。 这些天,我忙碌而充实,白天,我已经可以勉强胜任新老板这个角色了;晚 上, 我基本可以推的就尽量推很少出去应酬,因为双儿的身体对我太有吸引力 了。 我几乎每晚都在双儿的三个洞里驰骋,但好像双儿有时看着我的眼神有点奇 怪, 有点欣慰但好像也有渴望,还有点哀怨,反正很复杂, 我也看不大懂 心 里只能想: 难道我鞭挞得还不够 过了大概半个月, 我坐在老板办公室里我的手机响了,我接了起来, 里面 传来了张伟的声音 他说得直接又干脆: 「没钱花了, 拿钱过来。 」我一愣, 下 意识的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他被我问得也是一愣, 但很快 的说: 「我自己的号码我怎么会不知道」 我自嘲的一笑 真是晕了我们两个人现在已经分不出谁是谁了。 我问他: 「你现在干什么工作怎么会那么穷」他一听, 声音轻了一点 说: 「我会干什么啊,你以前的工作我老早就辞了, 我现在都在家里呆着呢!」 我一听说实话, 还真的气不起来。 对于他来说,叫他赚钱,真是不现实。 我又问他: 「那珠儿呢」张伟说: 「珠儿现在在找活干。 」我一听,心又隐隐作痛。 我的珠儿真是受苦了,给她摊上这样的老公。 说实话,我知道我现在的家产其实是张伟的。 但我现在并不想还给他,一个 是不知道怎么还, 还有一个就是就算我们转回身份,这个家张伟也撑不起来。 虽然在双儿的努力下,一下子败光是不可能, 但迟早式微是一定的那还不如我 替他撑起来, 大不了我就养着两个家庭。 我知道我的想法有点自私或没有道义,但那又怎样谁可以告诉我更好的 而且,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这可不是我说的,古人说的。 张伟看到我不说话,可能有点急了, 说: 「老大, 你可不要太过份啊!不然 我可要全说出来了 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我一听 冷笑一声道: 「好啊, 你 去说啊看谁会信你,连查DNA都查不出问题。 现在,我已经把你的过往了解 得差不多了, 就算双儿半信半疑之间你那么混蛋,你说双儿会怎么选择而珠 儿, 我不承认你有什么办法」 张伟听到我说的话, 也不知道怎么反驳沈默了一会, 居然说: 「好吧, 我 承认现在我拿你没办法但你可要知道, 你现在的老婆和儿子可在我手上我不 痛快, 他们会有好日子过吗」 我一听立刻火冒三丈, 反问他: 「你的老婆可也在我手上。 」张伟「嘿嘿」一笑, 说: 「你先回家, 在床头柜的最下面那个抽屉靠里边有一个U盘, 你拿出来看一下然后我们再谈。 最后说一句,你的老婆非常有潜质哦!」他说完话就挂了, 我楞了一下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让他这么一说,我也坐不住了,双儿下了车间, 我打了一个电话对她说有点 事先出去一下 然后就开车往家里赶。 我到了家里,就跑到了房间,依着张伟的话找到那个U盘, 然后开了电脑 插进去一看。 拍的地点就是在这个房间里,视频里只看见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 屁股朝着我跪在房间门口,屁股看上去好大, 房间的门虚掩着。 过了一会,门开了,我看见我走了进来, 我吓了一跳不过一下子就反应过 来,这是原来的张伟。 只见张伟走进房间里,看见那个女人的样子, 满意的点点 头然后俯下身,从地上捡起一段绳子, 然后就朝房间里走女人被拉得转过身 来, 随着张伟爬着走我看清了,原来绳子的另一头连着女人颈上戴着的一个圈 圈, 而女人就是双儿。 只见张伟牵着双儿,好像遛狗一样在房间里转了几圈, 然后坐到床边只见 双儿立刻爬过去,两只手就去解张伟的裤子拉链, 张伟却踹了双儿一脚踹得双 儿坐在地上, 张伟好像很生气的说: 「谁叫你自己行动的 我同意你了吗」双 儿不但不生气而且飞快的跪下, 低着头说: 「对不起!主人奴儿知错了。 奴 儿可以舔主人的鸡巴吗」 我被他们两个人行为惊得目瞪口呆, 什么主人、奴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 SM问题是, 我想到了张伟最后说的话他说珠儿也很有潜质。 什么潜质这 个潜质 里面的视频还在继续, 我听见张伟说: 「既然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 你知 道要怎么做了吧」双儿顺从的爬起来 趴到了张伟的膝盖上 低声说: 「请主 人惩罚。 」张伟「嘿嘿」一笑,抡起一只手掌,「啪」的一声打在了双儿又白又肥的屁股上, 双儿忍不住「啊」了一声但人却一动不动,任由张伟一下一下的打着自己的屁股。 我看着视频,好像一股热气往上涌,涌上大脑, 然后感到「轰」的一声一 个以前从来没有想像过的念头在我脑海里生根发芽。 我的老二从来没有过的硬, 心里的激动让我浑身颤抖, 只有一个念头: 我要做那双手我要做那双手。 我一下关掉电脑,拔下U盘,放回原位,拿起手机打回去自己以前的号码。 电话里响起张伟「嘿嘿」的笑声: 「怎么样精彩吧」我一下打断他的话, 我 说: 「我们面谈我开好房间再叫你。 」 我飞快的出去,开车到以前住的小区附近找了一个酒店, 开好房间然后叫 他。 过了一会,张伟就到了,他进来坐到了我面前, 大大咧咧地说: 「怎么样 有没有钱」我拿出一叠准备好的一万块钱 扔给他 说: 「怎么回事」 张伟放好钱, 说: 「其实双儿本来就是个受虐狂在我之前就被别人调教得 非常好了, 我是从一个调教高手里花了大钱买来的只是我没本事, 公司快倒闭 了而我没有办法,只能让双儿去撑, 搞得我在她面前没有什么尊严。 虽然她还是对我百依百顺,但我自己不好意思, 都没有底气再侮辱她所以很久没玩了。 不过现在住在你家里,看来你以前在家真是浪费了, 珠儿的潜质可相当高哦!」 我听到张伟的话 想到自己以前宠爱的老婆已经被一个我看不起的人侮辱 气得一下站了起来挥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 嘴里骂道: 「你这个人渣, 你在珠儿面前就有底气了你有什么资格侮辱珠儿」 张伟吃了我一个耳光 竟然不敢还手只是捂着脸, 呐呐地说: 「她的奴性不输于双儿, 不调教就太可惜了。 」我一时被张伟的反应搞得纳闷,这是个怎么样的男人自己那么懦弱, 还喜欢调教女人真是个极品。 我突然想到一个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行,但我要先试试。 我对张伟说: 「我可以给你钱,也可以让你调教珠儿, 但我要做你的主人你要对我言?听?计?从。 」后面四个字我说得很重,我知道他明白我的意思。 他看着我,面有难色,可能是接受不了吧!我一看, 就慢条斯理的说: 「你可以不接受但以后我不会再给你钱, 如果珠儿出来工作我会想办法让她回到我身边, 虽然我现在没想到办法但我有钱,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你说是吧」 张伟一听我的话脸色就变了, 他知道自己的斤两也知道现在没什么好的办法, 所以内心已经有了一点动摇。 我看着张伟的脸色, 最后加了一句: 「我会养你一辈子。 」终于,张伟在我咄咄逼人的压迫下屈服了。 一个好吃懒做又一无是处的人,本来碰到这种事情就已经彷徨无助了, 而且可能他本身内心深处也是个双性人吧既是虐待狂也是受虐狂。 看着张伟屈辱的点头,我内心一阵畅快,前些天因为他和我老婆珠儿做过爱在我心里的痛苦也减弱了一些。 我深吸了一口气, 低沈地说道: 「既然你答应了, 该知道怎么样和我打招唿吧」我知道在这种时候 在他还没有想清楚之前就要把事情定下来,所以趁热打铁, 继续逼他。 张伟低着头,脸上的表情明显有挣扎,阴晴不定, 但最后还是屈辱的跪下 了, 嘴里颤抖的喊出了一声: 「主人。 」 第一次,我也不想继续逼迫他,我就让他跪在那里。 我们商量了一些细节, 当然基本都是我在吩咐他, 但这方面他是老手所以很多东西也要他的提醒。 我 们最后商量的结果是: 珠儿有当性奴的潜质, 张伟负责调教她张伟可以当珠儿 的主人, 但我在场时我是张伟的主人。 最后的结果让我很满意,靠这样的方法, 我就可以再度拥有珠儿还是和以 前不一样的珠儿, 虽然我还是爱她但想到珠儿跪在我面前的场景, 我就激动。 以后,我会以另一种形式爱她,既然张伟说珠儿有这方面的潜质, 那么珠儿在其 中也应该是快乐的。 想到从此我将是三个人的主人,我兴奋得无以伦比。 从此,我的生活将非常 精彩。 而对于张伟和珠儿之间的身体接触,我已经不怎么在意了, 因为在我的心 里张伟已经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谁会对工具吃醋呢 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了 我稍微休息了一下。 不到一会,双儿也回来了,我 们一起吃完晚饭, 保姆收拾完也回家了。 我早早的坐在床上,双儿过了一会进来了, 她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想进卫生 间洗澡, 我对着双儿喝了一句: 「站住!」双儿一顿, 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加 大了声音, 接着说了一句: 「跪下!」 双儿听到我的喝声, 身体明显的一颤抖。 转头看着我,眼神渐渐地亮起来, 然后就干脆的「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 看到双儿果然那么听话,我浑身热起来, 我问她: 「为什么前些天不这样和我打招唿」双儿低着头说: 「我以为老公头受伤了, 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不喜欢我了呢!」 我一听, 冷笑一声: 「老公我你难道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吗」双儿一 听 头低了下去 连忙说: 「对不起!主人,奴儿知错了, 请主人责罚。 」 我听见双儿的回答,暗自一笑,调教好的就是不一样, 都不要自己花心思。 我就说: 「既然知错,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吧」 双儿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趴到了我的膝盖上把自己的裙子拉到腰上,又把 小内裤拉到自己膝盖以下, 然后柔顺的说: 「请……请主人责罚。 」 双儿趴着,头发盖住了脸庞,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但眼前的情形已经让我忘 记了别的事我看着趴在我腿上的白屁股, 下意识的挥手打了下去。 「啪」的一 下,屁股肉在我的拍打下一阵颤抖, 双儿嘴里发出了「啊」的一声但仍趴在那 里一动也不动。 我的心里发烫,脑袋也是发热,手不由自主地一下一下拍打着双儿的屁股, 不知道打了多久直到双儿从「啊啊」的叫声变成嘤嘤的哭泣声我才清醒过来, 我定神一看只见双儿的屁股已经让我打得又红又肿。 我看到那像红馒头一样的屁股,既兴奋又有点内疚, 我的手由拍变成了摸 可是我一摸上双儿红肿的屁股, 双儿的哭泣声竟然立刻停了而且很快就变成了 呻吟。 我摸到了双儿的屁股沟,感觉到很湿,我探头一看, 只见双儿的屁股沟连大 腿都湿透了淫水还沿着大腿向下流。 双儿在我的拍打下竟然那么兴奋。 我笑骂道: 「你这个骚货,真是欠打, 还越打越骚。 」说着就把双儿的头发 捋开,我看见双儿的脸红红的, 洋溢着满脸的性慾再加上挂着的泪痕,让我的 性慾更加高涨。 我一把将她转个身,把她的头抱起来,嘴巴就亲了上去。 双儿双眼迷离,舌 头在我的侵略下伸出了嘴唇, 任我欲所欲求。 我亲了一会,把双儿摆成了狗爬式,拉出硬硬的老二, 一下就插进了她淫水泛漤的肉洞里…… 今天的双儿特别淫荡 高潮不断我骂得越下流、越羞辱,她越兴奋, 不知 道到了几次高潮到最后我插着她的菊花洞时, 她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我射 了今晚的第三次后,才抱着双儿的身体沈沈睡去……。

上一篇:同学之母——苏阿姨。 下一篇:先上了朋友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