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拖着疲惫的身子 从外头探听许多消息回来一进门只见君芳正在把一个女孩绑在桌上, 她也注意到我回来了……「服部你回来了啊!今天有甚麽特别的消息吗?」君芳笑着问我。 「老样子……那群笨警察不知道从那里得到的消息, 竟然怀疑一对中年夫妇就是我们……我看啊 再过一百年他们也抓不到我们……真是一群笨蛋。 」我脱下外套继续说∶「对了!我在今天报导上看到一则有趣的消息, 你记得上次我们吃的那女局长吗?她竟然有妹妹耶!还信誓旦旦的说甚麽要早日成为警察 为她姐姐报仇呢!……嘿嘿……真是天真的小女孩」。 君芳不答腔的自顾着忙自己的,我低头看了看今晚的猎物。 「哎……君芳呀!」我说,「怎麽每次你抓回来的女人, 奶子都这麽大啊?真是的我最近在减肥你还带这麽多脂肪给我……唉……」「嗯……服部哥, 别生气嘛……」君芳将双臂缠绕在我的脖子上 柔媚的对我说∶「你不想吃奶肉吃屁股、吃大腿都行啊!……好啦……别管这些了 你看看今晚的菜色如何啊?」我看了看「不错啊!肥乳丰臀……」「不是啦……难道你没注意到吗?看仔细点……不觉得有点面熟吗?」我再定睛瞧了一会 「噫……难道……」我看少女的脸虽然嘴被胶布盖住 但仍然被我认出来。 「嘿嘿……怎样?刚刚听你在讲那则报导时我就在偷笑了, 没想到吧?!」君芳俏皮的对我笑着。 「君芳宝贝……真有你的!」这名不幸的受害者, 就是报导上出现的少女……女局长的妹妹小零。 *** *** *** *** ***「呜……呜……」小零的嘴被封住, 说不出话但我想她大概是在大喊救命吧!「小妞,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君芳问小零缓缓摇头。 「你不是要报姊姊的仇吗?这下你懂了没?」君芳狞笑着说∶「你姊姊的肉, 还真不是普通香喔……哼哼哼……」小零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眼前的这个美女居然是吃姊姊的仇人 眼中流露出极端恐惧的眼神。 「那麽君芳……要开始料理她了吗?」「别急嘛……服部哥, 对了……她可是处女喔!你不觉得可惜吗?」君芳淫笑道。 「好哥哥……最近几天我月经来了,你也体贴的忍受很久了, 不是吗?」君芳柔顺的对我说∶「来吧!」她拨开小零的阴唇「嗯……好香 来嘛……别客气」。 我的阴茎翘的老高,对准了小零尚未湿润的处女穴, 「呜……呜呜……」小零不停扭动屁股为悍卫处女膜做最后、但无用的抵抗 「呜……」热紧的阴道紧紧包着我的老二。 君芳问∶「服部,你觉得她怎样?」「以处女来说……嗯……还不错……但是我还是觉得你的 比较合我味口」, 君芳笑一笑似乎很满意我的答案。 「那我去准备料理的材料……」然后就进厨房了。 我继续将小零压在桌上强奸,处女血不断从阴道流出, 君芳此时从厨房出来手中拿着一包油炸粉 开始在小零的奶上涂抹起来。 「服部,你继续干,不用在意我」,不消一会儿, 乳房已经白白的布满油炸粉了。 「呜……我快要射了……」,小零老早就因疼痛而昏迷了, 「呜……」我将热磙磙的精液射入小零的阴道。 「好了吗?我都快饿死了……来,帮我把她带到厨房。 」到了厨房,只见一大锅的热油正磙烫的准备伺候小零的双乳, 这时小零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是一锅沸腾的油。 「哦!你醒了吗?刚好,好戏要上场了耶!!」小零不敢也不愿相信自己的命运「呜……我要被油炸了!!我的乳房要被……呜……」小零心想, 眼泪也不停涌出「呜……呜……谁来救我啊??谁来救……我!!!!!!!」在小零自怜时 君芳无情的将她的乳房压进油锅中「呜……」小零感觉炙热磙烫的油正炸着自己傲人的丰乳。 「嘿!……服部哥,你看!」君芳指一指小零颤抖的屁股, 「她的屁眼也正痛得大叫呢!」「对啊!还真吵是不是?我看 君芳你找个东西把洞塞住吧!」「遵命!」于是小零不止忍受乳炸的煎熬 还必需忍受直肠被3根小黄瓜凌辱的痛苦不久乳房渐渐被炸成漂亮的金黄色。 「好了!服部,帮我搬到料理台上,哇喔!……看起来好好吃喔!!」我将再度昏迷的小零抬到桌上, 开始动刀割乳。 「君芳,你知道吗?所有过程中,我最喜欢切乳房这一段了……肥肥软软的乳房, 在我的刀下慢慢被割离女人的身躯……看着女孩无助的眼神……」君芳用爱慕的眼光看我 静静听我的自白好像身有同感似的…… 两颗金黄色的肥奶被置于盘子上。 「服部……」依然娇媚的声音,「你看要怎麽料理她的阴部呢?」「我看……, 寿司好不好?」「好主意!那给我切好吗?」我欣然将刀给她。 「好!……看我的」说来奇怪,我喜欢割乳房, 而君芳却最爱切女阴大概是看着别人的阴唇被割下 会给她快感吧!每次结束她的私处都湿湿的……。 想着想着,她已经将肥嫩的阴唇割下,放在盘中了。 「那我来做寿司……服部啊!……你把这女人的屁股割下, 放进蒸笼好吗?」「好……甚麽都依你……哼哼哼……」「你笑甚麽?」「没事啦!君芳……我只是想等一下小零醒来 发现自己没乳房、没屁股连阴部也不见了 不知道有甚麽感想?」「哈!哈……哈」笑声中 我把女孩结实多肉的臀部切了下来放进蒸笼里。 *** *** *** *** ***「今晚菜色真丰富……」「君芳……这全是你的功劳」我看了丰盛的的晚餐, 忍不住赞美。 「好啦!别宠我了,来开动吧!」君芳走近我, 「服部……喂我……」然后将肛门对准了我的阴茎 一屁股坐下……「来……张开嘴巴」我将炸熟的奶头切下 「啊……嗯!好烫哦……」君芳边吃边扭动屁股。 「喔……君芳,我真爱你的屁眼。 」「我爱你,服部……来吃一口阴唇寿司。 」「啧啧……真多汁……啧……真有咬劲……」此时小零醒了过来, 只觉全身疼痛难当张眼……只见一对男女在餐椅上……边肛交、边大啖自己的乳房和阴唇……蒸笼中还有两瓣肥臀呢!!……。