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而他们离婚的原因,还要从头说起。我父母供职在北广市很有名的食品企业,母亲任职会计,而父亲是保安处一名科员。这个企业的老板是一个五十岁的男人,白手起家到了拥有上亿身家。可好景不长,因为涉及非法集资问题,被判处无期徒刑,旗下资产都被政府变卖。父母所在的企业也因此倒闭,毕竟没有人愿意接手这样一个企业,嫌其晦气。父亲一直都很痞气,初中没上完就进入社会,到处惹是生非,欠债赌博。每次仇家债主找不到他就追到我爷爷奶奶家,气得爷爷奶奶和他断绝了来往。大伯虽然心善,但也受不了父亲仇家的骚扰,渐渐和我父亲断绝了来往。而母亲则不是本地人,外婆外公都因为一些时空的原因到北广市税务局工作,可后来外公在一个红色的年代里受尽屈辱后自杀,外婆也随之疯了,每天都幻想着受到迫害,要去首都告状,所以母亲只得把外婆寄养在一家精神病院内。母亲说,她只知道自己来自南岭市,但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亲戚。所以,父母下岗后,我家一切的经济来源都被切断了。我的学费,外婆的住院费,水电费等等,终于将父亲逼上了死胡同。在一个初秋的夜晚,他偷窃一家金店被抓,却不小心把与他扭打在一起的保安打成了植物人。父亲获刑数十年,母亲也与他因此离婚。讽刺的是,就在父母离婚不久,妈妈却意外的得到了了一份中学英语教师的工作——我母亲毕业于师专的英语系。总之,我和妈妈组成了一个单亲家庭。妈妈工资虽然不高,但经常给学生补习赚了很多外快,也算在这个小县城属于中产阶级。妈妈坐在桌子的那一边,白净的脸上只比几年前多了几道浅浅的皱纹,可这皱纹又给她带来了一些成熟的气息。身材虽不是曼妙苗条,但也没有走形,柔软的身段在布料包裹下显得有些成熟女人的魅惑。妈妈虽然成长在那个年代,可因为家庭的缘故,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所以随身散发着一股知性美,谈吐大方得体。她虽没有明确表示再婚,可是给她牵红缐的人很多。几个妈妈单位五十多岁的女老师,给她介绍了很多个对象。有的也是老师,有的是公务员,也有自己经商的。可是妈妈都只是见过一次面后,再也没有了下文。我对妈妈再婚的态度,是积极的。当时家里条件不好的时候,妈妈总是自己一个人哭,有时候让我看见,我非常害怕也跟着哭。妈妈的很多皱纹也都是从那时候出现的,所以我倒是很希望妈妈能再找到一个自己的幸福。可是……坐在妈妈旁边的这个男人,可是不像能给她带来幸福的男人。矮矮胖胖的身材,皮肤不黑但有些暗黄,戴一副金框眼镜,有些秃的头上,头发抹满了发油,看着年龄差不多在五十岁到六十岁之间,真不知道妈妈怎么会把这么个老男人带回家。「宝贝儿,怎么不吃饭,光看叔叔啊。」那个老男人一口闽台腔。据妈妈介绍,这个老男人姓胡,出生在台湾,后来全家移民美国,现在算是华侨,在我们所在的县城投资建了一个工厂。「叔叔?你那岁数都能成我爷爷了,也好意思自称叔叔,还厚着脸皮来追求我亲爱的妈妈!」我心里想,没理他。「小鑫,叔叔问你话呢,要回答哦。」妈妈跟我说。「哎,小孩子嘛,比我们那里的小孩子乖多了。你知道,我们那里的小孩子不得了,像他这么大就抽菸啊,喝酒啊,去搞什么party,乱搞,乱搞!」老男人转过头对我妈说。「哦哦,我也听说过,美国那边的小孩子比较开放嘛,呵呵呵……」看着妈妈和这个姓胡的又矮又胖,还这么老的男人有说有笑,我特别不高兴,总觉得他配不上妈妈,是在欺负妈妈。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想得,怎么会和他交朋友。「胡叔叔,你这么大了还没有娶到老婆吗?」我越看他越生气,就故意刁难他。妈妈愕然的看着我,胡胖子也一时间没话说,我心里别提多美了。「小鑫,不要乱问问题……」「小孩子嘛,要是不多问题,就没有那么多大发明,大发现了嘛。小鑫,你叔叔我啊,命不好,老婆去世了。不过我还有个儿子,现在在美国工作,你愿意和他成为朋友么?」胡胖子虽然这么说话,但是语气明显比刚才冰冷了一些。「好啊。」我看着他尴尬的表情,别提多爽了。可是妈妈瞪了我一眼,吓得我不敢再问下去了,要不我正准备问他多少岁了呢!胡胖子走后,我贴在厨房的门上,看着妈妈洗碗。「妈妈,你不要和他交朋友,他配不上你。上次来的李叔叔,还有上上上次的王叔叔,都比他好多了!」我小声说道。我提到的李叔叔和王叔叔,是前几次别人介绍给妈妈的,一个是退伍军人自己开了一家电器商城,另一个是一个教育局的科长。两个人都比这个姓胡的老男人好多了,人高长得也不错。「小鑫,妈妈自己心里有打算。相信妈妈,妈妈也是为了你好。」妈妈扭头朝我笑着说。「哦,那我做作业去了……」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到自己的屋里。现在的我已经升入初中,周末的作业几乎比小学时候多了两倍。不过还好,大部分已经都在周五下午写完,周六晚上大概写了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做完作业,我最大的乐趣就是上网,自从去年买了电脑,接了网缐,我就迷上了网上的花花世界。不过我不玩大型的网络游戏,只是去各个论坛发帖看有意思的东西,偶尔也玩玩一些益智游戏。当然,对于网络上的色情,我也再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接触到了。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从一开始的懵懵懂懂,到现在已经基本了解了网上的「做爱」,「性交」「操逼」以及「阴茎」「阴道」「龟头」是什么意思了。不过我也经常很是疑惑,网上照片里,那些男人的鸡鸡又黑有大,鸡鸡身体和睾丸上面都是黑色卷曲的毛发,和我的差别很大。但我只是偶尔想想为什么会这样,也会和在学校的男同学讨论这个话题。最后,大家一致的结论是,只有「操过女人」之后,我们的鸡鸡才会变得又黑又大。不像以前的那些叔叔一样,妈妈和胡胖子发展的很快,隔三差五他就会到我家吃饭。他也有些察觉我对他的敌意,不过也没多大在意,大概是因为小孩子对继父的敌意是很普遍的。我虽然对他很是不满,可也没有办法发泄出来。而妈妈好像很喜欢他似的,总是主动把他叫到家里来。我做了很多心理斗争,还是觉得妈妈的幸福最重要,只要妈妈觉得幸福,那我也可以接受。所以,之后我也就没再刁难胡胖子了。但是,今天的情况……「叔叔,你怎么还不走啊。」眼看墙上的挂钟的指针过了晚上十点,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啊……」胡胖子张开嘴想说什么,又憋了回去,尴尬的看了看一旁的妈妈。「小鑫,那个……胡叔叔那边的房子,嗯……出了点问题,不能住了,所以今天他住我们这里。」妈妈脸有些微红,但还是柔声细语的对我说。「哦,那你可不能睡我的房间。嗯,你就睡我家的沙发吧!」我警惕的看着这个胖子,生怕这团老肉想睡在我的床上。「哈哈哈,好啊好啊,叔叔还挺喜欢睡沙发的。」胡胖子愣了一下,大笑回答,妈妈也在一旁捂嘴笑了起来。看着妈妈也笑了,我的心里也挺开心的。毕竟,我最大的梦想还是希望妈妈开心,幸福。「妈妈,我去睡觉了。」我走到自己的房里。看着胡胖子穿着休闲装坐在沙发上,正盯着我。「这老男人是不是想反悔,睡我的房间。嗯……看他让妈妈快乐的份上,我也可以勉强一下……」我心里这样想着。「呐,胡叔叔,你……你也可以到我房间来睡,我那个床是双人床。」「啊……哦,没事儿,谢谢小鑫,叔叔挺喜欢睡沙发的,我就睡这里了。晚安啊,小鑫。」胡胖子笑意盈盈的冲我摆摆手。「哼,爱睡不睡。」我把房门关上,蒙头睡了过去。半夜被尿憋醒了,到客厅却发现胡胖子不见了。「这老胖子,跑哪里去了。」「嗯……」妈妈的卧室里,突然传出来这样的声音,很像,很像我看的那些……「操,这老胖子不会去和我妈……」我的脑海里第一反应是「操女人」这三个字,但赶紧又扔掉了。里面是我妈妈,怎么能用这么下流的字眼呢。「妈妈,也很辛苦……,听他们说女人一过三十岁,就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妈妈……这也不怪她,我……我回去睡觉就好……假装什么也没听见」我心里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可是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背叛了我的想法。我学着电视里教的方法,把一个杯子扣在墙上,偷听里面的声音。「嗯……快……再快点儿。」妈妈急促的说道。「已经……已经很快了」胡胖子低沈的声音也随之传来。「这……,妈妈应该已经和胡胖子在……像电脑里的成人录像那样做了。那妈妈的阴唇,会是像那些女演员那么黑么。嗯,应该不会的,他们都说只有女人被「干」多了,那里的肉才会变黑。不对不对,妈妈不是被「干」,只是在和胡胖子做情人间该做的事情「我越想越乱,内裤里的鸡鸡也硬了起来。「嗯……嗯……我的头大不大,顶得你舒服不舒服,哈哈哈……那天在办公室,在桌子后面偷偷捏你屁股,你是不是里面就已经湿了?」嗯,这个老流氓,竟然在办公室里就敢摸我妈妈,真是……真是老色魔。不过……妈妈下面也会湿么……也会像那些成人女演员一样,下体的肉缝溢出晶莹剔透的液丝么。妈妈在这过程中只是一直呻吟,没有对胡胖子猥琐的话有丝毫回应。这也难怪,妈妈一直是以知书达理,贤妻良母的形象示人,肯定不会陪着这个死胖子一起说这些的。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又舒服了一些。可随之又想到,妈妈柔软的身躯,正被那老色魔肥硕多油的身体压在下面勐「干」,心里又不是滋味起来。「哎呦,腰有点儿疼……」哈哈,这个老家伙,真是活该……不过即使腰动不了,老家伙的黑鸡巴也依然会堵在我妈的肉洞里吧……哎呀,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能称唿我妈妈的那里为……,那可是我出生的地方,我有些对自己的想像生气。「哦,那我在上面动吧。」我妈柔声说道。什么!我妈竟然主动要求在他上面,把他的阴茎套进去自己的阴道里,我出生的洞穴。这简直……哎,毕竟是妈妈自己的决定,我也不能说什么。「好啊」那老家伙对于我妈主动要求女上位很是惊喜。哼,这个老家伙,肯定没和我妈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女人……那什么过!「那我先拔出来」胡胖子气喘吁吁的说,床「吱呀吱呀」的动了起来。两个人花了一分钟摆好姿势,床也随之没了动静。「嗯……,进去了吧?」我妈细声问道。「进去了,你里面真软啊,嗯,蹭得我的龟头真舒服啊!」那老色鬼不用自己动了,明显喘上一口气来。哼,真是便宜了他。这句话倒是真的,他现在还在占我妈的「大便宜」,他可是一整个大龟头和一段长长的肉棒塞进了我妈的肉洞里。我妈的那里,好久没受过男人阴茎的冲击了,现在还受得了么?我胡思乱想,阴茎也涨得发痒。「你真讨厌」我妈倒是喘的厉害。「哎呦,你的奶子真大啊,让我捏捏,嗯。」那老色鬼说道。操,这老色鬼竟然自己享受着我妈的「服务」,还不老实,还打起了我妈乳房的主意,那可是以前只有我和我爸碰过的地方。不过……既然他现在是我妈的情侣……那,他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吧,不过也不能捏得太重,把我妈弄疼了可不好。「嗯……真香啊,好像还有奶味似的」床吱呀一声,应该是胡胖子从床上躺了起来!我日啊,那老不死的,不是用嘴在吸我妈的奶头吧,那是我小时候吸过的地方,我妈妈神圣的乳头啊,怎么能给这么个矮胖子嘬呢,我的心里酸极了!想着那老胖子胡子拉碴的嘴巴里,我妈暗褐色的奶头在他的舌头挑动下,不断地胀大胀大。但是,这也是女人的天性吧,即使是我温柔善良,得体大方的妈妈,她也只能在男人的胯下欢愉的叫着,享受着胡胖子舌头包裹里的乳头带给的她的一阵阵的快感。我的心里有些失落,可随即又被妈妈的话吸引住了,把这些失落抛在脑后。「嗯~ 痒……痒……哎呀,怎么会有奶味儿呢,我就生小鑫那阵儿给他喂过奶。」我妈突然提到了我,让我心里跳了一下,勃起的阴茎也快速软了下去。「算了,算了,不偷听了。妈妈和胡……叔叔做这种事情,也是天经地义,只要妈妈幸福就好了。」我刚要蹑手蹑脚的走开,屋子里又传来说话声。「嗯……咱们试试后入式吧。」胡胖子试探性的说道。这个老不死的,竟然用狗交配的方式……「操」我妈,我操他妈的。不过,他是真的在「操我妈」,用他货真价实的大鸡巴狠狠得「操」着我吗,而我胯下却什么东西也没有。我刚擡起的脚又收了回来,继续听着。我妈好像默许了胡胖子的提议,床又一阵阵的颤动。「别捅了,别捅了,捅错地方了,那是我……我的肛门。」我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老色鬼,可别不小心把我妈的「处女肛门」给破了。嗯……应该是「处女肛门」吧,我父母应该没玩过那么前卫的东西。不过我突然想到,如果这个老色鬼再招另外一个老色鬼,两个老色鬼把我妈夹在中间,一个老色鬼的肉棒插入我妈的肉穴,另一个刺破我妈的肛门。那会是什么情景呢,会不会像成人电影里拍的那样,女人会阴上面是一团黑乎乎的阴囊,下面还是一团黑乎乎的阴囊,两个毛乎乎的肉蛋几乎要贴在一起了。而阴囊连接着的男人的肉棒,则分别在女人的两个肉洞里抽查……哎呀,王鑫,里面被人插的人可是你的亲生母亲,你怎么能想这些呢,这些念头快去死,快去死。我拍拍自己的脑袋,把这些念头一扫而光。里面胡胖子好像已经对准了我妈的……那个地方,插了进去。「嗯……还是这个体位插得深,感觉都能顶到你的最里面了,你觉得呢。」「啪」「啪」「啪」,就像两块肉敲打在一起一样。这两块肉,一块是我亲爱的妈妈的臀部,而另一块是一个头发有些秃,又矮又胖的老男人的粗大腿。渐渐地,那啪啪声又有微弱的变化,好像是两块被水淋湿了的肉敲打在一起。那水,应该就是我妈生殖器里分泌出来的液体吧,我根据自己所看的成人电影和色情论坛看来的知识推断。而胡胖子那个问题,我妈已经用呻吟声回覆了他。刚才我妈还是喘一口气呻吟一声,现在根本就是呻吟声连绵不断。那死老胖子,估计是听到我妈妩媚的叫床声,插入的速度也更快了,我妈也叫的更大声,更快。直到胡胖子突然闷吼一声,「啪啪」的声音也随之停止了,应该是胡胖子那死老鬼开始在我妈阴道深处射精了。我的脑子又开始不由自主的联想:妈妈的热乎乎的阴道里,肉褶包裹着的龟头不住的颤动,赤红的马眼小缝里,一道又一道白色浓稠的精液喷射而出,这些白色的液体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妈妈子宫里的卵子,与之结合,把我妈的肚子搞大,让她给这个矮胖子生一个大胖小子。而我,不但得对这个大胖小子叫」弟弟「,还得对这个害得我妈怀孕的矮胖子叫」爸爸「。不过,我猜他们肯定会戴安全套的,所以那些精子肯定不会实现自己的目标。想到这里,我有点高兴,但为什么高兴我却不知道,为了胡胖子的大鸡巴在我妈体内射出的精液,被避孕套拦截住了?我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对,我记得成人电影里做完爱,都要去洗一洗的。那他们出来就会发现我了,撤!」我踮着脚尖跑回了我的房间,又轻轻地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