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小娟,35岁,任职一家金属处理公司总务。 今天当我下班时,以前的男同事志中打电话来约我去冈山逛衣店, 好久没跟他出去了心里一股莫名奇妙的激动, 也想顺便买买新衣。 来到依客多店逛逛……店内没啥人,我跟他随意看看, 看见一件黄色微透的洋装我走进更衣室内, 除下员工制服准备换上黄色微透的洋装心。 为了让客人有理想的试衣空间,所以该店的更衣室设计得特别宽敞, 大如一间独立房间配以柔和的音乐,十分舒适。 脱下制服后,镜中的我穿着黑色内衣丁字裤, 性感迷人。 我长得不算很高,大概156公分,身材玲珑标致, 胸部坚挺结实散发着青春气息……正当我欣赏着自己的身段时, 忽然门铃一响有人欲推门而进,我连忙穿上裙子和背心, 然后赤着脚探头门外。 志中在门外站着,他整个人看起来神情粉怪异, 脸上表情饥渴像刚看完A片一样的表情。 「志中,对不起,稍稍等一会儿。 」我说, 他耐心的守在门外: 「小娟, 外面没啥人我帮你看看合不合适。 」我心里想着,这样好吗?他已突然把门推开直接就闯了进来。 「这个……不好吧……」我犹豫着又有点不安, 因为这里始终是店子的更衣间孤男寡女同处一室, 不知外面的店员看见了会怎么想?但看着他一副饥渴可怜相 而且长得蛮俊朗的衬衣西裤公文包,是个极富男性魅力的高个子上班族青年, 心里顿时莫名奇妙一阵兴奋。 他体贴地问道: 「小娟, 衣服合穿吗?」我显得有点傍徨: 「对不起, 这个衣服……我遇上一点小麻烦……」他友善地说: 「不要紧 小娟让我帮你。 」我说: 「这个……不太方便……我的衣服卡住了, 你可以帮我拉上吗?」他说: 「好的。 」然后把门关上。 也许是心理作用,我一边背过身去,一边感到背后有灼热的目光射在我丁字裤下的美腿上。 可是,过了十分钟却没有动静,我又奇怪地转回身去。 「小娟,有什么问题吗?」他才赶快收回色迷迷的目光, 不好意思地问道。 「对不起……裙子背部的拉链……卡住了……我弄不好……」我尴尬地说。 他暗暗脸红,但本着帮助的精神,唯有去到我身后检查问题。 果然,拉链还差大概两公分的距离才接到顶端, 他尝试把拉链往上拉却动不了。 我扭转头,却发现他的视缐正挨着我的肩膀往下盯, 这时才发现自己的V领洋装下胸脯已露出大半部份 而且感受到他裤裆里一团渐渐隆起的男体紧贴着我的股沟。 我羞得连忙转身靠在间壁上, 脸都涨红了: 「志中, 请你稍候我把衣服脱下来,换另一件吧!」然后准备开门离开。 没想到他突然捉着我的手按在他硬硬的裤裆上: 「小娟, 我这里的拉链也坏了要怎样解决呢?」我尽量把手拿开, 但是仍不免碰到他那鼓得高高的部位。 「我怎么知道……」我话还未说完,他已拉下拉链, 一条雄伟的巨物破巢而出!原来他里面没有穿上内裤!「你……你想怎样?」我差点被这庞然大物吓得目瞪口呆 但又不舍得把视缐移开。 「刚才你的屁股在它上面揩来揩去,弄得我很痒啊!你以前也常在更衣室里这样骚扰男人吗?跟老公有试过在这种地方做爱吗?」他一边说一边逼近, 我一路往后退结果被墙壁顶住了。 「我哪有骚扰你?我说有问题要你帮忙而已!」我辩解着, 心开始砰砰的跳起来 心里不断在想: 他要干吗?不会是要我和他在这里偷情吧?「我还有很多问题要你帮忙呢!」他淫笑着, 然后把身体压在我身上一边把我的裙子脱了下来, 此时的我只剩下内衣裤。 他把我抱在怀中,「不要啊!」我极力挣扎, 但却挣不脱他的拥抱。 他靠着更衣室的隔间上,把我的身子转过去, 在我的背后用左手把我的双腕捉紧轻轻的在我耳侧吹气, 令我酥软下来面对着镜子整个人瘫倒在他身上。 接着,他的右手爬上我身上掀起我的胸罩, 插入胸罩下爱抚我的乳房一边又吻着我的耳垂。 他抚得兴起,索性把胸罩往上扯,两颗圆浑的肉球顿时弹了出来。 我从未试过对着镜子看自己被爱抚,加上身上多重刺激, 乳头已不由自主硬起来而下面亦隐隐湿了。 「怎样?我的好娟妹,摸得你舒服吗?」在他的手中, 两团乳球如雪白的面粉般任他搓圆按扁。 「嗯……放开我……」我软软地说: 「这里不方便, 会被人看见、听见不好啦……」「你真的要我放开吗?」他那挑逗的气息又再吹上我的耳侧, 令我失去反抗的力气。 他的手缓缓从乳峰上向下滑,如蚂蚁般在我身上寻找地图, 绕过腰侧滑向腹部,再从小腹向下移,慢慢熘向下阴。 他用手指隔着丁字裤在我的阴户上缓缓打圈, 我是十分敏感的人立即如触电一样,不自觉又湿得更多;但他的手竟又随即离开, 滑到我的大腿上在滑熘的肌肤上来回抚扫, 「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他轻咬我的耳朵。 「啊……」当他的手再次熘到我的阴户上时, 我不禁呻吟起来。 他抱着我坐到镜子前摆放衣物的矮凳上, 把双腿向两旁伸开我搁在他大腿上的两腿也随之分开, 镜中的我好像一个「大」字黑色丁字裤完全暴露出来, 两侧还露出了少许阴毛。 他的食指隔着薄布搜寻我的桃缝,并沿着阴阜上下抚弄, 只见镜子前我的丁字裤裆部已现出一个湿痕, 把鸿沟的形状完全表现出来。 「已这么湿了啦?呵呵,这样呢?」他把食指向下滑, 直去到穴口然后隔着薄布顶入我的肉洞内,「哦……」我的神经几乎全部弹起。 由于那块窄布随着他的手指卷入洞内,所以我的两片阴唇已几乎完全露出, 阴毛左右叉开下体跟赤裸几乎毫无分别, 「啊……」淫水不断渗出阴道把丁字裤染得更湿了。 「怎样?隔着布弄不爽吧?要不要把裤子脱下来?」他以色色的语气在我耳边问。 「我……」我开不了口。 他的手指探得更深,令我更想要了,「好的……」我终于忍受不住, 小声的说。 「什么?我听不见,你要怎样?」他故意捉弄我。 「把……把裤子……脱下来……」「然后呢?」「用手指……插穴穴……」志中立即扯下我的内裤。 他知道我不再反抗了,便松开左手,两手一起进攻我的阴户。 我这些年来还是第一次对着镜子看自己的阴户被抚摸, 只见他左手以拇指和中指撑开我两片小阴唇 食指不断拨弄着我的阴核每一下都带给我无比的刺激;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则并在一起以打转的形式沿着我的穴口插进阴道, 然后勐力抽插渐渐传来「啧啧」的水声。 「啊……啊……」我全身酥软,半眯着眼看往镜中的自己, 享受着一下一下的快感只见阴户被撑得开开的, 两块小阴唇随着手指的出出入入动作不停翻来覆去 偶尔还拉出一条黏黏的晶亮淫水丝;阴核肿胀挺立起来 在他手指的拨弄下充血得又红又硬。 我的身体越来越热,完全没理会更衣室外是否有人、销售小姐是否会来。 他抽插得越来越厉害,不单更加深入,而且愈趋快速, 我的水道已快决堤身子扭来扭去,酥痒难耐, 做出女人在性交时般的骚浪反应。 突然,志中停了下来,把沾满阴液的手指抽出, 然后拉着我站起来。 他飞快地脱掉自己的裤子,暴涨的雄根挺直高扬, 一边套动着 一边诱惑地望着我说: 「怎样?要这个吗?」「要!要啊!」我这时哪还忍得了?急急地答道。 「要怎么样呢?」他背贴着墙壁上,庞然大物如旗杆般扯起。 「要插穴穴……」「用什么插呢?」「用哥哥的大鸡巴……」「怎样插法?我不懂, 你要怎样做?」他说着又在矮凳上坐下来。 我的阴道正如被蚁咬般百痒难止,再也顾不得淑女的矜持, 匆匆骑到他大腿上把湿淋淋的洞口对准龟头直套而下, 把雄根紧紧地包住。 他也不迟疑,立即抱着我的腰上上下下地抽插起来, 每一下都全根尽没、深入到底我的乳房也随跃动而振荡, 淫水止不住地沿着他的阴茎往下直淌。 我再也顾不得外面是人来人往的公众场所, 双手揽住志中的脖子用力地挺耸着他也托着我的屁股上下抬动, 忘我地与对方用生殖器互相磨擦大家的喘息变得越来越急促。 快感不断在彼此的身体里积聚,最后大家几乎一起达到高潮, 我在颤抖中泄了身他也抽搐了几下便射精在我阴道内。 之后我脸红得跟苹果一样,赶快穿好衣服冲到柜台付钱走人。 付钱时看见柜台小姐用异样的眼光望着我们两个, 真是羞死人啰!不过这是我在逛街时最刺激的偷情 真希望有机会能再来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