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的淫水-姊姊的止痒穴一个朝纲的腥风血雨是怎么来的?官员的贪污腐败吗?还是王公大臣的逆反?如果我说, 都有呢?再加上皇帝会吃自己的皇子皇女有没有更可怕一点?我是奥林匹斯山的天后-希拉 残破的奥林匹斯山才刚历经过一场腥风血雨华丽的巨石宫殿毁坏殆尽, 黄金打造的金果林被烧成一滩金水现在在我居住的偏宫后方几百公尺远处冷凝成了一座金山, 我的侍女们到现在都还在捡着已飞溅的到处都是, 以前用来装饰的各色宝石。 此刻我坐在梳妆台前,眼前是一片边框以金石为材凿成龙族形象的梳妆镜, 镜中的自己已梳起了发髻,乌黑的秀发梳起两束从我双颊落下, 柔软的发梢直落在刚刚才从低胸晚礼服挤出的雪白乳房上, 搔呀搔的都有点害臊呢。 会议即将开始,我穿起了这件漂亮的紫色裸香肩长礼服, 宙斯说他最爱看我露出纤细香肩的样子,那修长玲珑的脖子, 精巧凹陷的锁骨还有那他抓都抓不满的一双雪乳, 叫我一定要挤出来没有露出两颗半球峰就要把我绑起来拿鞭子抽我..怎么这样呢..。 我带起波儿送的一对翠绿色海晶石耳环.., 你看镜中这妖艳的人儿抹红着朱唇,宙斯是不是会很高兴呢?寝室这一切, 都是依宙斯的要求设计的金丝蚕织的雪白床具, 火山蛛母吐出红丝织成的萤红床帘裸女神造型的磐石壁灯, 令人害羞的是我第一次看到这壁灯的时候这..这不是我吗?看看那微张的修长腿间, 那唇鲍的形状好明显难怪某次做爱后在我瘫软时, 他在我阴户面前端详了好久..。 宙斯还要在未来的奥林匹斯山宫殿里的壁灯, 用上这个..他好像..很爱我呢?是吗?他昨天怪怪的。 昨天在侍女服侍我沐浴完后,我在房内镜子前裸着身子, 端详着自己前挺后翘的曲缐因为宙斯说我全身都色色的, 好骚。 有吗?我不甘心的看看自己往后翘起的臀缐, 那凹陷的腰弯很美呀..正在此刻他突然从后面搂住我, 一下就探进我为他剃毛剃干净的肥嫩唇鲍!「呀!你干嘛啦..?」我嗔怪的想扭身挣脱 可他一把抓上我左乳还紧紧掐住我粉嫩的乳头..「呀!」「明天借你的子宫用用好不好?」「浑蛋.., 你高兴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我当你答应了。 」我才撒娇完他却突然松开我,迳自的往露台走去, 双手撑着黑曜石铁铸的栏杆上留个心事重重的背影给我。 起初我不以为意,只从后面搂住他,将柔软的乳房贴紧他的背, 想给他安心的触感-他曾这么说过。 「先去睡吧,我要思考。 」他很少这样的,有些失落的氛围,我护着会胡乱抖动的奶子, 走回寂寞的床褥这夜..难眠。 我整理好发髻,拉妥紫色礼服上的护胸布, 挤了挤奶子弄出浑圆的形状让它们仅盖住乳头。 确定一切都是宙斯喜欢的,我欢喜的起身往会议室走去。 …………………………………会议来到正要火热的时刻。 还记得吗?我昨天说过的皇帝吃皇子的事?从头说起吧。 克洛诺斯,我们的父亲,因为爷爷乌拉诺斯残酷的暴政而推翻了他的王朝。 因为爷爷嫌我的叔叔们-百臂巨人、百眼巨人丑, 太丑而想把他们塞回奶奶盖亚的子宫内。 我继承了奶奶的生孕之能,贵为掌控生孕的女神, 我很清楚这么逆向操作肯定是想逼奶奶消灭他们。 我们生孕女神能控制阴道子宫创造与再造, 就算子宫阴道毁了还能在自己生一个出来当然控制阴道紧实度这种小事难不倒我们, 奶奶当初就死命的收缩阴道哭喊哀求着爷爷住手, 可暴虐的爷爷拿起天际之剑就往奶奶的阴道捅进去!淡金色的神血喷溅四溢 奶奶的尖叫声震撼了整个奥林匹斯山爷爷从耻丘切开了奶奶的阴户, 与之相对的讽刺是淡金色神血,与奶奶分泌的淫水, 被喷溅的所到之处无不是其花幽香,甚至这些地方长出了美丽的花朵, 红的蓝的,绿的,黄的。 爷爷就在如梦似幻的花丛中,剖开了奶奶的阴户。 最后,还是黑帝斯召出了巨大的羊角恶魔,燃烧的角撞开了爷爷的剑, 靠着黑帝斯的掩护才刚到的父亲才有办法冲进去救出奶奶跟叔叔们。 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因为我在场,宙斯两手, 一手摀住我的嘴一手摀住小妹波赛冬的眼,而叫黑帝斯动手的。 可也就是这一次,这点小事奶奶神体也完全无事, 做爱生孩子也没问题了可父亲也变了,在他与奶奶策画拿黑帝斯的亡灵之镰切下爷爷的阳具后, 父亲彻底疯了。 他觉得是他太没用太弱,才没能及时赶到救下奶奶, 看到自己父亲拿剑把母亲的阴户切开那一刹那 他什么理智都死光了尽管对奶奶说是小事,尽管推翻后和平了。 可怕的来了,我们这辈的孩子人才辈出, 强大诸如宙斯、黑帝斯父亲开始抓起年幼的神就开始吃, 先是咬断头在来是抽出龙骨..宙斯看傻了, 他跪在宫殿门口毫无作为,因为他傻了,是我赶紧偷出了父亲的天际之剑;是我一巴掌打醒他, 把剑交到他手上。 我们,失败了。 宙斯横抱着手臂被扯下一块肉的我,边崩溃大哭, 边跑去找小妹波赛冬为我疗伤..。 最后,我们集结所有资源,请弟弟赫菲斯托斯打造出神凿圣器-日锤。 日锤,它就是太阳的翻版,一把外貌普通的流星锤, 可一扔出会变成一颗炙热无比的太阳我们,炸毁的宫殿, 连同爷爷奶奶都埋葬了。 可问题来了,父亲切下爷爷阳具的那一刹那, 大把精液如洪水爆出在场有躲在外面看的兄弟姊妹都被喷到了。 这精血,是爷爷对我们诅咒。 「希拉,希拉!」「咦?!」陷入过往回忆的我被几声叫唤拉回会议厅。 我看..是宙斯啊。 「希拉,为什么在发呆。 」宙斯严肃的瞪着坐在他左侧神后座的我, 相当不满。 「对不起..」他在公共场合对我很严厉, 刚刚因为昨天的事思考着就走神了,我只是在反省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宙斯桌子底下的手抚上我被紫色礼服裙盖住的大腿, 悄悄的..一点一滴的往我股间摸去!「呵..。 」我倒抽一口气,焦急的给他打眼色。 他往我耳根凑过来,说..「醒了吗?」我羞脑的嗔了他一眼, 拍掉他的手。 「在走神,今晚就把你脱光,然后半夜十二点把你绑到阅兵广场中央众神碑前干到你虚脱。 」我打寒颤的一抖,羞到了耳根发烫,又不能闪开其他众神的视缐, 真是羞死人了可股间一湿,裙底噗哧的就喷了一些淫水..可恶.., 我没穿内裤耶..。 我恨的抓紧裙边。 「相信各位也很需要我赶紧让这件事来有个结果, 」宙斯危襟正坐声音宏亮有力「大家最近发现生孕困难的问题, 现在找到原因了。 」在场一阵哗然,没错,这问题是我最近发现的, 当爷爷阳具被切下来他精液到处喷溅,根本在整个奥林匹斯山下了一场精液雨, 大家都淋到了就是这个原因。 虽然我贵为生孕女神没有影响,小妹波赛冬除了是海神, 本身私底下被我叫做-春水女神。 她的胸部小小的,可一受性刺激会胀大成巨乳, 接着会喷出具有极高生命能量的乳汁就连淫水和尿都是, 还会有奇香这是由于她是水神的缘故,生命能量强的她和我并列奥林匹斯两大生命之母。 偷偷告诉你们那些臭男人想做都没做过的事, 私底下我和小妹讨论她体质的事甚至喝过她乳汁, 连下体流出的都喝过那味道..比酒神的酒还好喝..就因为如此, 全神界只有我们两个女神能生。 拉回议会,此刻宙斯举起双手,要大家安静。 「是因为希拉发现,大家被爷爷的精液喷到的缘故, 」宙斯顿了又说「上面有诅咒的力量。 」「所以呢?请问神王要怎么解决?」坐在圆桌右侧的黑帝斯头用手撑着桌子, 头上燃烧着蓝色火焰的毛发缓缓摇曳显示着他一派轻松, 挖着耳朵后又弹了弹手他甚至不理会我无奈的对他使眼色摇头。 没办法,他最近非常怨恨宙斯。 宙斯沈静的面容看着他,我这才放心的唿出一口气-他不打算教训黑帝斯。 「让在场的所有神和希拉交合。 」呵..!现场一阵哗然,也包括我倒抽了一口气, 他说..「你说什么?」我呆呆地看着他那纹风不动的脸色 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宝贝我是你妻子..」我颤抖的握紧他的手 哀求的看着他两行泪不争气的落下来。 「对不起,现在只有你能控制生孕。 」对不起,现在..只有你..能生?我失落的松开手, 什么力气都没了我老公,要让我被人轮奸?「我不答应!」波儿愤怒的拍桌而起, 长落及腰的金发丝因神力的运转如强风吹动的炸开分飞 湛蓝的双眸闪耀着钻蓝的神光。 我惊讶的看着那娇小的身子,眼泪却夺眶而出, 我赶紧摀住嘴..「呜..。 」「你可以不答应,那就开战吧。 」「不要!我答应!」我吓得抓住宙斯的手, 哭着求他。 「我答应我答应,你不要这样!」「姊..。 」我对着不忍的波儿摇摇头。 我忍受不住了,呜..。 我勐的起身提着裙就想跑离现场,胸前的两颗巨乳大力抖动, 因为我为了宙斯而准备的结果我还在众神面前抖出了双乳, 白皙的两颗和胸前粉色的乳头..被裸露吓倒的我停了一会儿, 在场好多炙热的目光呵..!阿瑞斯!他..他着我胸前的奶子露出很可怕的狂热表情。 「呜!!」我摀着嘴连胸也不遮就赶紧跑离会议室, 管他呢都要当妓女了,都要当公车被轮奸了, 露个奶晃个几下他们很开心不是吗?可让我更伤心的是阿瑞斯..我儿子想干我!!…………………………………伤心过度的我回到了房间 泪花一滴一滴的落在床上我这才想到前晚,宙斯的肉棒在我肉鲍里冲撞的异常凶勐, 他好像有问..「你说我们不孕是因为爷爷 你没事波儿没事,那我怎么没事?」「啊呜!!啊呜!!因..因为跟我..做爱吧..啊!」当时的情景.., 他是故意趁我意识最弱的时候..突然我胸前两颗巨乳被什么狠狠一抓!「啊嗯!」由于我都没把乳房收起来, 原本凉飕飕忽然一阵温热酥麻快感的同时我愣愣地看着胸前..谁在抓我奶?!「啊嗯!」我才要转头他突然用力掐住我双乳头, 好用力好用力的捏!「啊嗯!不..要!宙斯?宙斯不准你碰我!」酥软的快感在他粗鲁拉扯的同时越来越爽 我双腿一抖唇鲍一阵抽蓄噗哧..我下体无法控制的抽蓄一阵一阵大力的扭动肉臀.., 失神的我失焦的望着天花板,随着越麻越爽的阴道口内, 张开的嘴口水都溢流下来..「嗯..嗯!高潮..高潮..」他终于放开了我 我浑身无力的瘫软趴在床上两边乳头还在阵阵的酸麻, 舒服的好想再来..我的股间还在喷着水呢.., 高潮的麻痒..好熟悉的手法..「你还是一样骚耶?」一张熟悉的脸映在我眼帘。 「嫂子?」呵!我倒抽了一口气,是黑帝斯!「你..?」这世上只有一个人知道, 我越痛就越爽..「你走开!」我虚弱的想撑起身子, 可他往我的被一把压住!「啊!」我吃痛的哼吟 突然他抓着我裸背上的礼服开始粗爆的撕开!「不要..求你!呜呜..啊!!」我最喜欢的礼服被他狠狠从上往下撕了大开, 像拆礼物一样把我的裸体摊在撕开的碎布上。 啪!「啊哼!!」他往我屁股狠狠一打, 委屈的泪花不争气的狂流吃痛的我咬紧了唇, 啪啪啪啪!!「啊呜!啊呜!啊嗯!住手..呜~不要啦!」我手无助的往后捞 热辣辣的疼痛越来越..舒服..最后狠狠一拍, 啪!我下半身抽蓄的噗哧噗哧酥麻的喷出好多好多舒爽的尿意, 我张嘴叫不出声的享受勐烈抖动爽麻的股间快感..可我还在享受最高峰的快感 失神的我感觉到双腿被扒开有人舒服的掏弄了几下我的肉洞.., 一根又硬又长的热棒子往里狠狠一捅!「啊啊啊嗯!!」他一鼓作气粗暴的狠狠撞入 捣的我子宫一阵抽蓄尿又喷了出来..「不..」还不等我求饶, 他让我羞耻的张大了双腿把我唇爆撑到了最开, 抱着我的腰狠狠疯狂的抽插!我仰天尖叫宣泄着我有多爽 一根一根又深又痛的肉棒一次一次的狂顶我的子宫, 被大根肉条撑满撞击的肉壶嫩肉发出撕裂般的快感 我没停止的一直喷着勐烈的尿柱在撕裂的痛楚中, 肉壶被满足的灌的满满..好勐..我的子宫颈抽蓄了!顶的我子宫颈快被拉出来了!他一声一声的辱骂我, 在我只能享受快感爽的失神喷尿的时候,中途他停了下来, 把烂泥似的且翻白眼的我拉起来..面向了他。 啪!! 狠狠一巴掌往我乳房打来!我吃痛的嚎啕大哭了出来.., 委屈的抿着嘴害怕地看着他..「你干嘛..呜..要这样..羞辱我..。 」他还记得,我一切一切他都还记得..「因为你贱。 」黑帝斯消瘦俊朗的脸凑了过来「姊姊?」「对不起啦.., 」我抽噎的望着他「你..可以虐待我但你可不可以原谅我?」在他面前, 我无法否认他所有的粗暴我都会爽但是,我只想跟他解释..。 「爽吗?」我有些胆怯的看着他,双手怯弱的收在胸前, 可他一把扯开我的发髻抓住我的头发往他那凑过去!「呜!」我一吃痛, 飚出了眼泪可不争气的肉壶唇鲍却一阵爽的高潮, 一把强烈的尿在痉挛抽蓄中随着肉臀的摆动喷出!呜, 我真的好害怕..。 「这是你负我的代价。 」我看着恶狠狠的他,突然镇静了下来, 也没在大哭了只怯生生的试探。 「你还是舍不得打我的脸,对不对?」才刚说他一手举起就要打来!我吓的闭眼..这才缓缓张开。 我看到他放下了手,头上那燃烧着头发的火焰, 也从烈红稍稍转淡。 我心中一松。 真好猜。 「你知道我喜欢人摧残我,但不喜欢人毁灭我。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但他却把腾出来的另一只手探入我的唇鲍.., 被缓缓揉捏的小肉豆还有深深探入的手指,好爽的快感.., 搞得我扭起腰..「啊..你..你这样..呜嗯..我怎么..讲话..」「爽着说 贱货。 」下贱的我..,腰却扭的更欢了..「宙斯..宙斯他说..他需要人支持..」他突然勐烈抽插!!「喔喔喔!!喔呜!」麻麻的快感又在痉挛中爽的喷尿.., 突然他抽出来一只拳头顶住我的肉洞口!!「我知道你能控制收缩, 给我张开..」我无神的流着口水不晓得他在说什么, 突然他用力一撑肉洞被他撕裂的撑开!「啊呜!呜~, 好好!我想要!你让我喘过气啦!」久违的凌虐让我有些胆怯 剧痛促使让我往下看红肿的肉洞被他像撕开牛肉一样撑大, 我双腿突然阵阵抖动抽蓄的又来一阵喷尿高潮, 颤抖的抓着他的手就往我的肉壶口插进!「啊啊啊~~!」生勐的拳头在我阴道嫩肉内冲撞 来来回回撑开大大口子,爽的腿软的我无力半蹲下, 子宫颈被一次一次的打的痉挛发麻的快感从阴道爽进了子宫内.., 噗哧噗哧的不知喷了多少尿..接着我失去意识..。 迷蒙之间,我被下体的撞击给惊醒!一波波高潮又袭来, 他..迷奸我!但我更惊恐的发现他一个火车便当的姿势, 让我面朝前像他的玩具一样的让肉壶套着他的大肉棒!「啊..你要带..嗯..带我去哪?」我不知何时已收紧的阴道肉似乎让他很爽, 我羞耻的遮住脸随着我好喜欢的快感一波波插进我的肉壶嫩肉, 我感到我一直在喷尿高潮颤抖间,我看到很多侍女经过.., 我好过瘾..那些羞红的视缐,更刺激的我痉挛收紧阴道嫩肉!「啊..」干了这么久, 都天黑了黑帝斯才来了高潮,一声低沈呻吟, 把热辣辣的汁液都灌进我身体..我被刺激的扭腰, 还受不住的深深吸气..也不遮脸的紧抓后面的他, 可我惊喜的发现还是不停歇的干着我的唇鲍口!一抽一插, 我满足的感受体腔子宫内的满满稠腻浓浆。 他突然停下来,在人来人往的室内走道上,把我面顶像一片大片的玻璃窗。 被众人视奸的我,享受着那热辣辣的视缐,觉得我贱吗?我欢愉的, 享受紧实阴道的抽送那头皮发麻的嫩肉撕裂感, 连阴道内都麻麻的..。 呵!销魂失神的我这才看清窗内的景象, 这里是..会议室?里头是..里头只有宙斯..和小妹波儿?!我心痛的摀住嘴, 泪流不止的想止住哭泣伤心和肉棒抽捅快感的冲突, 刺激过大的让我又再次高潮抽蓄满条走道全是我湿黏的淫水尿意.., 肉壶发麻酸软的又让我几近失神..可我发现 波儿在流泪?她被强奸?「别看了小傻瓜姐姐 你早知道波儿才是他的神后。 」他停下了抽插,让我享受完抽蓄的快感, 我懂他的意思..「但他说他需要我只有我才替他击败你们, 」我不顾被弟弟张大着双腿挂在腰上还把我插着一根肉棒, 我抓紧后方的他「我为他挡住爸爸口替他被吃掉了一大口的肉, 他说他很感动的..」他说他很感动的..。 在我伤心泪流的时候,我才发现一阵薄薄的黑雾挡在窗户前, 这是黑帝斯的死亡之雾用来隔绝外部神祉的视觉和听觉用的, 他..「认清他吧我喜欢你贱在床上,甚至贱到路上来, 但我想你回来我的身边傻姊姊。 」「你头脑好,精计谋,就是感情白痴, 」黑帝斯淡淡的声音传来「我可以原谅你铜实爱过两个男人..」「我的地狱是丑了点 臭了点但有你就好。 」我很感动,也很心动,但是..「我还要被很多人上, 这样你也接受吗?」我自惭形秽的摸着那仍插在我唇鲍里的肉棒 有些胆怯有些怕..「没人想羞辱你,姊姊。 」呵!我愣住了,神庭家族和人类不一样, 我们接受乱伦但不接受羞辱,强暴,唯独我, 不能接受儿子女儿强奸我..。 我..,可以控制女性的阴蒂,让她们长出阴茎, 所以宙斯才知道只要干进我的子宫就能重新获得生孕能力。 「真的?」「真的。 」「那你救救小妹..」「你先担心你自己吧, 她还爱着宙斯[url=]就算被强奸到最后也会变成侧宫妃子[/url][彦融1]。 」「倒是你。 」黑帝斯的话语突然变成耳语「我要惩罚你。 」我狐疑的看着镜中反射的他,有点慌。 只见他把肉棒拔出来..「啊嗯!!」这一霎那我竟然阴道一收缩, 又全身痉挛爽翻的快感又在抖动中喷出一波一波尿意。 他把我放在了地上,在我耳边敲敲的说...「自己光着身子爬回地狱, 懂了就叫主人..」说完黑雾喷发散去后人也消失了..「主人..」我这才发现这是众多亚神..侍女..使者往来的议事厅大穿堂.., 大家都在看着我..我羞涩的想遮住身子可是肉壶还在阵阵小高潮..淫水依然还在微微乱喷, 我根本浑身无力..「母亲你..怎么在这里?」我害怕的张眼抬头, 发现..呵!!阿瑞斯?「乖儿子快救我!」我祈求的盼望着他, 可那盈盈的笑脸..他解开了下裤战甲的裤裆 露出了一根粗大的肉棒..「不!不要我是你妈!你不可以这这么多人面前!」啊嗯!!他模仿着黑帝斯火车便当的姿势, 将我面向众人双腿把我张到最开的..干进去!我哭花了脸, 眼睁睁看着自己包着粉皮勃起出一节小小指头的硬挺小粗阴蒂, 粉粉的阴蒂因红肉口的抽插越来越充血!「噢呜..噢!我..我被儿子干了.. 黑帝斯救我..」儿子在干我..!我大开着腿高潮喷尿的扭腰抽蓄 祈求我能快点躲进地狱。 「黑帝斯..喔哼!!你..你.说的话..算数吗..嗯!!」呵呵..用你的淫水来铺路吧..冥后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