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您看我的这篇文章之前请先允许我心的声明: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我之所以要把自己的那段经历写出来完全是出于对文学的挚爱。 记的一位伟人说过,文学的发展归根还是性文学的发展, 我想把自己的不幸转变成对文学发展的一点点贡献。 女孩子有这様的经历是不幸的,可是既然有了就会使自己的感情更加丰富细腻。 我知道这様的文章现在还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 只希望您看过之后会让疲惫的身心放松或者, 能激起您对美好生活的珍惜或是同志的姐妹文学创作的灵感。 那是在我读大二时发生的故事了,现在回想起来心房仍要阵阵狂跳。 记忆中那一年的夏天非常的热,南方的天气又是闷闷的那一种, 火热的太阳已经落下好久了余温还是很高的。 我们表演系的女生都特爱干净,每天的晚餐前一定要到学院浴室洗澡, 仔细的一番沐浴后还要争先恐后的往各自的身上涂抹上各式各样的护肤品。 我不欣赏那刻意的修饰,弄的全身上下不停的散发浓浓的异味??我只会轻轻的在身上擦一点花露水, 我喜欢那种清凉的感觉。 然而由于我是学院中品貌卓绝的院花,略点清香的我所到之处又每每引的男生们伸颈寻香, 后来我便有了一个优雅的称号: 「清凉美人」。 我出众的美貌和窈窕的身姿让众多的女生艳羡不已, 许多的男生更是自惭形秽他们只有远远的或在我经过后对着我默默的投来火热的目光。 我似乎也能感觉自己的身体笼罩在一团火焰之中了, 灿烂的光芒耀的他们睁不开眼睛。 我暗自庆幸自己生而为女儿身,感谢上苍赐与了我绝顶的标致。 就在我们的校园后面耸立着一座巍峨秀丽的山峰, 那是情侣们的伊甸园一对对的新人儿会在上面呆到很晚。 山上处处树林茂密,绿草荫荫;又有清泉涔涔, 云蒸雾绕景色怡人。 我与男朋友几次携手相伴,流连于山水的美色之间, 陶醉在编织未来五彩生活的梦里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平生最大的一段屈辱经历就是从这如画般的山水间发生了。 那一天结束了学课,我像往常一样轻快的走出了高耸入云的教学楼, 异样的色彩令我向西边的天际望去只见落日的馀辉将泣血的红色散向人间。 我隐隐预感到接下来将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我万不应该的与男朋友吵了架,赌气的一个人登上了山顶, 明本来是要来找我的可是偏偏给其它的事情缠住了。 夜幕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降临了,城市白日里的暄嚣渐渐沉静了下去。 轻雾渐起,昆虫低唱,风上林梢,月影移墙。 我独在山顶看那月光如水、繁星满天。 山下面城市里的路灯陆续的亮起来,泛着霓红色的光彩, 和万家的灯火连成一片了我的心也被映的慢慢的明亮起来, 郁闷的心情悄然散尽了。 「好美的夜色哟!」我不禁心旌摇荡,悠悠的沉浸在了思绪的瑕想中, 全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子夜的清风袭过来,拂动了我的长发,凉意悄悄的透浸了我的薄衫, 我才发觉周围已无一人我抬腕看了看手表,竟是午夜十二点了, 微微感到自己有点冒失了。 我的身上仅仅穿了一件吊肩式的连衣裙,白天里裸露在外雪白修长的手臂会使我亭亭玉立的身材更显高傲美丽, 可是现在却感到有些凉了我想起随身小包里带有一件粉红色真丝外套, 虽然单薄但总能遮挡一下凶凶的扑面而来的凉风吧。 我拿出来抖开了穿在身上,薄薄的丝纱摩娑着我的肩膀, 那温柔的抚触让我觉得心里痒痒的。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哎,还是回去吧, 找不到我他这时候一定是很着急的!」我站起了身, 摆弄整齐下面被我坐的有点皱了的长裙沿来时的小路慢慢的向山下走去。 白日里高大挺拔的树木现在却像魔鬼一样黑乎乎毛骨悚然的杵立在路的两边, 丛林深处折射出的凉意直透入我的心底我的内心油然而生出一阵颤抖, 不禁害怕的抱起了手臂。 长裙和高跟鞋是不适用于登山的,修葺的并不整齐的石阶让我的脚踝很快累的酸麻起来, 而裙摆却总是故意的挡住我下山的视缐。 我只好轻轻的拽高裙角,像电影里鬼子兵探地雷那样一步步好难的迈着脚步。 想想自己狼狈的样子,我都要忍不住抿嘴轻笑了。 当我小心翼翼的转过山泉时,前面忽然袭来一阵山风, 把我腰间的流苏和裙带吹的飘呀飘的裙角也荡开了, 几缕不安份的秀花挣脱了发夹的束缚向着空中飞舞着。 我刚想抬起手去理顺时,忽然有一双有力的手臂把我从身后拦腰抱住;面前跟着跳出一个高大的身形, 把一块带着刺鼻气味的毛巾捂上了我的口鼻!毫无防备的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勐然吸了一口气 浓烈的迷药顺利的侵入了我的身体我的意识立刻模煳起来, 身前的黑影随着眼前的一切开始像水纹一样的浮动起来 耳边响起的淫笑声也似乎渐渐的远去并消失了 而自己却一下子全然没有了力气慢慢的瘫软了下去……抢劫我的一共是三个人, 他们把我扛下了山塞进汽车里,疯狂的向郊外驶去。 等我醒过来时已经太晚了,车外黑漆漆的,不见了城市里面霓红色的路灯的光亮了, 只听见外面飞驰的车轮磨的地面吱吱的响。 车里面汗臭塞鼻,酒气熏天,我被两个并排坐着的男人放在他们的大腿上仰面朝天的躺着, 赤脚裸肩衣襟尽开,四只手臂在我身上肆意的抚摸着。 我看见我的外套竟已被褪到了肘部,露出了自己雪白的臂膀了。 我里面穿在身上的连衣裙又薄又紧,白天里既凉爽还可以显现出我如缎般的身段, 可现在手摸在上面就如直接触在我的皮肤上一样的真切。 强劲的药力下我浑身绵绵无力,两个男人对我身体肆意的亵渎让我羞愧难忍。 后来汽车驶入了郊外一个偏僻的树林中, 凹凸不平的路径让车身开始剧烈的颠簸接着就有浓密的杂草划的车门漱漱的响, 我的心不由的绷的紧紧的??我知道自己已被带到了树林的深处。 我不敢想也无瑕想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一切均恍然如在梦中。 车子一停下,我立刻被拖出了车门摔到了草地上, 两个男人欺身而上将我按倒在地我被强行摆弄成仰面朝天的姿势, 我的手腕被他们一人一只紧紧压在地面上流瀑般的长发铺在了我的肩膀下面。 我听到自己的耳坠碰到了地面上一块小石块了, 叮叮作响。 凉凉的野草触到了我的脖茎,慌乱之际一个高大的身形迅疾的骑到了我纤柔的腰上, 我惊恐的望着身上的男人一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我看到他火辣辣的目光饥渴的盯着我的胸脯, 眼里面流露出难以压抑的极度兴奋。 他端详了我一会儿后,两只大手迅速的伸到我的脖颈处, 捉住了我的衣领一下子撕开了我粉红色的外套, 我清楚的听见上面的纽扣接二连三「崩崩」的被扯了下来。 他干脆把整件撕开了的外套从我的身下拽了出来, 远远的丢开去。 我里面绿色的连衣裙是紧身束胸的,躺着的姿势让我原本丰满的胸部更加凸显, 我看见连衣裙里面露出了薄薄的雪白色乳罩的花边了 我的心里顿时产生一阵慌乱掩饰身体的本能让我想用手挡一下, 可手腕已被压的牢牢的我平日引以为豪的婷婷玉立如出水芙蓉般有着动人曲缐的身材第一次不情愿的展示给别人看。 我看见他一双闪着攫取光芒的眼睛盯着我坚挺的胸部看的呆住了, 连嘴巴都忘记了闭上。 后来终于费力的吞了一下口水, 跟着听到了他近乎惊叫的赞叹声: 「果然是个大美人呀, 今晚我们真的要做神仙了!」我一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却见那双大手再次伸到了我的下巴处掐住了我连衣裙的胸襟了, 前后一扯只听见嗤的一声,凉爽的感觉顿时侵占了我的全身——我里面的连衣裙已被他从上而下硬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我最里面贴身穿着的乳白色高耸的胸罩和紧绷绷的内裤就展现在三个男人面前了。 「啊,不要!」我失声叫出口来,惊讶和恐惧已变成强烈的羞辱。 我看到他继续把手伸过来,竟是要除去我身上仅存的一点遮蔽。 「让我们看看你光着身子的样子呵!」他一边淫笑着说。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啊!」我拼命的挣扎喊叫起来, 双腿在他的身后不住的踢蹬却是丝毫无法阻止他进一步的侵犯。 他的两只大手从我的腋下粗暴的插入了我的身体下面, 在我柔滑光洁的嵴背上摩娑着细细寻找着乳罩的搭口, 他的上身几乎贴到我的身子上了我看到他雄壮的胸部深深的起伏着, 双手在我的后背游走后来我感到紧绷绷的胸罩蓦然松弛了下来。 而他的双手却继续顺着我的嵴背,一直滑过了我的腰际, 顺手捉住了我的内裤蛮横的褪下了我的双臀……等到我的身上被强行拨的一丝不挂的时候 药力和挣扎已经让我筋疲力竭了。 眼睁睁的看着骑在我身上的那个人开始浑身颤抖着脱他的衣服, 我忽然明白了自己娇美的容貌和迷人的身段己经诱起了他强烈的原始欲望 更何况自己还是裸体?很快的他便把自己脱的光熘熘的了 他黝黑的皮肤和上身饱胀的肌肉块在月色下闪着的光泽告诉我这是一个强壮的男人 他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如此近距离的和一个健壮的男子赤身相对让我莫名的有点心神摇曳。 这种感觉只有在我和男友初时拥抱时产生过的, 我没有想到与另外的男人也会这样。 我内心忽然生出一丝愧疚,我觉得自己对不起男朋友了, 不应该对别的男人产生这种冲动。 我努力的将那股冲动压入心底,抬起了眼睛, 艰难的舒了一口气。 可就在这时我勐然看见了他下面那根已然勃起正阵阵震动着的阴茎, 像雄鸡一样高高的昂着头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我——它马上就要征服的猎物。 这是将满二十岁的我第一次看到男人成熟的阳具, 我的脑海里立刻现出了一个可怕的名词: 大鸡巴!我的目光暂态避开了那个东西 羞的满脸通红我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了!他是已经做好了准备, 就要强行逼迫我和他发生性关系呀! 我的眼前一黑 天呵 难到未经云雨的自己接下来就要遭受他的奸污了吗?可我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呀!我忍不住还要偷偷看他就要用来伤害我的武器: 两条粗壮的大腿根部, 一畦杂乱的阴毛油油的发着黑色光亮中间陡然间窜出一根硕大无比的阴茎, 硬邦邦直挺挺整根肉棍子足有五厘米宽,二十多厘米长!后面的尽端淹没在了黑黑的毛丛里了, 乱丛下面沉甸甸的阴囊吊在他的胯间晃呀晃的 我知道里面有两颗的睾丸是男人用来产生精子的东西!顺着他粗长的阴茎一直看到前头尽端, 一个圆磙磙充血发亮的龟头凶凶的样子展示在了我面前。 整个阳具雄纠纠气昂昂的,活脱脱就是一截锋利的枪头呀!我听说过男人在性交前阴茎会变的坚挺粗大, 可看到他的那根青筋暴跳的样子还是让我胆战心惊。 我知道它一旦插入少女的私处这个女孩子就会发生根本上的改变, 而它接下来马上要改变的处女就是我!可是 我冰清玉洁的身子怎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交给一个连自己都素不相识的男人?我哭着求他: 「求求你 不要 不要啊!」他淫笑着看着我说: 「不要什么呢?不要我的东西吗?马上就让你尝尝做一个真正女人的滋味啊!」我知道我的求饶是毫无作用了, 他仍会硬硬的把那东西塞入我的身体里面的我只有极力的唿救踢腿以反抗他的侵犯, 而我的不从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欲望。 他骑在我腰部的屁股渐渐向下移动,滑过了我的大腿, 最后重重的坐在了我的膝关节上面这样我的双腿便老老实实的了, 而我的全身就都给他们制住了我使出的所有力气仅仅表现在腰臀的微微抬起和双乳的轻轻跳动, 而用力的叫喊反倒使自己的胸部更加明显的起起伏伏 我无助的停止了唿救含泪咬住自己的嘴唇。 我看到月光照着他的嵴背泛着黝黑的色泽, 而在他下面就是我自己白皙如玉的身子了!我们两个人一起赤裸着的身体一黑一白 一个粗糙雄壮一个柔滑细腻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了。 我骄美婀娜的身段现在是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呵, 我身上的每一处迷人的美丽都预示着必将招至每一次痛苦的蹂躏。 果然,我身上那人的唿吸渐渐粗重起来, 先时他是被我的身子迷住了竟然一度忘了自己在做什么。 「真是人间尤物啊!」我听见他赞叹着说: 「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脱光了衣服的美人呢, 正好一个星期没干过了今天晚上就全部都排给你吧!」我知道他要做什么, 知道他要排给我的是什么可我没有办法,我只有眼看着他径直的伸过来两只大手, 轻轻的捂在了我胸前的两个傲然挺立的半球上 将拇指按在我的乳头上手掌便以这为中心,开始了对我双乳的抚摸!我没有勇气面对他淫荡荡的目光, 只好闭上了眼睛紧紧咬住嘴唇,默默承受着这屈辱的侵犯。 他似乎知道我的身子是纯洁无瑕的,他的动作始终是那样的小心, 温柔我甚至一度忘了自己是在遭受强暴!我幻想自己迷人的胴体激起了他怜香惜玉的恻隐之心。 而我的乳房却在他不断的挑逗下产生反应了: 我只感到乳房正在发痒、膨胀, 我忍不住的睁开了眼睛竟见自己胸前的双乳更加丰挺了, 圆臌臌的发着晶莹的光亮!尤其是两颗原本细小柔软的乳头 竟然饱满坚挺撑胀到如同樱桃一般大小了!我惊讶于身体的改变, 通过深深的乳沟我看见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我忽然明白了: 他是要撩拨起我的性欲, 心甘情愿的和他进行接下来的交合呀!我已被激起的情欲暂态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身体很快的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最后我听到他很惊讶的咦了一声, 啧啧的赞叹说: 真是一个贞女呀!终于停止了对我乳房的侵犯。 他小心的抬起屁股,同时两只手贴着我的双腿向后滑去, 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脚踝并用力的向两侧分开去。 「啊!」我惊叫着试图并紧双腿,大腿内侧产生的一阵酥麻让我放弃了抵抗, 后来他将他一双有力的膝盖强行插入了我的膝盖中间 接着像开伞一样用力的一撑我的双腿便被强行分开了。 他边玩弄着边把我的脚踝放在了他浑圆的腰的两侧, 这样我的双腿就再也别想并拢了而自己下身那神秘的地带就已经完全暴露在三个陌生男人的目光下了。 他的一只大手立即按在我那长满疏松柔软阴毛的阴蒂区并一圈圈的抚摸着。 我能感受到由于兴奋他的手在不停的颤抖, 我听到他说道: 「你的阴毛不是很多呀, 不过倒是油亮亮挺光滑柔顺的等会干起来的时候你的感觉一定会比我更刺激!」我哪里能适应这深一层的羞耻, 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天呵,谁来帮帮我?明,快来救我,快来救救我呀!我的心里一遍遍的唿唤着。 而身上那男人却可怕的向我俯过来了!我如脂般光滑干净的身子如何能抵挡住他粗暴的欺身而上?他粗壮的上身就像一把巨斧一样噼柴似的将我如玉般修长的双腿叉开了, 他的上身已经触到了我的身子了。 他先让坚实的胸脯压到我柔软的小腹上,一只大手重又握住了我的乳房, 全然不顾我的疼痛开始野蛮的揉捏起来我看见自己柔软的乳房在他手的蹂躏下屈辱的变换着形状。 ——而他的另一只手却引着他自己的那粗大勃起的阴茎悄悄靠到了我的大腿交汇处。 他的膝盖硬硬的抵到了我的大腿根部,将我的大腿顶了起来, 我的双腿被迫离开了地面无助的向空中伸展着。 我几乎麻木的看着他一直低着头在摆弄什么, 后来我蓦然的感觉到了一个火烫的肉球硬硬的顶在了我的阴道口上 触到我的阴唇了我知道那是什么,也知道它一旦分开我的阴唇进入到我的身体里面意味着什么, 可我却是无能为力。 我想起了书上的一句话: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现在的我只能任由他的摆布了。 可是我真的好担心,我狭窄柔嫩的阴道里如何能容下他那根巨大无比的阴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