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过天青,江南初夏。 是时徽宗政和二年,帝晋童贯为检校太尉, 使辽。 命蔡京复新法,茶税过四百万贯。 始建二灵塔,上书福延圣寿,保国爱民。 同年,辽主如春州,幸混同江钓鱼,界外各部皆朝, 遇头鱼宴酒半酣命诸部次第起舞,独阿骨打辞不能, 谕之再三终不从。 它日,辽主密谓北院枢密使萧奉先曰,「前日之燕, 阿骨打意气豪雄顾视不常可托以边事诛之, 否则必诒后患。 」奉先曰,「粗人不知礼义,无大故而杀之, 恐伤向化之心。 假有异志,蕞尔小国,亦何能为!」辽主乃止, 阿骨打之弟乌奇迈等尝从辽主猎能唿鹿, 刺虎 辽主喜辄加官爵。 姑苏城外,河畔渔乡,袅袅炊烟。 三五个稚童在一小丘下嬉打,似在争抢什麽物事, 当中围着一男童年约六七岁手里抱着件木马, 早已压坏了形状但任凭余人怎样夺扯不肯放手, 那几个顽童抢的急了扭打更盛。 这时,传来几声娇唿,「燕儿,燕儿,你在哪里?还不快回!」众童听到这唿声, 对视几眼一哄而散。 那男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紧张的摆弄着木马, 发觉马腿断了一条漆黑的眼珠渐渐泛红。 不消片刻,唿声之人寻到此处,一身青布衣裳, 虽然破旧却极是洁净是位清秀绝伦的丽人, 看样子二十几岁头上梳着妇人髻。 丽人见了男童,有些愠色,斥道,「燕儿, 你又与人打架了?」男童举着坏掉的木马 「娘他们抢我的东西!」丽人接过木马看了看 脸色渐缓「燕儿娘改日再给你做个,走吧, 快回去。 」母子二人转过几条小路,到了一间茅屋, 屋内甚是贫破幸得丽人生性好洁收拾的一尘不染, 竈上冒着腾腾的白气想是蒸着的东西熟了 丽人揭去盖帘 盛了几碗粗米饭摆了桌椅, 进到内室。 这内室装陈奇特,虽是简陋,处处贴着金纸, 乍看去富丽堂皇木床上坐着一男子更加奇怪, 穿着件缝缝补补的黄袍面貌俊秀依稀是个美男子, 头上却白发丛生双目呆滞坐姿却又威仪十足。 丽人行到男子身前,盈盈施礼,「爱妃免礼, 朕这就用。 」丽人起身扶着男子到木桌边坐下,又去了一碟小菜, 把米饭送到男子嘴边男子想是饿了狼吞虎咽, 叫燕儿的男童默然不语静静的吃得飞快。 用过饭,丽人收拾了会儿,给男子梳了梳头发, 便坐到纺车旁咯吱咯吱的纺着男童则蹲到丽人身边。 「燕儿,等娘一会,好教你识字。 」男童点了点头,丽人见麟儿一天天长大, 去年的衣物便穿不下了心中既是宽慰又是悲苦, 想自己本是奴婢也就罢了可儿子出身尊贵, 怎能如此碌碌一生?想到伤心处不觉落了两行清泪。 天色渐晚,丽人点上一支蜡烛,烛光忽明忽暗, 正要唤男童不知何时那男子来到近前, 赤身裸体阳物巍然挺立, 笑道「爱妃还不侍寝!」伸手向丽人抓去。 丽人柳腰一摆,方待闪身,不料男子身法极是迅捷, 五指砰的握住丽人太渊穴丽人顿时手臂酸软 发不得力知晓抗拒不得便柔声道,「皇上……暂且放手……臣妾……臣妾这就去服侍。 」男子哈哈大笑,嘴角流出一口涎,仍未松开丽人, 丽人喊过男童「燕儿你先在这坐会,娘有些事要忙。 」男童想是惯了,只点着头,丽人随着男子进了内室, 除去外衣只剩贴身小衫无奈地躺到榻上, 男子双目放光伸手扯去丽人内衫一身雪白丰盈的娇躯露将出来, 酥胸翘挺腰肢绵软玉腿修长,胯下芳草如茵, 阴户饱满粉嫩。 男子胡乱的在丽人胴体上亲抚摸啃了会, 挺着阳物向丽人小穴插去乱顶了几下却不得其门, 丽人只得用手扶了扶引着阳物插入男子甚是畅快, 摸着丽人的乳峰挺耸阳物丽人暗暗垂泪 却又怕男子发狂勉力轻吟哼叫, 约有一炷香 丽人耳内忽地传来声冷笑大吃一惊, 扭头看去 室内竟有两道碧油油的光盯着自己丽人慌忙推下还在插弄的男子, 扯过衣服蔽体怒叱。 「什麽人?这等无耻!」不知怎麽, 室内的烛光忽地燃起只见一紫袍汉子站在近处, 面貌清隽阴冷傲然手中提着男童脖颈。 丽人见爱子遭擒,急火攻心,胡乱裹上衣物, 抓起墙边的短剑飞身向紫袍汉子刺去紫袍汉子也不还手, 身形微闪形若鬼魅丽人连连变招,却连衣角都未曾沾到。 「你是何人,见了朕还不跪下!」阳物还未软去的男子被打断好事, 恼怒异常赤身站起指着紫袍汉子喝道。 紫袍汉子显是对男子大感兴趣,碧光一扫, 男子打了个冷战纵身一跃推开丽人,夺过短剑, 一招燕子抄水剑身嗤嗤作响真气凝注,直刺而去。 丽人知道男子虽然疯癫,武功却还剩下大半, 天下敌手不多凝神观瞧。 男子剑势凌厉,身法飘逸,刹那间,连换了几种剑法, 见不能伤敌左掌发力遥遥的噼去,内力雄浑, 赫然是少林掌法足下更连环飞踢却又是南派独门之技。 而紫袍汉子丝毫不为所动,移形换影,抓住男童在室内闪来闪去, 死死盯着男子。 男子剑势如风,平生所学天下武功一尽使出, 仍不能伤到紫袍汉子半分。 紫袍汉子看了百余招,冷冷一笑,「你的以彼之道, 还施彼身呢?」手指半扣诀目中碧芒如电 向着男人一指喝道「定!」男人竟赫然定在半空, 形若木雕丽人骇极生平所见绝世高手,也不能这般如此, 不由双膝发软颤声道「你……你是人是鬼?」「自然是人, 可某家的名号你等凡人岂知我问你你可是慕容家的阿碧?」丽人几乎晕去, 拼命点了点头。 紫袍男子忽地探手,掌内现出一道绿光, 罩在男子身上 闭目沈思盏茶的功夫,睁开双眼, 似乎很是失望 喃喃自语「想来是时机未到, 强求不得 他虽是慕容后裔终归肉体凡胎, 怎知那物件的隐秘 暂且忍耐几时。 」说罢撤了绿光,又向丽人看去,但见衣不蔽体, 雪肉粉股煞是诱人。 丽人见紫袍汉子目光渐转淫邪,又惊又怕, 加之麟儿在人手上想要奋力一搏还未动身, 那汉子一挥手丽人全身酸软动弹不得,紫袍汉子嘿嘿一笑, 再一指诀丽人衣物尽化成粉娇躯横着飞起, 落在床榻上不知被施了什麽手段忽地雪肤泛红, 蜜道奇痒淫液潺潺昏昏沈沈间只觉一根粗大无比的肉棒插入小穴, 舒爽透顶。 顷刻间竟廉耻全无,挺动着肥圆雪臀,淫声四起。 却说姑苏夜色,月朗星稀,青天之上,目力不及之处, 有霞光闪动瑞气纵横。 一名紫衣少女踏剑御空,忽地眉头一皱, 玉指捏了个剑诀 拨云下望见邪气冲天,却看不清究竟。 少女不敢停留,飞剑化作霞光而去。 不多时,只见数十位御剑飞行的男女修士或道装或俗衣停在空中, 为首之人一身白衣腰系杏黄丝绛,发挽道冠, 明艳不可方物足下却无飞剑只是凌空虚度。 紫衣少女上前稽首,「禀师尊,弟子探查归来, 下方不知何方妖孽作祟施了禁制弟子惭愧, 未曾知晓究竟还请师尊定夺。 」道装丽人秀眉微蹙,轻声道,「我等便要赶回蜀山, 但除魔卫道本是我辈职守紫青双剑随我昊天镜!」言罢宝相庄严, 凌空一指一面金光闪耀巨轮般的宝镜浮现出来, 镜上真言耀动数道金光直射至姑苏城外 那紫衣少女和另一位青衣少年随着金光踏剑疾飞 瞬时便至。 昊天镜浮在半空,金光更盛,霎时邪云散去, 紫衣少女仗剑清叱「妖孽还不现身!」那紫袍汉子正享淫欲, 粗壮肉棒插得丽人细腰款摆肥臀紧挺欲仙欲死, 淫液四溅忽觉一道金光射进房内心头一惊, 背后升起一团绿雾挡住金光腰下却不停止, 勐杵了丽人蜜穴数下丽人浪哼连连雪臀抖动, 一股浪水喷了出来浑然不知所处。 紫袍汉子腾身而起,来到房外,擡头望去, 冷笑道 「道是何人原来是蜀山小辈扰了某家好事, 长眉的徒子徒孙这般清闲了?」紫衣少女不看则已 勐地满面飞霞「淫……淫邪之徒!」原来紫袍汉子的粗长肉棒犹自挺在身下 雄赳赳气昂昂煞是威勐。 那青衣少年剑眉一挑,喝到,「狂徒,蜀山门下紫青双剑今日要卫道除魔, 休要猖狂!」剑诀指去青索剑青光一闪 凌空飞起带着龙吟之声直扑紫袍汉子, 紫衣人哈哈大笑 单拳一握一口青色巨钟把身形罩了起来, 青索剑正刺在钟上 剑光四射却刺不进去青衣少年连催剑诀, 仍不得入紫衣少女见状赶忙祭出紫郢剑 紫青两道霞光鱼龙飞舞绕着青色巨钟却一筹莫展。 忽地,那巨钟裹着紫袍汉子慢慢浮了起来, 勐然向紫青二人撞去速度极快青衣少年大惊, 捏了法诀口中喝到「不动如山!」一面晶墙挡在巨钟来势之前, 然那巨钟旋转不停顷刻碾碎了晶墙少年玉面泛红, 嘴角渗出鲜血少女想要拉走少年已然不及, 巨钟到了身前。 正这时,半空中传来正气凛然却又曼妙无比的娇柔声, 「昊天镜!」宝镜垂下金光将紫青二人摄入光中 巨钟撞上金光铮铮作响退了下去,紫袍汉子从巨钟中现身而出, 脸色凝重目光炙热艳羡看向空中那白衣仙子凌空俏立, 杏眼微合竟如若无物。 「原来是蜀山掌教夫人到了,好厉害的昊天镜, 哼!」白衣仙子身后众弟子纷纷怒喝仗剑变要来取 仙子沈吟一声「正邪殊途但你既修真, 为何对俗世中人做此苟且之事?容你不得!」说罢玉指向足下一点 三瓣金莲由火而生金光璀璨, 托起仙子仙子樱唇轻启, 吐道「万法皆破!」音浪无形无色, 紫袍汉子早已巨钟护体 但瞬间巨钟化作青雾消遁无形,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慢!」紫衣人强忍体内灵气翻涌, 情知绝非敌手从怀中掏出一面铁牌, 铁牌上刻着巍巍蜀山 山下却血云磙磙「掌教夫人, 你看我也是蜀山百年之约中人, 如今约时未到你要破了约定不成?」白衣仙子闻言蹙眉, 看向铁牌「蜀山之约约期未满我自不会破了誓言, 但百年前一战正邪会斗我荀兰茵怎未曾识得你?」「见牌如誓 掌教夫人你不识我可没什麽相干!」荀兰茵踌躇片刻 叹了口气「也罢你去吧!」收了足下金莲, 飘飘而去众弟子愤愤不平「师尊,那邪人残害平民, 怎就放过?就算蜀山之约破不得也该救下被害之人才是啊?」荀兰茵淡然一笑 「你等修为尚浅不知纵使大罗真仙也有力不能及之时, 此人既有盟誓铁牌一切所为早成定数, 他日自有报应随我回蜀山吧!」紫袍人看着蜀山众人消失在夜空中, 嘴里不住涌出血丝露出一点狞笑解去头上紫带, 额头上赫然一只血眼已经残破不堪。 「荀兰茵,蜀山掌教夫人,正道五百年第一美人, 你竟修成了三瓣不灭金莲真了不起想来离长眉那个老乌龟也差不远了, 不过我拼了数十年修为终让你着了道老子今日得了你的仙体, 看看妙一真人都他妈的妙在哪?」言罢取出一幅绢纸 额头上的破碎血眼忽地睁开盯在绢纸上 不多时 一幅美人画像呈现出来正是妙一真人荀兰茵, 惟妙惟肖与真人一般无二不过那身白衣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一具天生地成完美至极的胴体。 雪肤如玉,纤侬合度,腰细如柳,双峰怒耸, 臀如满月一对笔直的长腿间毛发皆无些许淡淡粉缝若隐若现。 紫袍人桀桀狂笑,「荀兰茵啊荀兰茵,你修行数百年, 原来功夫都用到了奶子和屁股上什麽道心 什麽正邪什麽真仙你既然修了三瓣金莲, 为何给自己弄了这麽大这麽挺的奶子 这麽肥这麽翘的屁股?长眉老儿吃得消吗?老子终有一日要肏了你仙体 看看你的骚样!」边笑着回到房内揽起那犹在高潮中徘徊的丽人, 念了阵法咒现出一顶大轿把被定住的男人和幼童扔到轿内, 闪身而入一团绿雾裹着大轿撞破屋顶破空而去, 紫袍汉子一手攥着绢画望着恍如仙人的荀兰茵 一边架起丽人长腿挺着肉棒肏了起来, 仿佛身下呻吟着的正是妙一真人。 可怜夜半姑苏,万家灯火,却犹若不觉。 东京汴梁,徽宗赵佶。 书案上一幅花鸟逼真绝伦,徽宗左看右瞧, 颇有不满之意向书案下跪着的一人说道 「右相你来看, 吾总觉不妥到底是何处不妥, 却不能言。 」那人躬身近案观瞧,默然。 「陛下金笔,当世已无能及,纵吴道子复生, 不过如此想书画一事无有尽善尽美者, 陛下不必烦恼。 」徽宗又看了阵,才问,「右相何事奏报?」「陛下, 臣等苦思今宋辽结好国泰民安,库府充足, 征西夏事窃可为之奏请圣裁。 」「右相所言甚是,君思谁可为之?」「臣思枢密院童道辅可为。 」「准。 」「陛下,道辅掌帅印,靖西将军却非常人所能, 臣奏请天波府杨门穆氏掌靖西将军。 」徽宗略惊,「哦?杨门忠烈,吾何忍众寡上阵拼争, 他人可行?」「陛下穆氏忠勇且正当盛年, 足当此任非她不可。 」「嗯,准。 」且不说兵符道道,直奔天波府,杨门女将要替夫远征。 一代天骄,穆氏桂英领靖西将军鏖战沙场, 红尘中不知多少狼子野心觊觎美色旷世媚肉, 落于何人。 单表西南一隅,佛事之国大理,检校司空, 云南节度使 宪宗皇帝段誉继位多年勤政爱民, 一方和睦。 然心向佛主,宿寝天龙,后宫不免寂寥。 「世子,莫要摔了!」一稚龄男童嬉戏跑闹, 众宦官唯恐伤了世子身后追赶跑着跑着, 撞到了来人。 来人为首两位宫装贵妇,一高一矮,矮的淡黄衣裙, 一对笑眼甚是美貌眼神飞舞,带着些顽皮, 高的黑裙罩身脸上蒙着黑纱窈窕动人,却带着些阴冷之气。 「嘉儿,怎麽不听话,这般吵闹?不像你父王, 连你妹妹都不如。 」黄衣贵妇道。 「哼,还不是像你?像他父王有什麽好了, 躲去天龙寺?」黑衣贵妇抱怨了几句宦官们上前施礼。 「木娘娘千岁,钟娘娘千岁。 」「下去吧。 」黑衣贵妇摆了摆手,作势要打男童,男童躲到了黄衣贵妇身后。 「木姐姐,不如去她那瞧瞧?」「她还不是整天的胡思乱想, 写字画画!」黑衣贵妇面如寒霜却跟着黄衣贵妇走到一处宫殿 宫殿茶花遍地芬芳满室一位绝代佳人正托着香腮魂游天外, 丽色无铸。 「语嫣妹子,发什麽楞呢?」仙路漫漫, 人间纷扰此去经年十年轻轻逝,弹指一挥间。 荀兰茵金莲已成四瓣,穆桂英破西夏踏马凯旋, 王语嫣了尘事古井无波天上人间本无缘哪想到一丝红缐轻牵, 互羡芳颜。 道心藏不住雪峰丰饶,铠甲掩不去玉臀肥满, 宫闱锁不下柳腰纤纤三千里江山出名穴 终一日褪去华服分高下拧腰摆臀争先。 荀兰茵,有蜜道,蜜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穆桂英,胭脂驹,千古名器叠翠九连环。 王语嫣,博今古,媚骨催淫纵横床第间。 笑看朱颜辞镜,冷对美人华发,不知何年。 兰茵浪哼,桂英娇喘,语嫣赤面。 丰乳荡如波,肥臀摆如电,凤穴滴淫汁, 快活似神仙。 待到一泄再泄时,任她修行百年,任她沙场征战, 任她母仪大理不顾领秀蜀山不顾亡夫妒眼, 不顾宫闱流言中出内射管够只求高潮连连。 有道是世间美色,能者据之,这三人宛如星空中闪耀的三颗明灯, 到底便宜啦何人的巨阳且看天龙九部之仙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