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癫帝国的贵族区内,其中一座豪华堡垒住着一位满清亲王名叫爱新觉罗.溥达, 凭着亡国前偷运出来的财宝令他可以继续过着奢华的生活, 早逝的妻子为他留下一位宝贝女儿她便是爱新觉罗.华婷并拥有先皇御赐「送珠格格」名号, 溥达对这掌上明珠极度溺爱令华婷从少便变得刁蛮任性。 时光飞逝华婷已经是一位年华双十的青春玉女, 溥达为了取得更高的社会地位竟将华婷许配给当地一位极有威望的公爵 而这公爵却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年龄相差半个世纪的老夫少妻配合当然没有好下场, 天生淫荡的华婷早已在大学时候便有了丰富的性经验。 最后更在公爵府邸勾搭上几名强壮的男仆、园丁和司机。 纸不能包火,终于给老公爵发现了奸情, 为了发泄心中怒火和保存名声于是暗中将奸夫一一干掉, 毕竟老公爵还是深爱这东方小美女所以始终不忍痛下杀手, 但不知好歹的华婷竟怒骂他无能不能满足自己性需要然后拂袖而去。 士可忍孰不可忍,愤怒的老公爵拿着匕首从后追上, 却在门外遇上闻风而至的十多名记者。 “公爵先生,听説公爵夫人有婚外情, 这是真的吗?" “公爵先生听説你们的夫妻感情不太好, 这是真的吗?" “公爵先生你们会离婚吗?" 一连串的问题令老公爵不知所措, 但总不能当众杀人于是急急将匕首藏回口袋眼巴巴看着华婷远去。 如此丑事令老公爵不得不向他的侄儿诉苦, 而他的侄儿便是大癫帝国的现任国王乔治八十八世 三次婚姻失败令乔治八十八世对异性恨之入骨 老公爵的遭遇就如感同身受于是决定重啓废除几乎一个世纪的「淫妇惩治条例」来对付华婷这个淫妇。 不知大祸临头的华婷在外面玩了几晚一夜情才返回外家, 溥达和管家的面上却满面愁容究竟家里发生了甚么大事? 华婷由于衣食无忧, 所以长得肥肥白白讨人喜爱圆圆趣致脸蛋有些像那位新入行的日本AV女优有花もえ, 此刻的她满面春风手持名牌手袋身穿极为诱惑的粉蓝色樽领无袖连身裙, 正面看去十分保守但裙身却短得可怜几乎看到女性两腿间的禁地, 两侧腋下位置开至腰部可以看到乳房侧面不过最大胆的是背后deep V设计竟将整个后背和大半个桃尻都露了出来, 面对如此美女穿得如此性感世上又有那个男子不动心?不过溥达和管家对华婷这个豪放女早已见惯不怪。 “女啊!你对老公爵干了甚么?他们要来取你的命了。 看到女儿回来溥达立刻大声质问。 “只是骂了他几句无能、垃圾、废柴……这老不死又想甚么了?"华婷不屑地说。 “你怎能对老公爵如此无礼, 现在闯祸了他们已重啓"淫妇惩治条例“三天后便会对你执行死刑。 "爱女心切的溥达从未如此痛骂女儿。 “老爷,不好了!国王的红衣皇室侍卫也来了, 看来小姐逃不了。 "管家向窗外一看像有所发现,原来屋外大片草地和树林的远处布满不少身穿鲜红制服的卫兵, 在这青绿色环境下显得份外抢眼。 “难道他们想在行刑前进行就地软禁?"溥达面色一沈说。 “开玩笑?凭这群家伙想困住本姑娘?看我如何打发他们。 "华婷口里虽硬但毕竟还是金枝玉叶的女儿家, 于是点起香烟吸了两口来壮胆然后打开大门怒气冲冲直向红衣侍卫走去。 “你们听着!我是贵族后代也是公爵夫人, 再不离开我便对你们不客……"华婷这句话还未说完 一颗子弹便从树林暗处射出将华婷指间香烟射断。 “你……你们竟敢……"自己竟成了活靶, 华婷吓得呆若木鸡全身发抖。 溥达和管家见状于是冒险走出来将不会动弹的她急急搬回屋内, 呆了一会儿华婷才定过神来大叫: “吓死我了 他们竟然对我开枪。 " “看来是枪法如神并且拥有杀人执照的黑衣侍卫也来了, 今次更加麻烦了。 "管家叹着气说。 “爸,现在怎么办?我不想死呀!呜……"华婷自知闯下大祸于是哭着向老爸求救。 “女啊,命令是由国王发出,我也无能为力, 唉……"溥达说罢便和华婷相拥痛哭。 “老爷,你有听过「羔羊会」吗?"管家突然向溥达问了一个问题。 “甚么「羔羊会」?贩卖畜牲的吗?你的意思是最后晚餐给小姐做羊扒?"溥达向管家怒道。 “不,「羔羊会」不是卖羊的,它是专门出售替人受罪的「代罪羔羊」, 换句话说「代罪羔羊」代替了小姐接受死刑, 小姐便不用死了。 "管家满有信心地说。 “真的可以吗?爸,无论多少钱也要买一头回来代我去死。 "这一缐生机令华婷停止了哭声。 “你有把握?"溥达看着管家半信半疑。 “放心吧,只要如此……这般……"管家说出自己的计划。 “好,就交给你办。 "溥达在夹万取出一小袋钻石交给管家,由于红衣侍卫和黑衣侍卫的目标是华婷, 所以只是循例查问几句管家便可以毫无困难带着钻石离去。 另一方面, 溥达代女儿向大癫帝国国王要求在行刑前向他们所信奉的「九天神女」(注: 又称天女)作最后祷告, 基于人道立场乔治八十八世也没有作出拒绝。 三天后也是华婷行刑之日,这天的大清早, 震耳欲聋的鼓声锣声由远而近引来红衣侍卫的注意 只见管家带着一群奇装异服的人擡着一个人般大的神像归来 这神像不像一般神像宝相庄严衪的外形是以色相来普渡众生的裸女, 但五官端庄秀丽没有一丝淫邪如流水般长发向两边披下刚好遮掩一双巨乳, 而玉手放在胸前摆出沾花手姿势整个盘坐的神像就这样安放在莲花座之上。 早已收到放行命令的红衣侍卫准备让这班人通过, 但警觉性极高的黑衣侍卫队长却觉得神像有点古怪要来检查一下 细心检查之下终于给他发现神像两旁竟有暗扣 难道里面藏有甚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暗扣被打开里面只有空心的空间而且甚么也没有 黑衣侍卫队长心有不甘正想深入检查这时红衣侍卫队长上前劝阻才让管家他们顺利通过, 最后将神像搬进溥达的屋内。 所有闲人退出屋外只剩下溥达、华婷和管家向着神像进行祷告, 不过这只是一场掩人耳目的把戏真正目的是要将「代罪羔羊」运进来和华婷交换身份, 管家将神像搬开露出莲花座上的圆型暗门 难道「代罪羔羊」便是藏身其中? 但像饼干罐只有一个小小出口的莲花座要来藏着一个活人实在匪夷所思 除非她是……一等一的瑜伽高手。 管家将圆型暗门打开露出里面的肉团, 然后轻拍莲花座説: “出来吧36号。 "(注: 原来「羔羊会」内的「代罪羔羊」都没有名字只是以号码来代替。 ) 看来「代罪羔羊」是以侧身蜷曲姿势藏身莲花座内, 首先她慢慢地、艰难地将左腿从小小出口伸了出来并且脚掌踏在地上来借力 半个臀部扭动着顺势推出同一时间柔若无骨的左臂也从罅隙中探岀, 伸了出来的部份身体令莲花座内的空位增加也方便了「代罪羔羊」用右手和右脚发力将馀下身体部份像软体生物般逼出 转眼间被囚禁的扭曲躯体终于通过出口再次接触外面的世界 「代罪羔羊」垂下的脸慢慢擡起她和华婷同样是圆圆可爱的猫儿脸蛋, 不过却多了一份刚强味道有点像那位AV美少女川崎亚里沙, 这诡异的柔体术令溥达和华婷看得目瞪口呆。 “老爷,小姐,她便是「代罪羔羊」36号。 "管家对眼前裸体美女作出介绍。 “唔,样子不错,为了我的女儿只好牺牲你了。 "溥达冷冷地说。 美女敌视美女是女性的天性, 只见华婷围着36号绕了一圈然后嚣张地说: “我是贵族后代身份高贵, 能够做我的替死鬼是你几生修来的福气有甚么遗言要说吗?"但木无表情的36号却没有任何反应。 “小姐,她是不会回答你的,因为她是一个哑巴。 "管家代36号回答华婷。 “虽然有她来代替我的女儿受死,但两人样貌却不太相同, 如何骗过执法人员?"溥达突然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 “这个不难,这便是松弛变形剂,地下市场每瓶售二十両黄金, 有了它便可以将36号的脸像黏土般造成小姐一模一样。 "管家将一小瓶透明的液体交到36号手里, 于是36号便坐在化妆台前先将液体均匀地涂在脸上 然后注视华婷记着她的样貌待液体完全渗透进肌肤后便对着镜子工作起来, 只见她在脸上左揉揉右揑揑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将自己变成华婷一模一橡, 这简直是……一等一的易容高手。 “如果她们站在一起,我也分不出谁是我的女儿。 "看来溥达非常满意。 “那么,小姐,请脱下衣服让36号穿上。 "管家继续作出指导。 由于对天女作最后祷告是一个重要的仪式, 所以华婷是一身高贵的旗袍打扮随着胸前钮扣被解开, 华丽的旗袍由华婷身上滑落一具令人喷鼻血的赤裸女体便呈现眼前, 这时溥达又发现另一个问题虽然华婷和36号的肤色、身高和体型差不多, 但是由于华婷性经验丰富乳头被不知多少男仕品嗜过所以颜色较深, 反观36号的乳头却是迷人粉红色另一方面华婷的阴毛浓密而36号则是无毛白虎, 这些生理差别令溥达和管家一时间呆住了。 “公爵夫人,你的行刑时间到了,请快一点。 "门外的行刑官大声催促。 既然时间无多也管不了那么多只好跟着计划继续进行, 36号穿上华婷的旗袍扮成公爵夫人管家将神像放回莲花座之上再将前盖打开, 华婷眼看里面空间狭窄竟不肯躲进去最后溥达软硬兼施才令她就范, 这神像对华婷来说也实在细少了以盘坐姿势坐了进去已没有多馀的空间, 再经溥达和管家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将神像重新合上 里面的华婷已经动弹不得就像人肉罐头幸好神像鼻孔位置设有两个小洞否则一定窒息而死。 一切准备就绪,管家打开大门迎接外面的行刑官, 只见那秃头的行刑官拿着华婷的近照和处决文件施施然走到36号面前目测检查 验明正身后便在文件上签字然后两名红衣侍卫押着36号走出屋外, 整个过程他们也没有理会屋中的神像而屋外的远处早已站满看热闹的人群, 这百年难得一见的裸女处刑谁肯错过? 处决地点是附近名胜尼丝湖 所以他们早已为华婷准备了与众不同的运送工具 那是皇室工兵队花了三天时间利用拖拉炮座改装而成 两个车轮之上安装了由几条铁管支撑的棕色皮革马鞍 马鞍后方是一支设有多个大少铐镣的垂直大铁管 铁管顶部插上大幅的大癫帝国国旗好不威风细看之下这马鞍中央穿洞, 两支一大一少由车轴曲轴推动的假阳具从中伸了上来 这刺激的玩意令人群中男的看得血脉沸腾女的看得掩嘴暗笑。 36号照着指示面向群众站在这两轮马鞍之前, 行刑官便宣读华婷的罪状和应得的惩罚: “淫妇华婷不守贞节 败坏社会道德不行重刑难以服众,根据淫妇惩治条例, 我国国王及公爵大人已批准执行沈江之刑刑前裸体游街示众, 淫妇华婷还有何话可说?" 36号面无表情默默摇头 行刑官严肃地说: “那么现在就请脱去你的旗袍坐在马鞍上吧。 " 于是36号解开胸前钮扣让旗袍徐徐滑落, 因为没有穿上胸围内裤所以一具娇小圆润的女体便直接呈现在群众眼前 惊叹之声随即一同响起大癫帝国的女性大多是高头大马的类型, 这类娇小玲珑的东方女性对这里的男仕来说实在罕见 大多认为就这样杀掉有点可惜。 这时左右两位红衣侍卫便将36号整个人高高托起, 对准马鞍位置便将她放了下去两支假阳具就这样无声无色消失在36号的胯下, 被异物入侵体内的不适感觉令她挣扎起来 但双手随即被强行向后拉到马鞍后的垂直铁管上 在手腕和手肘位置分别锁上铐镣这姿势很自然的令36号胸部向前挺起, 一双骄人乳房更显突出。 一个红色的封口球硬塞到36号口里并用皮带在脑后扣紧令她难以发出声音, 而一个黑色眼罩令她失去视力完全进入黑暗的世界 如此只剩下听觉感受周围的环境。 只是手臂的拘束当然还不足够,他们又在36号的脖子和额头锁上钢环再和后面的垂直铁管连接, 就是这样上半身可以说是动弹不得了。 为了让36号乖乖地稳坐在马鞍上, 一条装有四条铁链的钢腰带便给她戴上然后将铁链分别紧紧锁在马鞍下方四角, 最后36号的两腿向后屈曲锁在马鞍后方的脚镣内 这样整套对淫妇的拘束总算完成。 此时红衣侍卫将一匹强壮的战马拉过来并和载着36号的两轮马鞍连接起来, 行刑官悄悄走过来说: “这是公爵大人临时为你加添的礼物请好好享用。 "说罢一对连着小银铃的铁夹便夹在36号的乳头上, 不能动不能叫的她对乳头的痛楚只有强忍下来。 行刑队伍是时候出发了,战马的拖拉令36号体内的假阳具进进岀岀好不痛快, 而胸前吊着的小银铃随着路面的颠波发出悦耳的铃声 此时行刑官才发觉忘了在假阳具和36号阴道内涂上润滑膏以减低磨擦时对肉洞的伤害 不过现在游街示众已开始总不能把她放下来再涂上润滑膏然后重新锁起来, 万一误了行刑时间谁来担当?于是行刑官悄悄将口袋内的润滑膏掷在路边算了。 战马以慢速穿过大街向着尼丝湖进发, 沿途群众早已有所准备当36号走近时他们便边叫骂边将手中的鷄蛋、蕃茄狠狠掷在她的身上令她污秽不堪。 看着行刑队伍远去,溥达和管家才敢将华婷从神像中放出来, 跟着他们要和时间竞赛在36号到达尼丝湖前在那里准备一切做一场戏来骗过全部的人。 行刑队伍行至半途时却发生了一件意外, 当鷄蛋、蕃茄四处横飞时同样是红色但不是蕃茄的东西掷在战马的旁边, 那是一串点燃了的红色爆竹爆竹的连串巨响令受惊的战马发足狂奔。 由于突然加快了速度,插在36号体内的两支假阳具由二、三秒抽插一次一下子急增至每秒钟四、五次, 这程度对一般妇女已是吃不消甚至有性命的危险 这秃头的行刑官怎会看不出这失控的后果 万一华婷被操死在马鞍上那如何向国王交待?(注: 有一点连行刑官也不知道 这中途掷出来的爆竹根本是乔治八十八世找人干的 目的是让华婷死前多吃点苦头。 ) 行刑官骑上另一匹战马从后追赶, 其他红衣侍卫也徒步跟在后面跑了一大段路程终于追上那受惊的战马, 看来行刑官身手不凡竟然跳上疾跑中的战马勒紧马头硬生生将牠刹停 看着那坐在马鞍上没有反应的36号难道她已晕死过去?行刑官忐忑上前除下她的眼罩 一双大眼睛怒视眼前人像在说: “你们在干甚么!"这充满无形杀气的目光吓得行刑官后退两步 已经被拘束成这样子还怕她甚么?定下神来行刑官立刻给36号戴回眼罩。 行刑官蹲下来由下向上目测36号下体受伤程度, 虽然没有出血情况但两个小洞洞已被插至红肿 润滑膏在出发时已被抛掉行刑官只得吐了两口浓痰在手掌心, 然后涂在假阳具表面作为临时润滑这时从后追来的红衣侍卫已赶到, 于是一伙人便押着36号继续馀下的路程。 被这意外一拖正好给华婷足够时间赶到湖边一处隐闭的地方, 一丝不挂的她做着热身运动准备作最后亲身出场 一切就如管家计划进行着。 行刑地点就在尼丝湖边,那里早已搭建了给国王和老公爵专用的临时观刑台, 而附近范围也站满群众水泄不通好不热闹 距离观刑台的较远地方放置了一件用红布盖着的巨大物件 那便是用来送华婷上路的行刑工具。 终于行刑官将36号这替死鬼准时送到并将她由两轮马鞍解放下来, 由于老公爵视力不佳竟看不出远处的36号和华婷身体特徵有所差异 一夜夫妻百日恩 于是老公爵通过扩音器给她最后机会: “婷, 如果你知错了并当众发誓坚守妇道我们可以重新来过, 否则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 36号不为所动不发一言遥望着观刑台上的老公爵, 旁边的乔治八十八世看不过眼大声宣布: “不知悔改的淫妇留来何用?人来!行刑!" 红衣侍卫先用手铐将36号两手反锁在背后 然后将一条红色像香肠而且外面印上DANGER字样的东西塞进她的肉洞内 最后给她戴上金属贞操带另加挂锁锁上那么刚才红色的东西便封死在体内不能取出。 一个直径约半米由铁枝纵横交错造成的球型铁笼被搬了出来, 它的中间可以打开分成上下两部份36号被强行按下跪在里面, 头部俯下紧贴双膝红衣侍卫立刻合上铁笼并加上挂锁将36号困死笼内, 外面的群众只看到肉团在细小的球型铁笼内蠕动 其实36号已开始进行逃生的行动首先是两手穿过臋部移至身前, 然后取下暗藏在发际的金针尝试打开贞操带上的挂锁…… 另一方面 红布被拉下露出下面期待已久的东西那是从历史博物馆借来的投石器, 就是古代那种像汤匙机器将巨石掷出攻击敌人 红衣侍卫将36号连人带笼放在投石器上。 “叔叔,这个可以遥控引爆淫妇体内C4炸药将她碎尸万段, 而最佳的位置是在半空中。 "乔治八十八世将遥控器交到老公爵手里。 “真的要这样吗?"老公爵又心软起来。 乔治八十八世懒理老公爵的废话,直接姆指向下做出处决的手势, 于是红衣侍卫按动投石器的机关将球型铁笼弹得又高又远 内里的36号竟被巨大冲力弄至金针脱手跌出笼外。 转眼间铁笼由最高点堕落, 乔治八十八世急忙催促: “叔叔, 是时候了快按下遥控器。 " 如果真的这样做那么36号必死无疑, 那老公爵始终犹疑不决没有按下这样便给了36号一个死里逃生的机会。 球型铁笼掉落湖中心産生了水花和涟漪, 36号在羔羊会内是一等一的逃脱高手所以总有两手准备 只见她在发际拔出另一支金针便轻易打开贞操带 然后弄出体内炸药抛出笼外消除最大的危机 她并不急于打开手腕上的手铐反而在铁枝空隙伸手出笼外将挂锁打开, 没有了铁笼的拘束36号便游到湖中深处不知所踪。 “叔叔,再沈下去遥控便会失效,你忘了她是怎对你吗?是她不忠在先呀!这种女人不要也罢!"乔治八十八世这几句话燃起了老公爵的怒火, 当下不顾一切按下遥控器爆炸的水花便在湖面冒起, 最后乔治八十八世宣布今次的死刑就此完结了。 华婷听到爆炸声后便依计跳进水里, 沿着湖边游至观刑台前这岂不是自投罗网?当赤裸的华婷再次岀现在众人眼前 愤怒的老公爵拿着匕首要上前亲手宰了她 却给乔治八十八世阻止了因为根据大癫帝国的法律是不能对死囚作第二次杀戳, 而且所犯罪行也会随着第一次死刑而一笔勾消 这结局令老公爵活生生就此当埸气死了。 这一夜,华婷的睡房里,一位裸女在镜前自我欣赏, 她当然就是华婷 只见她得意地说: “我华婷是不会死的, 死的是36号哈!哈!" 突然锋锐的剑尖便出现在华婷的胸口上, 身后一把女声説: “你错了我才是华婷, 而你是36号。 "华婷忍着痛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36号不知何时闯了进来行凶, 她不是哑巴吗?为何……华婷想到这里便倒在血泊中不会再动了。 这时管家拿着蔴包袋走了进来说: “干得好, 36号啊,不,你现在已经是华婷了,这尸体由我来处理吧。 "原来他们是一丘之貉。 就是这样,36号代替了华婷的身份, 每天在溥达三餐中混入慢性毒药不足三个月36号便取得钜大遗産, 看来羔羊会的生意并不是售卖代罪羔羊而是寻找待宰羔羊 很明显溥达和华婷正是他们的目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